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松柏生的武侠小说飙哥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村疯狂 娇凄沦陷 公媳柔情 夫妻记事 红杏墙外 同居狌事 可怜妈妈 校长生涯 一时云起 美母骑士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飙哥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53  时间:2019/11/25  字数:17749 
上一章   第 二 章 野人国中新鲜事    下一章 ( → )
  一个月,哇!申经足足在水面上浮了一个月,绿洲四周至少已经聚集六千余名布鲁特族人。

  原来,这名老者又观察三天之后,他一见火神仍然只是在显灵,于是,他认为火神对他不满意。

  他自我检讨很久,便派人去召来其他的族人。

  火神显灵事迹迅速的在布鲁特族人间传诵着,更藉着呜呜号角声音在大漠到处的传语着。

  另外十三族之人皆听见这件消息,可是,他们不愿惹这批野蛮嗜杀的布鲁特族人,所以,他们不敢来此地。

  八名老者早己先后抵达此地,他们目睹申经浮在水面,便已经觉得神奇,他们一见申经尚能自行移动,更是敬畏。

  于是,他们密议如何表达敬意。

  于是,勇士们出发啦!

  申经完全不知道这些事,他似处于浑沌自然的境界之中,他的气机己经和沙漠气流结合在一起。

  白天的高温使他的气机活跃。

  夜晚的寒使他气机凝实。

  他虽然没吃没喝,却因为自动收水份之故,他的生命力不但延续,而且,他的力道也益强劲着。

  他已经再度出发。

  这回,他毫无杂念的出发,而且有天地二位明师,加上,他原有的成果及萧昭君的功力,所以,他新月异的进步着。

  他若再以这个方式练个三年,必可飞升,可是,如此一来,看官们就瞧不见他的经典表现,所以,咱们留下他吧!

  月圆了,这五六千名布鲁特人架妥三处柴块,大锅中亦装了大锅的水,三位少女则欣喜的坐在柴堆旁。

  她们经过挑选,始能指任献身工作,她们即将被放入锅中煮,可是,她们视为无上荣耀而欣喜不己!

  这正是迷信的魔力。

  八位老者面向绿洲趴跪行礼之后,八人一起低声诵颂,祈求火神能够莅临现场。

  良久之后,他们一起扬起右臂,勇士们立即拍动皮鼓。

  那皮鼓约有两尺长,两侧以绳系妥,他们各将鼓挂在颈上及前,玖手按着原始的节奏拍打着鼓面。

  “咚…”声音立即传出。

  族人们欣喜的又叫又跳着。

  柴火亦引燃了!

  三名少女似起乩般跳叫不己!

  她们兴奋尖声叫着。

  她们的赤体不停的抖动着。

  远处的申经终于被吵醒了,他一睁眼,便瞧见天上的明月,他怔了一下,气机一滞,体内外的平衡立即被打破。

  他立即沉入水中。

  他怔了一下,双手一滑,两腿亦直觉的一蹬。“咻!”一声,他居然出水面及继续去。

  他哇一叫,直觉的翻身落地。

  若在以前,他一定可以顺利翻落地面,可是,他的气机已经强旺十余倍,他这一翻身,便向外翻去。

  “砰!”一声,他己陷入沙坑中。

  他爬起身,不由一怔!

  倏听歌声,歌声及尖叫声,他循声一瞧,便怔道:“哇!那来这些小个子男人呀!他们在干什么呀?”

  他瞧了不久,一见三名赤黑肤女子被六名黑肤男人抬向大锅,锅中之水都已经滚滚一直冒着白泡。

  哇!这怎么得了!

  他急得大吼一声:“住手!”立即掠去。

  他那焦雷吼声,立即使那群人止声站住。

  他闪电般飞来之景,顿使一名者者叫道:“火神显灵啦!跪拜呀!”说着,他已经趴跪跪拜及怪叫不己。

  其余之人纷纷趴跪歌颂着。

  申经方才情急掠出,他尚未发现自己己经“超速”此时,他一见这批人趴跪叫,他方始“紧急刹车”

  他一停汪火堆旁,由于他曾级被烫过,所以,他直觉的向后一退,然后再好奇的望向四他立即征道:“哇!我怎会掠出如此远呢?可能吗?”

  他不相信的转身掠去。

  “咻!”一声,他已经掠出六七十丈远,他回头一见此景,他哇一叫,立即掠落沙面,再朝前掠去。

  他连掠三下,便沿着绿洲四周飞掠。

  不久,他己在绿洲四周之树林上方飞掠,他踏看树梢飞掠,一时之间,他似流星般飞掠不己!

  他的光头已经重新长出短发,他的黝黑肤己经转淡,月光照映之下,他的飞掠己成摺摺生光。

  那五千余人完全吓住啦!

