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的武侠小说飙哥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村疯狂 娇凄沦陷 公媳柔情 夫妻记事 红杏墙外 同居狌事 可怜妈妈 校长生涯 一时云起 美母骑士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飙哥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53  时间:2019/11/25  字数:13343 
上一章   第 一 章 花痴猛追小道长    下一章 ( → )
  “青光融融扬,

  意浓浓心动。

  院春风吹,

  情涌。”

  哇!好一篇诗,不知何方仁兄有此怀咏

  却见高照,黄沙万里,既无一滴水,亦无一支草,只有一位老包边走还高声诗,实在有够怪胎。此地正是中国西方之戈壁大沙漠,由于“天时地利人和”皆缺,此地一向是人兽“谢绝拜访”之地区。飞鸟更是列为“管制航区”

  甚至运专食死人之秃鹰亦“拒绝往来”

  这位老包却顶着大太阳诗,莫非他是“阿达”

  任何人乍见到这位老包,一定很想起“大”“长”这两个宇。

  他面圆、肚大、大!

  他眼大、鼻大、耳大!

  他眉长,衣袍长及头发长!

  他大约二十上下,肤白中带润,若依用相法加以区分,此人应该是属于水形,而且是正宗的水相。

  此人也真是莫名其妙,在这种大热天气,他居然披着一件褐色上袍,就好似在遮掩冬天的寒风哩!

  此外,他还对着黄沙歌颂曲哩!

  可是,有一件事很奇怪,他居然没流汗哩!

  通常,似这种水形之人,一定怕热,而反他一走动,便会流汗,可是,他顶着大太阳走在沙漠中,居然没流汗哩!

  哇!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位老包边走边叫,半个时辰之后,他突然咦了一声,只见他双眼,便又瞪眼注视前方。

  只听他哇一叫,便抬腿掠去。

  别看他胖胖的,动作却甚为敏捷,他不但一掠便达二十余文,而且脚底似安装弹簧般又继续掠去。

  被他踩过之沙堆,却只出现轻细的五个脚印哩!

  哇!他居然光着脚丫子哩!

  他方才踩着热沙,不但不叫烫,而且还一直“叫”他莫非是那一条神经“锈多”或是少了那条神经呢?

  不久,他己掠到一堆“沙山”前。

  这堆沙的确可以名叫山,因为,它高达四、五十丈,而且宽达三十丈,长达至少有一百文里!

  而且它的正面及两侧似经过削磨般平整哩!

  他掠到沙前,不由张望着。

  他伸手入沙中,却听“呱呱”蛙鸣声。

  他怔得一收手,使又传出“呱呱”声。

  他接连五次,每次皆是“呱呱”声。

  他哇一叫,便掠出七八十文外。

  他不信的伸手又入沙中。

  哇!又是“呱呱”声音。

  他一收手,又是“呱呱”声音。

  他不由嘀咕道:“呱你的头,哇!”

  他的双手不停的在沙中着。

  “呱呱”声音便叫个不停。

  不久,他吁口气,道:“妈的!那有这种怪事,我到上面去瞧瞧!”说看,他口气,便弹而上。

  却听一阵“叭…”声音,他的褐袍亦一阵微震,他怔了一下,真气一浊,身子便马力不足的顿住。

  他只好翻身落下。

  却听又是一阵“叭…”声音。

  褐袍亦一阵微震。

  他一落回沙上,立即摸摸褐袍,又抬头瞧去。

  哇!并没有什么奇怪呀!

  他立即又气掠去。

  这回,他特别注意沙山,却见沙山并没有动,可是,他的褐袍不但颤动,而且好以有火光闪烁,他不由一怔!

  这一怔,他又“发财失败”的坠落啦!

  他急忙摸着褐袍道:“哇!老妖道说这套袍是宝袍,可是,它怎会发光呢?难道是老妖道的金光吗?”

  他思忖不久,摇头道:“不可能,我己经穿了一年多,这件宝袍一直没有金光,一定是这堆沙山在作祟。”

  他立即掠回五十余文,再向上掠去。

  哇!又是“叭…”连响及褐袍震动泛光,他的心情一,真气一浊,立即又落回向沙面。

  他摸摸褐袍,又擦擦双眼道:“妈的!我就别管这些,我掠上去瞧瞧究竟有没有什么古怪吧!”

  他口气,立即全力掠去。

  “叭…”声中,他的足尖朝顶端之边缘一踩,他顺势向前一翻身,便顺利的站在沙山上面。

  只见上面平整之中,另有多处凹凸,他好奇的走了不久,立即滋牙裂嘴的抬起右脚,再以手摸脚道:“哇澡!会烫哩!”

  他抚过右脚,便又抚左脚。

  他又行了五十余丈,便走得双脚烫痛,他不信的道:“妈的!我这双尊足可以畅行炭火,为何怕这座鸟沙山呢?”

  他不信的走到边沿,他朝下一瞧,道:1哇!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座山会切得比豆腐还要平整呢?”

  他站了不久,脚底烫得难受,他向后转,忖道:“妈的!我才不信,我非好好的找出古怪不可!”

  他便边走边用力向下踩。

  那知,他一踩下,便又呱了一声。

  他怔了一下,一脚,又是呱了一声。

  他哇一叫,边踩向前方边叫道:“呱你的头啦!”

  他叫他的,沙山却呱呱叫着。

  他一发狠,便一直既向前方。

  盏茶时间之后,他己踩到另一边,他一出左脚,立即又听见呱了一声,他不由叫道:“妈的!我不相信沙中有青蛙!”

  他立即又踩行回来。

  哪知,沿途又呱个不停。

  他走出一百来丈之后,刚出左脚,乍听呱一声,他立即挥掌劈向左脚出之处,立见黄沙溅。

  接着,又是较前宏亮数十倍的呱叫。

  他趴下去瞧见那个一丈余深的沙坑,却没瞧见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脸部有些热热而己。

  他一火大,立即继续劈向沙坑内。

  “呱…”声音立即更宏亮啦!

  他刚劈出第六掌,由于沙坑过深,他所站之沙一松散,他立即歪陷而下,他哇一叫,立即向上跃起。

  却听一阵呱叫,附近之沙己入沙坑中。

  他一落回沙山上,那一带己经凹陷下半尺余。

  他怔道:“哇!我方才没出掌,还是呱叫,难道是只要沙被移动,便会呱呱叫吗?我再试看看!”

  他立即又劈向凹陷处。

  这回,凹陷处又出现一个一丈深坑,而且又是呱叫。

  他便用力连连劈出十掌。

  “呱…”声中,坑旁之沙又塌陷,他向外一掠,便听见一阵呱叫,这回,他更相信自己没有判断错误。

  可是,为何会有这个现象呢?

  他天生好奇,立即站在沙山上想看。

  不久,他的脚底烫得他又以“金独立”的轮双脚底。

  却听:“神经病,你在上面干什么?”

  他暗叫句:“安娘喂呀!”脚底突然不烫啦!

  “喂!神经病,你是聋子呀?你没有听见我在问你呀?或者,你是哑子,你说不出话了吗?”

  “哇!你真是魂不散呀!姑,我尊你为姑好不好?你就别似跟虫般一直跟着我啦!”

  “不行!”

  “姑,我唱给你听吧!”

  说看,他以双手打板的唱道:“在下一介小子,

  辄为二竖身,

  两来三餐不继,

  致使四肢枯瘦;

  夜五内如焚,

  促使六神乏主,

  似此七魄飘渺,

  想系八字不谐;

  惟恐九泉不远,

  目知十分危笃,

  若遭百般凌辱,

  实令千秋抱恨;

  只得万恳准走,

  幸免亿劫无穷。”

  说看,他连连拱手拜托。

  “死神经病,你分明如此“丰”却说四体枯瘦,人家疼你还怕来不及,怎会对你百般凌辱呢?来嘛!”