  他们认为火神显灵,他们只是叩头不己!

  良久之后,申经掠入水中,他边洗身子边忖道:“哇!我怎会变得如此厉害呢?我为何没有隔呢?”

  他便默忖着。

  那五千余人欣喜的起身,立即又叫又跳着。

  三名少女兴奋之下,居然自己跃入锅中。

  烫疼之下,她们尖叫着。

  那尖叫声既包含痛苦又包含献身之乐,其余之人却欣喜的叫喊着,他们呼唤火神接受他们的诚心。

  良久之后,他们以叉子叉出烤尸体欣然分食。

  申经想了良久,摇头道:“哇!一定另外有人在协助我,否则,我怎会活着,而且功力也暴增呢?”

  他望着水畔忖道:“哇!我的那件宝衫一定是在沙山中被烫坏了,我如何向师父代呢?”

  他立即又想起自己可能玩过女人之事,他望着自己的下体,不由讶道:“哇!它…它怎会变成这样子呢?”

  原来,他的“小兄弟”经过鸣沙山内高温烫过以及萧昭君搞,加上这一个月之收水份,它居然较前硕伟甚多哩!

  他面对此景,忖道:“哇!惨啦!一定是因为玩过女人之故,我一定会被老妖这扁死啦!我惨啦!”

  他左思右想,决定先躲在此地再说。

  于是,他坐在水畔准备运功。

  哪知,他刚想运功,功力便自行运转,他知道自己充着古怪,所以,他忍住惊讶内视功力的运转。

  不久,他发现功力居然畅通无阻,而且更加速运转,他不敢分心,立即专心汇合着功力刹那问,他已经入定。

  天气渐寒,他光着全身,却毫无寒意。

  他的身子因为功力运转之故,起初摺摺生光,不久,功力运转三周之后,他便己经转化成为内劲。

  他的肤亦逐渐恢复正常。

  他浑然不知,他己经悠悠入定啦!

  那群布鲁特族人亦睡在火堆四周酣睡着。

  天亮时分,一名老者到绿洲一见到“火神”坐在水旁,他立即被那庄严景慑得悄悄的退去。

  不久,他已经和七名老者低声商议着。

  为了长远之计,他们决定“火神”到一处神秘地方供奉着。

  于是,他们吩咐女人们裁制皮衫及皮

  午后时分,三百余名勇士骑骆驼驰返,只听他们各以双手抬起一只灰狼,其余之人立即欢呼跳跃着。

  他们皆是食者,一见到,当然高兴啦!

  那三百余人抛下手中之死狼,又抛下骆驼上面的死狼,其余之人欣喜的上前接住死狼了不久,那三百余人又骑骆驼驰去。

  其余诸人则立即引火烤着死狼。

  他们一向游牧而居,根本无法每三餐进食,所以,他们一有机会,立即会大大的加菜一番里!

  没多久,八名老者已经开始吃狼

  又过了不久,将近一千只死狼已经被烤,他们立即愉快的上前狼虎咽般猛吃狼了。

  没多久,那三百余人又带回一千余只死狼,一名老者立即询问为何会有如此多的死狼呢?立听一人应道:“有两个恶魔在杀狼。”

  说完,他们立即又骑着骆驼离去。

  那四千余人立即又开始烤狼

  此时的申经终于忍不住啦!

  他方才已经被欢呼声吵醒,他便在树隙间瞧着这批怪人烤着那批死狼,他的心中不由紧张着。

  不久,他瞧过那四千余人之吃相,更是害怕。

  他原本要溜之大吉,却被香留了下来。

  当那百余名勇士再度离开之后,申经按捺不住的捂着下体行向不远处的那群正在啃及烤之人。

  没多久,便有一人瞧见申经,那人喊句:“火神!”立即趴跪。

  其余之人纷纷趴跪。

  申经上前抓起一只狼腿,立即掠向绿洲。

  他一进入绿洲,立即大口大口的啃食着。

  不久,他望看水中的自己倒影,不由怔道:“哇!我怎么也是如此的吃相,我也成为野人了吗?”

  却听一阵步声,他偷偷一瞄,便瞄见四十余人已经抬来二十余只烤之狼,申绝不由又怔又喜。

  那群人一放下狼,立即欣然离去。

  “火神”喜欢吃他们的东西,乃是他们的荣幸呀!

  不久,一批批狼先后烤送至,而且八名老者也一起送来一套皮衣及皮放在远处了。

  申经上前取来皮衣,不由一阵苦笑。

  那套皮衣甚为宽大,而且只以细绳穿串而成,申经一穿上去,自己一瞧,也是觉得可笑不己!

  不过,总比光股强,他继续吃啦!

  良久之后,绿洲四周放了不少的烤,申经也吃得过瘾,他立即出去招手道:“哇!谢啦!你们来吃吧!”