  说着,她己张开藕臂含笑恭候。

  这位马仔年约十七八岁,她一身大红衫裙,不知是衫裙做得太合身,还是她天生尤物,那付体真会引人犯罪哩!

  双峰怒凸!

  抑盈握!

  圆如握!

  配上那白理透红的芙蓉脸蛋儿,真是“天使脸蛋”及“魔鬼身材”再加上妩媚笑容,真是“夭寿”喔!

  沙山上的老包合上双眼,便暗念着“无量寿怫”

  “喂!神经病,你真不上路喔!人家从昆仑山脚下一直追你追到这个大火炉,你没瞧见人家流汗啦!”

  “姑,拜托你饶了我吧!”

  “我又不是老虎,怕什么?”

  “拜托啦!拜托啦!”

  “下来!”

  “不!大丈夫说不下来就不下来!”

  “你…好,你不下来,我就上去。”

  说着,她果然弹掠而上。

  倏听一阵“叭…”声音,马仔啊了一声便向下落去,所幸她反应过快,立即顺利的落回沙面。

  “死神经病,你暗算我!”

  “没有!”

  “没有?你还敢说没有?”

  他朝沙山边沿一站,双手朝后一背道:“上来啦!”

  马仔朝上一望,突然捂目尖叫道:“下!”

  “哇!我那儿下啦?”

  “你不下?你口口声声的叫我别纠你,而且你又跑给我追,如今,你却…你却…呸!下。”

  “哇!我怎样啦?”

  “你没穿内。”

  他哇一叫,急忙捂着子孙带后退。

  这一退,他一踩入陷坑内,倏听呱一声,他立即有了主意道:“哇!我何不故意陷下去呢?妙哉!妙哉!真赞!”

  他故意喊句:“救命呀!”双足便疾使千斤坠。

  他的身子便疾陷而下。

  立听一阵“呱…”连响。

  马仔乍听呱叫,又听他喊救命,她情急之下,急速向上掠去,完全不理沿途之“叭…”连响。

  她一上去,便只瞧见群沙坠而下。

  她尖叫句:“神经病!”立即伸手掘。

  倏觉汲掌热烫,她急忙收手。

  她一咬牙,功聚及掌,用力运挖。

  倏听呱呱连叫,她的双掌又烫得要命,她以为沙堆内有什么怪物,她骇得立即掠下沙山她一落地,依依不舍的瞧了不久,自言自语道:“神经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害你,我会永远的怀念你。”

  她弹身一掠,便掠向东方。

  不久,她己消失于远处。

  咱们再来谈谈这位“畏逃”的老包吧!他姓申,单名经,从他懂事以来,就一直与申经两字为伍。

  他从幼便和一位老道士住在昆仑山的一个石中,他从懂事以来,使一直兼任上自董事长,下至工友的角色。

  老道士一难得说一句话,除了吩咐申经办事之外,他终只是坐在中睡觉,有时接连三天不吃饭哩!

  申经由“少见多怪”被训练成“见多不怪”二年前,老道士吩咐申经下山到处玩三年,三年未,不准返山。

  哪知,他一下山便被那位马仔中意及纠

  如今,他被得坠入沙山中,他一钻进去,便发现沙中又热又烫,他后悔的便打算紧急刹车啦!

  他宁可出去和马仔周旋,他有把握可以溜之大吉。

  可是,他一刹住身,全身倏地一晃。

  接着,他倏地在原地旋转一下。

  四周的热沙已经翻滚的旋转着。

  申经亦被带得原处旋转着。

  他大骇之下,伸手抓,可是,他只抓了一把热沙,而且烫得要命,他慌忙抖手抖开那些热沙。

  他这一抓沙及抖手,全身便加速旋转。

  他抓不住又挡不住,不由大骇!