  那群人有听没有懂,立即敬畏的瞧着。

  申经忖道:“哇!他们一定听不仅我的话,我想想看。”

  不久,他招招手,便撕下一条狼腿啃着。

  八名老者会商不久,立即上前趴跪以及说了一大串申经听不懂的话,以表示他们心中的敬意。

  申经退到一旁,指着狼作势要给他们吃

  八名老者猜了不久,亦上前撕吃着。

  申经乐得拍手连笑。

  八名老者亦拍手连笑。

  申经朝远处之人连连招手及作势吃

  八名者者一吆喝,那群人便上前趴跪歌颂着。

  不久,他们方始啃吃狼

  申经见状,乐得一面鼓掌连笑。

  那批人便边吃边鼓掌笑着。

  没多久,那三百余名勇士又运送狼尸回来,八名老者一阵吆喝,他们立即上前趴跪行礼及啃吃狼

  申经很想知道这三千余只狼是如何死的,可是,他有口难言,他思忖不久,立即沿着蹄印掠去。

  他一掠即远达七十余丈,当场又使那五千余人趴跪叩头不己,他却已经疾掠出一、二十里远哩!

  沙地颇烫,他却毫无不适,也沿着蹄印飞掠不久,便瞧见另外有三百余只死狼倒在远处各地。

  没多久,他终于瞧见一个靴印,他上前一瞧,便己发现另有一双圆头靴印,他不由明白道:“一定有两人在屠狼。”

  他好奇之下,便循靴印追去。

  那些靴印时有时无,因为,另外无数的狼爪盖过靴印,他乾脆顺着那些狼爪迅速的掠向西方。

  半个时辰之后,他己听见狼嚎。

  他未曾听过如此高昂难听的叫声,他打个冷颤之后,忖道:“哇!这一定是狼叫声。”他立即折掠向西南方。

  不久,他已听见叫声更凌厉,而亦传来“砰…”连响,他立即疾速掠向半空,准备居高临下瞧个究竟。

  立见遍野的灰狼一直面向西南方厉叫。

  申经仔细一瞧,便瞧见一人单膝跪地。

  他再仔细一瞧,便瞧见那人是位女尼,他的左手拉着另外一人,右手则不停的劈向附近。

  女尼的额上己现汗,狼群却不停地扑来。

  申经瞧至此,身子己向下坠,他经过这匆匆一瞥,便知道女尼一方面要杀狼,一方面又要救人,实在有够伟大。

  他无暇多瞧被女尼拉住之人,他迅速的在半空中一直翻身,准备掠过去替女尼挡住狼群再说。

  群狼乍见到他,外围立即有不少狼扑跃向半空中。

  它们的利齿及利爪实在有够恐怖。

  申绝却勇往直前的翻滚而来。

  倏见女尼劈退八只狼喝道:“当心!贫尼身后之沙乃是无底沙海,人畜一陷入,必然难以立足生还。”

  申经应句:“知道啦!”立即俯冲而下。

  他的双掌一阵疾拍,群狼立即应声而碎。

  附近之群狼更凶残的扑跃着。

  申经一路上狼尸,双掌立即疾劈向四周。

  “轰…”声中,狼尸伴着血纷飞。

  厉叫声中,群狼纷扑向申经。

  女尼趁机双手扣住另外那人,立即喝道:“起!”

  那人只剩一只手及一个脑瓜子在外面,此时一被拉出,立见他那魁梧的身躯带着黄沙向上出。

  女尼一松手,便叭地连

  那人一落地,立即吐血。

  “啊!老施主,恕贫尼无心之过。”

  那人摇摇头,便摸向身上。

  却见他的衣衫己破成碎片,怀中之灵药更是不见,女尼立即掏出一个小瓷瓶抛向老者道:“接住!”

  老者一接住瓷瓶,立即将瓶中药完全倒入口中。

  却见三十余只灰狼扑来,女尼喝句:“小心!”立即闪身出掌“砰…”声中,又有六只狼被劈飞出去。

  女尼掠上前,立即连连出掌。

  老者原本出掌,却见双手连颤,他骇然瞧看双手,忖道:“天呀!难道我的身子伤得如此的严重吗?”

  他一气,顿觉内服皆疼。

  他骇然轻按部及腹部,不由变忖道:“想不到这座食人沙海会如此厉害,吾居然会伤到这种程度哩!”

  却见女尼问道:“老施主不要紧吧?”

  老者摇头叹道:“老夫死定啦!”

  “啊!不可能吧!”

  “老夫的内腑己碎。”

  “这…老施主撑着,贫尼稍后即替老施主疗伤。”

  “罢了!老夫一生作恶,此番和你来此屠狼较技,却遭此下场,老夫算是罪有应得,你别浪费功力啦!”