  他一骇,热沙便渗入七孔中,他只觉一阵烫疼,他急得伸手挖,哪知,他旋转的更加疾速。

  他又急又怕,当场晕去。

  他便似“洗衣槽”般疾转不已!

  那套褐袍没转多久,便成为碎片“逃之夭夭”啦!

  眨眼!他果真是“绅士没穿内

  他一丝不挂的旋转着。

  这座沙山正是举世之间唯有“戈璧大沙漠”所独有之“鸣沙山”它必须配合多处之气、河各种物体始能形成。

  即使非洲之“撒哈拉沙漠”亦无此胜景。

  这种呜沙山乃是先由气流变化形成旋风或龙卷风,再由旋风或龙卷风挟沙长期的累堆成它经过终年累月的堆积成山,每天所收之高温一直蓄积在里面,它可说已成一座“火鸣沙山”

  在最近因为没有大风,所以,它的内部聚集不少的热量,加上外界乾热,它己经形成“平衡状态”

  申经方才抓沙时发出的呱叫声及掠上沙山所发出的“叭…”声音,正是“静电现象”及“摩擦效应”之综合现象。

  此时,他一冲入沙中心一带,立即冲破“平衡现象”山中热气一时宣不出,便被他扯成旋转之气球。

  此时“鸣沙山”之外表沙层受到山内热气旋转之影响,沙层已经由“跳曼波”而向四过而出。

  这是一种史无前例的“沙飙”

  可是,没人有此眼福。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倏见申经方才陷下之凹陷处,出无数的沙粒,接着,申经已经被出来。

  他似螺丝般旋飞而出,由于速度疾逾闪电,加上,他体中及皮肤似刚出炉之“高温体”四周立即传出异声。

  那异声似波音机般刺耳。

  他那头留了二十年的长发早已经在方才的高温旋转中被烫卷得差不多,此时更而出,立即光溜溜。

  他的白润的肌肤己被烫成黑,唯有脑瓜子因为长发保护,此时反而白乎乎,正是万里丛中一点白也。

  他旋出来之后,便似弹药经过“来顺线”及“管”出般,他先旋出三、四百丈高,再斜出去。

  哇!大自然的力量实在浩伟。

  看官们一定迫切的知申经有没有死吧?

  申经并没有死!

  他这一、二十年所吃的灵药及所修练的道家秘法并没有白费,他的灵台尚有一丝清明,他的心口尚有一丝气。

  不久,他便以陨石般斜落而下。

  此时,正有一位女子趴在“王昭君”坟前悲嚎,这名女子又矮又胖,状似气油桶,那张脸儿又黑又长麻子,偏偏又斜眼、塌鼻及歪嘴。

  她那张脸就好似一块泥巴被人随意踩了一脚。

  哇!她既无美貌又无身材,干嘛跑到荒凉的“昭君坟”前,而且如此推心泣血般痛哭,她还哭什么劲吗?

  哇!咱们听听看吧!

  只听她边哭边道:“姐姐,你为何不显显灵呢?你当年有两个皇帝爱你,妹妹我为何没人疼爱呢?”

  说看,她又放声大哭。

  她那哭声因为有缺角而有些漏风,可是,这种漏风丝毫不影响她那既高昂又宏亮的哭声哩!

  她那矮胖的汽油桶身材顿似风鼓般制造“噪音”

  不久,她一拧鼻子,立即甩出一把鼻涕,只听“叭!”一声,墓碑居然被鼻涕甩出个个凹孔哩!

  只见石碑上之鼻涕孔居然密密麻麻,不下一百孔,每孔皆尚留着鼻涕,可见她真的“很认真”在哭哩!

  只听她又哭道:“姐姐,为何男人一看到我就跑呢?我要给他们钱,他们居然不肯多看我一眼呢?”

  说着,她又晤唔大哭。

  不久,她又甩一泡鼻涕到墓碑上,哭道:“姐姐,我曾到香溪坟前求姐姐三天,结果,男人仍然不理我。”

  “我探听此地才是姐姐的正坟,所以,我今天前来求姐姐,姐姐呀!你可要保佑我呀!姐姐赐给我一个男人吧!”

  她便哭嚎姐姐,边涕泪加。

  不久,她又甩掉一把鼻涕到墓碑及哭道:“姐姐,求姐姐赐我一个男人吧!只要是男人就行啦!”

  说看,她又唔唔哭隘着。

  她姓萧,名叫昭君,自号“小昭君”所以,她称王昭君为姐姐,而且专程求王昭君庇佑她有个男人。

  她奇丑无比,加上那脸的麻子,令人一见即怕,所以,她即使再热情,愿意倒贴,仍被男人们畏若蛇蝎。

  不久,她又甩出一把鼻涕,却见空中飞来一人,她怔了一下,道:“天呀!男人,我难道是头昏眼花了吗?”

  她急忙双眼。

  这一,手中之鼻涕己沾上眼,她边拭鼻涕边望向远处的天空,果然瞧见一人在夕阳中斜飞而来。

  此人正是一丝不挂的申经哩!

  萧昭君一见到申经的“子孙带”她乐得立即跃起来喊道:“男人,天呀!你赐给我一个男人啦!”

  她一弹身,便张臂向申经。

  可是,她一接住申经,立即被他冲退,而且,申经体中之高温立即使她哎唷一叫,便一直向地面落下。

  “砰!”一声,他己摔落沙上。

  她刚哎唷一叫,申经已经坠近,她乍见此景,立即直觉的双掌劈向申经,申经的腹部当然挨了两掌。

  渗入申经五官之沙立即被震出。

  申经的冲力经过萧昭君的一劈,立即消卸大半。

  不过,萧昭君却觉得双掌被反震得一阵痛疼加上她担心会劈伤难得投怀送抱之男人,她不由大急。

  她跃起身,立即张臂抱向申经。

  这一切写来甚慢,却迅速的完成,只听“砰!”一声,萧昭君一抱住申经,立即被撞落地面。

  她不由哎唷一叫。

  不过,这声哎唷叫声和方才之叫声完全不同,只见她以手搂着申经,双腿亦勾夹着申经,她欣喜哩!

  “喔!男人,男人,宝贝呀!啊!”方才激动之下,她乍觉得烫,此时却烫疼的要命,只见她的四肢一张,不但推开申经,更匆匆滚向外侧。她一爬起身,便见双袖前及间之衫裙好似被烘烤过般变成微黄,而且,肌肤也烫疼得要命。

  她滋牙裂嘴的看肌肤。

  她乍见四肢大张躺着的申经,她立即不疼啦!

  “哇!好可爱的男人,我和他果真是天作之合,连我们的皮肤也同样的颜色哩!实在是太好啦!”

  她立即趴在申级的身边瞧着。

  “哇!好烫喔!哥哥,你发烧啦?你生病啦?”

  她心疼的立即摸向申经的额头。

  “哇!好烫喔!”

  她一缩手,立即叫道:“哥哥,你究竟得了什么病呢?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你可别让我马上作…寡妇呀!”

  她一想起寡妇,便望向申经之下体。

  申经的体中被“鸣沙山”赠送不少的热气,所以,他的全身似打足气,下体之处完全澎着。

  萧昭君瞧得心花怒放。

  她立即望向四方。

  不久,她确定没有外人,她兴奋的道:“我终于有了男人啦!我不管他是死是活,我非先尝尝不可。”

  说着,她立即匆匆解除装备。

  不久,她兴奋的准备“让铁骑踏破贺兰山缺”却被烫得立即撤军,急热之下,她立即头大汗。

  哇!乾瞪眼滋味实在不好受。

  不久,她一咬牙,势如破竹的付诸行动。

  “贺兰山缺”顿破。

  烫、疼之下,她不由哎唷大叫。

  不过,她立即道:“先苦后甘,一定会先苦后甘,我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男人,我非尝尝人生妙趣不可。”

  哪知,她的念头尚未停歇,全身倏地一阵烫顿,她体中之血立即迅速的被申经之高温烫得阵阵翻涌。

  那滋味乃是前所未有,她不由暗喜道:“天呀!好哥哥,你真好,想不到我会有如此的福份哩!”