  “阿弥陀佛,贫尼罪过。”

  “那人是谁?好湛的功力哩!”

  “贫尼甚感陌生,所幸这位施主及时前来解围。”

  “海心,你可颇为老夫作一件事?”

  “理该劫劳,语吩咐?”

  老者解下无名指上之班戒指道:“海心,你明白此班指足以指挥老夫之金虎盟,你先考核那人,若合适,再交给他吧!”

  “老施主请指示“合适”之意?”

  “他若是善良,则传他此班指,否则,任金虎盟去吧!”

  “这…贫尼恐怕难以圆完成此事。”

  “罢了!老夫知道你的为人,随便吧!”

  说看,他己向外翻去。

  女尼惊呼一声:“老施主!”便伸手抓。

  老者双腿踢向女尼的右腕,再全力翻去。

  “嗵!”一声,他已坠入沙海,只见沙海一阵翻涌,老者己迅速的被没,女尼不由撼然泪下。

  她的双掌一合,便趺跪低声诵经。

  此时的申经正在全力扑杀狼群,他的心己经由害怕变为旺盛的杀机,他决心要杀光这批可怕的恶狼。

  他有信心可以杀光它们,因为,也己发现他的功力源源不绝,而且,他以往众往施展的妙招式已经可以施展啦!

  他每次旋身挥动双掌,至少劈死三十只狼及震退附近之狼,他对这种空前的伟大成就,实在太满意啦!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女尼拭泪起身,便站在狼尸通观申经之招式,没多久,她已经瞧出申经在施展“掌法”

  她立即忖道:“武当派何时出了这种高手呢?此子瞧来甚为年轻,他莫非是返老还重之道家高手吗?”

  她又瞧了一阵子,一见天色已经渐黑,新月已经渐上,她立即忖道:“不出一个时辰,狼必会被消减,真是我佛慈悲呀!”

  她望向沙海忖道:“此片沙海之四周必须加上堤墙及竖立标识,否则,后仍然难免会有人畜亥生。”

  她立即服下灵药及沿着沙海外沿行去。

  她边走边劈掌,只要她劈上沙海,掌力立即消卸,沙面只是向下稍陷,她若劈上实地,便见群沙溅。

  她便边走边以鞋尖在沙上划线。

  她便沿途试探及划线。

  不到半个时辰,她己消失于远处。

  申经却仍在大开杀戒。

  酉末时分,剩下的一百余只灰狼终于开始逃窜,申经来去如风,双掌连劈,长打及短打织使用。

  他追杀不久,便见远处奔来那批小黑人,他们挥捧抡猛砸之下,奔逃过去之二十余只狼己纷纷被砸死。

  申经哈哈一笑,便掠追向别处之狼。

  那群布鲁特人敬畏的趴跪之后,方始奔来。

  不久,他们己瞧见遍地的狼尸,他们更崇拜“火神”啦!

  申经又追杀一阵子,终于杀光狼群,他一见女尼在远处,他立即掠过去道:“你在忙什么?我能帮忙吗?”

  “阿弥陀佛,铭谢施主之救命大恩。”

  “无量寿佛,小意思!”

  “施主是道家弟子吧?令师何人?”

  “老妖道!”

  “老妖道?这…”“你是谁呀?”

  “贫尼海心,令师是武林弟子吗?”

  “我也不知道!我一直和老妖道住在山上呀!”

  “那座山?”

  “昆仑山!”

  “唔!你们是昆仑弟子吗?”

  “我也不知道,海心,你在忙什么?那人呢?”

  “他…负伤太重,己坠入沙海自尽!”

  “沙海?为何没有水呢?”

  “沙海乃是贫尼自行取名,此片沙危险的,瞧!”说看,她拾起一块小石,便向不远处的沙上。

  “卜!”一声,小石立即消失。

  “哇!厉害,那人方才就是掉入这里面呀?”

  “是的!金老施主原本与贫尼一起屠狼,却不慎堡入沙海,若非施主及时来救,贫尼已经惨遭狼吻。”

  说着,她又合什行礼致谢。

  申经问讯答礼道:“你要把沙海围起来呀?”

  “是的!施主愿意协助吗?”

  “好呀!如何做?”

  “掘沙下之土筑堤。”

  “哇!好点子,我来。”

  他一转身,便掠向远处。

  不久,他已掠近那批布鲁特人,只见他们正在搬运远处的狼尸,却不敢接近沙海一带的狼尸,显然,他们也知道沙海。

  申经原本要利用他们帮忙,如今,他只好自立自强。

  他的双掌连挥,狼尸已飞向远处。

  那批小黑人欣喜的拣拾狼尸。

  申经挥开沙层,立即将大小土块排上海心所划之线。

  这是一件大工程,申经便耐必的沿途挥沙搬土着。

  那群布鲁特人将狼尸放在远处的骆驼上,立即由妇人牵走,其余之人则跟着搬运大小土块。

  不过,他们畏惧沙海,所以,他们只将土块放在远处。

  申经见状,乐得掠过去连挥双掌“叭叭…”声中,他似在“投篮”又似在“打高尔夫球”般将土块挥上细线上。

  不出半个时辰,他己筑妥半里长的一人高上墙。

  他一走向远处,布鲁特人便自动跟过去搬土块。

  他们便无言胜有言的合作筑墙。

  这三四千人越来越熟练,筑墙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黎明时分,海心师太已经惊喜的抚摸土墙。

  她瞧着远处的人群忖道:“想不到他能和这批野人共处,他是如此的纯朴,我不该让他去沾上金虎盟。”

  她取出班指瞧了一眼,立即忖道:“我虽然没有答应金虎,他却因此而自尽,我该如何向他代呢?”

  她立即沉思着。

  天一亮,申经一见已经接妥土墙,他欣然掠上土墙,望着远处四周之土墙,他不由愉快的哈哈一笑。

  海心师太掠到他的身前,递出班指道:“那位老施主在自尽之前吩咐贫尼将此戒指赠你,你收下吧!”

  “我…不行啦!他又没活命,我不能收。”

  “留作纪念,如何?”

  “这…你作纪念吧!”

  “此戒指只适合男施主佩戴,你别令死者失望吧!”

  “好吧!不过,我总该知道他的姓名吧?”

  “金虎!”

  “黄金之金,老虎之虎吗?”

  “正是!”说着,他己戴上他的右手无名指。

  “哇怪的,我没戴过这个哩!”

  “留作纪念吧!施主尊姓大名呀!”

  “申经,不是神经喔!”

  说着,他不田想起一直骂他为“神经病”及一直追他的那位马仔,他立即神情怪怪的望向远方。

  他不由又想起玩过他之女人。

  他一想起海心也是女人,他立即道:“我走啦!”

  说着,他己掠向远处人群。

  那群小黑人立即趴跪叩头。

  他掠过人群,便一直掠去。

  不久,他沿着香掠回绿洲,他喝了五口水,立即去皮衣跃入水中洗着下体,因为,他要洗去污秽呀!

  他被玩过之事,真令他不安呀!

  良久之后,二名少女送来狼,他立即潜入水中。

  她们离去之后,他方始取用狼

  他边吃边想,良久之后,他一听见纷杂叫声,他知道那群人已经近来,他匆匆穿上皮衣皮,便掠向远处。

  不久,他坐在沙堆上沉思着。

  半个时辰之后,海心师太掠到沙堆前道:“施主不走?”

  “以后再说吧!”

  “施主后若经过峨嵋,入内奉茶。”

  “再说吧!”

  申经一直秉记者妖道所授之“再说吧!”所以,他此时口而出,海心师太怔了一下,方始合什离去。

  因为,以她的辈份及身为峨嵋派掌门人,放眼当今武林,还没有人值得她邀请,当然不可能会遇上这种回话。

  可是,她如今全部遇上了。

  她欠申经救命之恩,又见申经与野人相处,她岂会计较呢?

  申经一直想到午时,腹中突然一阵怪响,他匆匆掠到沙堆后,立即下蹲的“施肥灌溉”着。

  不久,他望看那一大团“肥料”只有苦笑的挥沙盖妥它。

  他又以沙清洗过身子,便掠向绿洲。

  正在绿洲饮水及提水之人,一见申级入内,立即趴跪再离去。

  申经在水旁洗净下体,方始独坐沉思。

  他一直难以决定要不要留下来哩!

  因为,他实在不敢回去见老妖道。

  不久.八位老者送来一只烤狼,便“咕里基哇”的说了一大串,申经有听没有懂的只是吃着狼

  那八位老者以为他己同意,立即趴跪再离去。

  那四五千人立即来拾走绿洲之狼烤食着。

  一个时辰之后,三百余匹骆驼分别驮着老者,稚童及物品,其余之人则各扛着一只死狼老者一吆喝,他们立即行向西方。

  申经稍一思忖,立即跟去。

  经过一夜两天的西行,这天下午,八名老者终于走到一块大石旁,只见他们一起推扳大石不久,大石后方居然出现一条通道。

  停在远处沙上远观的申经不由一怔。

  八位老者朝石旁一站,那群人己依序牵着骆驼行入。

  八位老者走到申经前,立即趴跪连建说了一大串。

  不久,他们一起身,便朝申经招手。

  申经笑一笑,便跃下沙准。

  八位老者走到石前,便见石上之刻字已被风化得模糊不清,那位老者一招手,申经便跟着二人行向通道。

  通道斜下,而且弯弯曲曲大约有三十丈长,申经行入不久,倏见一亮,他循光一瞧,便瞧见一个拳大的明珠嵌在壁间。

  他一摸壁,便见它们皆是坚硬之长形方石,他想不到沙漠下会有此物,立即边摸边好奇的行去。

  不久,他已瞧见一个大厅,厅中计有十六又圆又长的石柱,柱上分别刻着寸余深的“高手寂寞”四字。

  “哇!高手最拉风,那会寂寞尼?”