  她眉开眼笑啦!

  她几乎忘了烫疼之存在啦!

  兴奋之中,申经体中之热气己疾入她的体中,她啊了一声,心脉倏然膨,接着立即被热气破。她啊了一声,立即呜呼哀哉。

  她曾经多次立誓过:“只要地能和男人玩一次,她即使死了,也甘心!”如今,她的誓言兑现啦!她立即七孔溢血啦!

  哇!通常是男人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如今,她却死在申经的肚皮上,鲜血一沾上申经的体中,立即被蒸乾。她的一身功力更由下体入申经的体中,没多久,她的那些功力便已经被那些高热完全蒸发收了。

  时间悄悄的流逝,沙漠的热气逐渐消逝,到了子初时分,气温倏然疾降,刹那间,寒这正是沙漠的“白天热”及“夜晚寒”

  这股寒持续不断,沙漠的气温越来越低,申经体中之高温立即将寒驱逐出十余丈,他好似置身于“大冰柜”中。

  黎明时分,他体内的高热已经被同化得接近四十度,他体内的各处器官功能亦逐渐的恢复生机。

  萧昭君的那些功力便似甘霖滋润看他的内腑。

  天亮了,他终于渡过危险期。

  大漠的气温又逐渐上升,他的体温亦逐渐的上升,不过,上升不久,他便己经哎唷一叫的醒来。

  他一醒来,脑中仍然一片空白。

  他乍见烈,立即想起陷入“鸣沙山”的情景及感受,于是,他喊句:“救命啊!”立即爬了起来。

  他立即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大块

  他仔细一瞧,立即叫道:“不要!”

  他匆匆推掉尸体,便向远处掠去。

  他这一掠,由于双腿器官功能尚末完全恢复,他踉跄一下“砰!”一声,他已经摔落在沙上。

  他一爬起来,便又朝前掠去。

  “砰!”一声,他又摔落沙面。

  他便边摔边掠的惊慌离去。

  因为,他离开老妖道之时,老妖道曾经告诉他一件事:“女人是恶鬼,一朝沾上女人,便一辈子魂不散!”

  他当时曾经问过“万一沾上女人,怎么办?”

  老妖道的秘方是“溜之大吉”!

  所以,申经此时惊慌的一直逃着。

  他摔摔爬爬一个时辰,血气反而被摔通,他便继续掠去。

  可是,晌午时分,他便吃不消了!

  因为,他己经一、二天没有进食及喝水,而且,他体中的水分及血经过“鸣沙山”高温之烘烤及渗入体中,水分己近乾。

  如今,他全赖萧昭君的内功在支撑看,可是,他因为奔掠而发汗,他已经又饿又渴的撑不住啦!

  他止步回头一瞧,方始放心。

  他一放心,便发现不对劲,他朝身上一瞧,急忙捂住“子孙带”道:“哇!我的宝衫呢?天呀!我怎会光股呢?”

  他匆匆向四周一瞧,忖道:“哇!我的宝衫会不会被那女人掉呢?哇!我得回去找找看。”

  可是,他立即摇头道:“哇!不对,我原本细皮,为何变成又又黑,难道是因为掉入沙坑之故吗?”

  他立即想起那要命的烫热。

  他越想越有理啦!

  他想了一阵子,仍然想不通他为何没被烫死,而且居然还被那个女人趴在他的身上,他想至此,不由哇一叫!

  哇澡!我被玩过了吗?

  他朝下体一瞧,便被那些脏物吓得哇一叫,身子一个踉跄,摔落沙地,因为,他别道自己犯成了!