  他一见人群皆走向右侧之门,他刚好奇一瞧,一名老者己绝指向左侧之门,他便好奇的跟着行去。

  不久,他己由左侧之门进入一个大房中,房中除了石,石桌及石筒外,壁上分别刻着一大堆人形。

  这些人形姿势各异,申经立即双目一亮的忖道:“哇!好妙的招式,太厉害了,是谁留下的呢?”

  他看遍四周之后,终于瞧见“高手寂寞”四字,他不由怔道:“哇!世上那有高手寂寞这种姓名呢?”

  他一见两名老者离去,他立即望向那些人形。

  不久,他依式演练着。

  他练了一阵子,苦笑坐在石椅道:“哇!这些招式比老妖道的招式难练,我明知它很妙,却不易练哩!”

  倏见八名老者各端来和又红又圆的果子入内,他们将及果子放在桌上,立即趴跪行礼再离去。

  申经拿起一个果子咬了一口,立即被果汁溅上脸。

  果汁甚甜,他吃光它之后,立即将另外一粒果子入口中。

  哇!有够甜,好吃!

  他便拿看一粒果子掠出。

  他一出来,八名老者立即趴跪。

  他朝果子一指,便笑了一笑。

  一名老者会意的朝左后方之门一指,立即行去。

  申经会意的跟入门,便见通道继续斜下,他前行约有二里长,便见壁上又有一粒大圆珠摺摺生光。

  老者叫了数句,便指向前方。

  申经便瞧见该处居然有一个大水池,池畔共有四株二人高之果树,树上居然结着数百粒红、青果哩!

  申经啧啧叫奇的走上前,便瞧见地中之水颇深,他以手捧水一喝,居然又凉又甘,他不由心神一畅。

  他连喝三口,方始望向四周之石璧。

  只见壁上刻蚯蚓般宇,他“莫宰羊”的苦笑一声。

  他又摘了两粒红果,方始出来。

  他一返回左侧门内之厅,立即边吃果边瞧壁上之人。

  那群布鲁特人将狼尸放入右门内之地窖,立即返回大厅,只见他们各自靠躺在壁前或地面,立即呼呼大睡。

  他们的呼声如雷,申经不由好奇的出来瞧看。

  不久,他直接掠到右门前,便朝下掠去。

  通道仍长斜下,气温却越来越低,他掠了刹那间,便见一个石门挡道,他一推开石门,寒顿时涌出。

  他口气向内一瞧,便见地上摆看狼尸,他不由开门忖道:“哇!好点子,不知是谁教他们以冷冻保存食物哩!”

  他掠向大厅,立即掠入不远处之门内,却见那些骆驼趴伏在一个大厅内歇息,他不由一怔。

  他又瞧过四个门,只见里面皆是大厅,应中却空无一物,于是,他又掠回他的那间石厅瞧着人形。

  没多久,他又开始练习啦!

  他己经不愁吃喝,他决心留在此地好好的练这些妙招式,所以,他不慌不忙的由前三个人形练起。

  以他的内功,此时定下心练习,便大有进步。

  他便欣喜的练习着。

  那八位老者和众人睡了一天一夜之后,立即派人扛出五百只狼尸出去外面烘烤,众人亦到外面又唱又跳着。

  狼一烤妥,一名老者便送入一条大腿。

  申经朝他一笑,便大吃狼腿。

  老者欣喜的趴跪行礼,方始离去。

  他们吃过狼之后,老者带着孩童在原地玩,男男女女则到远处去玩着人类最原始的游戏。

  这批男女约有三千五百余人,大约只有一千名女人,男人们虽男多于女人,却未曾争风吃醋过。

  因为,每位女人皆骁勇善战,她们各陪三、四名男人玩过之余,仍然游刃有余的嘻笑不己,当然大家乐啦!

  此地原本是中古时代的一座地下城堡,当初建堡之人论天文地理及建筑学,居然完成这座旷世古城。

  可惜,后来因为兄弟内,导致同归于尽。

  三百年前,一代怪人常建道巧入此城,他藉助红果及灵泉静修,终于悟出傲世的“常氏绝技”

  他再履中原,居然打遍中原无敌手,所以,他感叹“高手寂寞”之余,便重返此城留下招式及孤独而终。

  他的枯骨却被这群外行的布鲁特人予以抛弃理!

  翌上午,四名老者率领三百名勇士骑着骆驼再度前往他们的别处绿洲,因为,他们己决心在此地定居啦!

  他们到别处绿洲饲养大批的牛羊马供他们食用,如今,他们为了大家的定居,必须勤快饲养牛羊马啦!

  日子便这样平淡的消逝着。

  一晃之间,又是仲夏时分,布鲁特族的一千余名女人先后生下六百余名壮丁及四百余名千金。

  此外,他们的牛马羊经过他们的勤快饲养,虽然被吃了甚多,却比以前多生出四倍之多而且另有一百余匹小骆驼也诞生哩!

  他们将这一切归功于“火神”所以,他们更敬拜“火神”

  申经经过这段时的修练,又修练了一大半,可是,越后面之招式变化越多,他更勤快的修练啦!

  这一天正是农历六月十五,成都城却热闹纷纷,因为,这一天正是金虎盟四大天王老大邢达运之五十大寿。

  邢达运在过去一年以来,真的在“行大运”

  金虎盟盟主金虎去年一时心血来的跑去峨帽派向掌门人海心师太“单挑”结果,两人在沙漠比赛屠狼。

  金虎一死,海心师太一返山,立即将掌门大位交给大弟子诤慧,她自己则闭关好好的忏悔大漠之行。

  所以,没人知道金虎的死活。

  一国不能一无君,一盟不能长久没有盟主,邢达运任今年节团拜时,便被“黄袍加身”的担任“代盟主”

  邢达运经过大刀涧斧的征伐之下,不但并十八个帮派,终于抢到武汉三镇这个梦寐以求的大肥羊。

  如今的金虎盟己经有二、三万人。

  如今的金虎盟真是进斗金呀!

  所以,邢达运今天的五十大寿场面远胜过金虎当年的六十大寿,更超越天下任何一次的寿礼。

  三天前,成都城内外的大小酒搂,客栈,凡是供吃供住的场所,便己经被金虎盟包下来。

  各地的贺客不但比贺礼,而且比脚程,每人皆提前来成都报到,所以,成都呈现空前的热间。

  今天一大早,贺客们便似水般前来贺寿。

  四大天王之另外三位天王邢达发、邢达明及邢达旺乃是邢达运之弟,他们一大早,便分别接待看贺客。

  见邢达运之人,必须是“重量级”人物,所以,贺客们虽然成千上万,却只有少数的人能当面向他贺寿。

  巳末时分,由于己近午时,贺寿场面最为热烈,豪华、宽敞的庄院内,到处都是人及欣喜的交谈声。

  来自各地之“大哥大”或“重量级”人物亦在内厅向邢达运贺寿。

  后院更不时飘来酒香及佳肴香味。

  众人乍闻香味,更愉快的交谈着。

  倏见一顶较轿停在大门前,轿帘一掀,一位女子已经步出,大门口立即出现难得的寂静场面。

  此时,大门口正有八位接待人员及六位贺客,他们乍见那位女子,每人皆双目一亮,魂儿飘飘,不知自己的祖宗八代啦!

  这位女子只能以一个字来形容,美!

  她约有五尺半高,不但明眸、贝齿、琼鼻,配上那雪白的肌肤,真令人以为是“广寒仙子”下凡来贺寿哩!

  她头戴红花,身穿大红衫裙,足穿红靴,手捧一大束红玫瑰,配上她那白晰肌肤,哇!实在有够美。

  哇!难怪众人皆失魂落魄。

  哇!还有哩!她那身衫裙裁剪得甚为合身,她随处一站,她那怒、柔、海,立即完全展现着魅力。

  哇!好一个天使脸孔及魔鬼身材。

  她似乎司空见惯于男人这种失魂落魄情景,只见她妩媚一笑,便脆声道:“小女子徐莲向邢盟主贺寿,行吗?”

  那脆甜的声音立即使八位接待人员连连说“行”!

  连那五名贺客也附和的点头道:“行!行…”

  她妩媚一笑,立即莲步袅袅行向大厅。

  “滴答”声中,三名男人的口水己滴落地面。

  他们却毫无所觉的目着。

  徐莲一步入大门,立即引来更多的注目礼,她的美目一阵转动,院中之男人们顿觉她在欣赏他哩!

  每个心儿皆砰然大动。

  每人皆停止交谈。

  徐莲妩媚一笑,便行向大厅。

  她沿着直线袅袅前行,沿途之男人纷纷让道,每对眼珠皆贪婪的扫视她的脸蛋及那人的曲线。

  这群人大多是绿林道上之人,他们一向在刀口血谋生,所以,他们最放纵声之享受“及时行乐”正是他们的口号。

  因此,现场不知有多少男人想玩她啦!