  而且,他是犯了老妖道再三严格吩咐的规定“不准碰女人,否则,死路一条!”所以,他才骇得双腿发软。

  他一摔倒,立即被烫得引发体中之热气。

  不久,他已经晕去。

  原来,老妖道担心他身而影响根基,加上老妖道不愿多费口舌解释,所以,老妖道严格规定申经不准玩女人。

  其实,申经不但没破根基,反而得了萧昭君的功力,而且,他后便藉这些功力而创出佳绩理!

  他这一晕去,便一动也不动。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突见遥远处四、五百人结队行来,另有七十余匹双峰骆驼驮着物品还有不少老幼随行。

  他们正是南强十四种少数民族之一的布鲁特族,他们不分男女老幼皆上身,仅在间挂着一张兽皮。

  女人虽然抖着双峰,却毫不以为意。

  男人亦司空见惯般没有刻意的“观光”

  这批人乃是布鲁特族之一支族,他们一向游牧维生,如今正是要横渡沙漠前往南疆水草绿洲。

  他们前行不久,倏见一名坐在骆驼背上之小孩指向申经昏倒之处,叫出一大串“基里瓜拉”之话。

  这位小孩光瞧见申经光头所映照之光,再瞧见申经的全身,他此时乃是说“有咱们族人昏倒啦!”

  因为,申经和他们一般的黝黑,致被小孩视为“同族”

  立即有两人奔来啦!

  这两人一奔到申经的身边,乍见到申经,右侧之人立即上前捉申经,左侧之人却立即阻止。

  两人立即基里咕噜怪叫不己!

  不过,由他们的神色可以知道他们各有意见。

  原来,右侧之人一见申经高头大马,而且又剃光头,他确定此人不是他的族人,便要抓来吃。

  左侧之人却迷信申经是他们祖先所变之人,所以,他坚决反对,而且,立即跪下去叩头。

  两人的不同行为,立即引起逐渐行近人群之好奇,一名老者吆喝一声,立即有人把他从骆驼上扶下来。

  老者一走近,那两人立即上前解释着。

  者者过听边瞧,那两人一说完,老者立即道:“抓走!”

  那两人匆匆奔到骆驼旁取来索,立即绑住申经的四肢,申经似醒非醒,却无法挣扎了。

  他方才一趴在沙地,立即又收入不少的热气,此时的他己近虚,没多久,那两人已经将申经绑得密密麻麻。

  左侧那人认错的拖着绳索,申经便被他拖走。

  黄昏时分,这四、五百人已经接近一处小绿洲,只见老者吆喝一声,所有之人便欢喜的或呼着。

  接看,四人合抬一个超大号的铁锅,便奔入绿洲装水。

  其余之人纷纷取出土块柴块在远处架妥,那四人便合抬半锅水放上柴堆,再迅速的引燃那堆柴火。

  那四、五百人便围看柴块四周又唱又跳着。

  他们的祖先一直信仰拜火教,如今,他们正在举行仪式,准备先拜火,再煮申经供大家品尝。

  良久之后,锅中之水己滚滚冒泡,老者一下跪,众人立即下跪,而且高举双臂来回趴跪着。

  口中更是高颂着火神。

  良久之后,老者一吆喝,便有二人将申经抬入锅中,其余之人齐声欢呼之后,便又唱又跳着。

  申经乍泡入大锅中,他体中之高热立即蒸得那锅水滋滋连响,刹那间,锅中之水已经蒸发着。

  水汽股股冒出,老者立即大骇。

  不久,锅中之水已被蒸乾,锅之上方更是水烟弥漫,老者怪叫一声,立即趴跪在地上叫个不停。

  其余之人更是骇得趴跪连叫。

  他们皆认为是火神显灵,所以,他们趴跪致敬。

  此时的申经却全身膨,因为,水被蒸乾,立即会分解成为氧气及氢气,它们已有一部分渗入他的体中。

  他的体中乍渗入这些气体,生机一旺,身子便一

  这一,他的身子便似海棉猛收气体。

  “叭…”声中,绳索完全被震断。

  锅下柴火一助威,申经便被气体弹而出。

  老者诸人骇得猛叩头啦!

  “砰!”一声,申经一落地,便又向上弹而起。

  那群人更确信申经是火神化身啦!

  他们猛叩头啦!

  申经又弹落三下,方始卧落沙上。

  老者偷窥良久,倏听“轰!”一声,那个大锅因为锅中没有水,加上火势久旺,居然已经被爆裂而去。

  所幸那群人距离甚远,否则,非被铁片伤不可!

  老者更确信火神在显啦!

  这是他毕生没瞧过之景,他立即兴奋又紧张的叩头。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几乎每个人都叩得额头长包,老者一见申经完全不动,他方始上前仔细的瞧着。

  良久之后,他基里咕噜一阵子之后,方始吩咐两名壮汉上前抬着申经准备到水中好好的“净身”

  他打算把申经当作火神的化身来虔诚膜拜哩!

  不久,那两人己将申经泡入水中,申经体中之高温立即将附近之水烫得滋滋连响,而那两人骇得忙逃开。

  老者随来乍见此景,立即又跪拜。

  其余之人更是叩头不己。

  不久,申经体中之高温逐渐下降,他体中的氢气及氧气反而大津活动的由申经的收水份。

  大地之水原本含有至高的差分,只是未曾被人充分的运用,申经体中之气却汪此时充分收着水份。

  这片绿洲一向鲜有人至,所以,它含有丰富的大自然力道,申经此时一收,可谓受益无穷。

  他在这两天之中,先后两度被高温蒸过,功效远超过自我修炼,他的资质可说有够单纯。加上他原本修道家心法及被着套浸泡上百种灵药而成的宝衫,他的根基可说十分的扎实。

  此时,他所收之水份,便开始滋润着他的内脏。

  他便似浮萍般漂在水面上。

  良久之后,老者一起来,便吩咐众人守在绿洲四周,以免外人前来打扰火神“玩水”之清兴哩!

  亥初时分,气温渐低,老者便吩咐采人回到火堆旁歇息,没多久,众人便累得呼呼大睡申经的体中仍然缓缓的收水份。

  气温越来越低,丑寅之,申经体中之气已经凝聚而成,它们便随着大地之气流而徐徐互申经体中转动着。

  这种结合天地运行之转动远胜过世人智慧悟出之内功,更胜过申经师父“老妖道”所授之心法。

  申经浑然不觉,可是,他的身子却在水面来回徐徐移动着,他体中之气亦是徐徐的转动着。

  天亮之后,气温渐高,申经体中之气亦逐渐加速运转,他的身子亦加速在水面来回移动着。

  终于有人目睹这幕奇景,立即惊告别人。

  没多久,那四、五百人跪左地上瞧着这幕奇景。

  他们一直瞧到有小孩啼哭叫饿,方始取出块烘烤着。

  午时时分,申经体中之气全速运转,他便在水面上疾速的旋转,当场又使那群人趴跪叩头不己,在远处瞧着申经。

  黄昏时分,申经转动渐缓,随看气温的降低,他体中之气体再度收看水份,他的身子亦逐渐静止。

  亥初时分,气温甚寒,那批人又取火暖身及睡在火旁,申经更是静静的收水分,他的体质更纯啦。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他随着大地气流而移动着。

  翌天一亮,老者一见“火神”仍然在玩,他吩咐族人小心的提水供族人喝食,再吩咐三百人出去找食物。

  他已经决定守护“火神”啦!  wwW.agUxsw.Com
上一章   飙哥   下一章 ( → )
烈剑情焰马上游龙剑葩武王血海飞龙大姐头出马奶 霸天雷地火棒哥出马香菇连环炮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松柏生创作的小说《飙哥》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一章花痴猛追小道长好看阅读,飙哥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飙哥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