  他们早己忘记盟规。

  他们更忘了盘问这位陌生女子之来历。

  邢达发三人在大厅陪贺客聊天,他们乍见如此天仙美女及人间尤物,他们不约而同的目泛笑。

  他们便朝她行注目礼。

  邢达发更是一直注视着徐莲间及擦腿迈动的情形,他脸上之意亦更加的浓厚!

  他端茗轻啜口,边看边忖道:“此妞分明尚是原封货,封口开启之后,必然是至极,好货,好货!真是好货!”

  他便继续欣赏着。

  徐莲停在厅口,便注视厅内之豪华寿堂。

  邢达发嘿嘿一笑道:“你就是徐莲?”

  “是的!您便是寿星吧?”

  “不!家兄才是寿星,请坐!”

  “区区一介女子,不敢僭坐。”

  “哈哈!好一个知书达礼的姑娘,赐你坐。”

  徐莲脆声道谢,方始入坐。

  原本与邢达发隔几而坐的邢达明立即起身坐在一旁。

  徐莲上前屈腿躬身行礼,方始入座,可是,她一坐下,立即起身道:“头好晕喔!奴家没有此种福份啦!”

  邢达发哈哈一笑。

  众人亦跟着哈哈一笑!

  “各位大爷,小女子说错话了吗?”

  邢达发道:“你没说错话,你是来贺寿吧!”

  “是的!小女子来此之前,再三犹豫,因为,区区一介小女子,根本没资格前来向邢爷这种显赫大人物贺寿呀!”

  “你为何仍然决定来贺寿呢?”

  “诚心!小女子凭诚心来此,想不到真的如愿以偿哩!”

  “好一位诚心姑娘,好,本天王准你去贺寿!”

  说着,他立即欣然起身。

  徐莲双目一亮,望着邢达发,又望向邢达明及邢达旺,只见她的樱连颤,却是久久说不出话来。

  邢达发三人不由瞧得大乐。

  邢达发乐道:“姑娘要说什么呀?”

  “您三位是四大天王之…之三人吗?”

  “正是!”“天呀!小女子好大的福份呀!难怪最近一直瞧见喜鹊在报喜,小女子做梦也想不到会有此种福份呀!”

  “哈哈!请吧!”

  “谢谢天王,请!”

  邢达发哈哈一笑,便行向屏风。

  徐莲一跟去,男人们便特别注视她那峰的韵律摆动,每个人的呼吸不由得为之一阵急促。

  徐莲一走入屏风,邢达发便停步望着她。

  她妩媚一笑,道:“天王,您请呀!”

  “好!好!走吧!”

  两人先后由门步入回廊延伸到后厅,厅中张灯结彩,廊外百花怒放,徐莲口道:“真美!”

  邢达发止步道:“你喜欢此地吗?”

  “好一个仙境!”

  “你若喜欢,你就留下来吧!”

  哇!有够急哩!

  徐莲摇头笑道!“小女子没此福份!”

  “哈哈!名花名庄配仙子呀!”

  “天王,好学问!”

  “哈哈!你以为本天王只会耍刀抡剑吗?”

  “不是啦!小女子只是钦佩而已啦!”

  “哈哈!跟你在一起,真痛快!”

  “天王,咱们去贺寿吧!”

  “好!好!请!”

  邢达发便愉快的前行。

  沿途之便衣侍卫边行礼边瞄向徐莲,人人险些成为“斗眼”徐莲目睹此景,忍不住暗笑的袅袅行去。

  不久,两人己接近后厅,只见厅前张灯结彩,更悬起大排匾以金字贴着“恭贺邢代盟主万寿无疆”

  两人一走到厅前,十六名侍卫一起行礼道:“参见二天王。”

  邢达发哈哈一笑,入厅道:“大哥,仙子来贺寿啦!”

  邢达运早就瞧见徐莲,他正在暗叫“好货”邢达发如此一叫,他立即哈哈笑道:“很好,有请!”

  邢达发含笑道:“仙子,有请!”

  徐莲道句:“仙子,有语!”

  徐莲道句:“不敢当!”立即碎步入厅。

  他朝厅中一站,立即欠身脆声道:“小女子徐莲恭贺邢代盟主松柏长青,似这十九朵红花般天长地久,大红大紫。”

  说看,她己递出那束鲜花。

  “哈哈!有心人!有心人!”

  他一上前,左手接花,右手按住她的柔夷道:“你叫徐莲?”

  她羞赧的低头道:“是的!”

  “你挑这十九朵花代表一定永久,天长地久吗?”

  “是的!”

  她却在心中暗骂道:“一九代表一只老猴啦!”

  邢达运哈哈一笑,捧过那束花道:“有赏,你自己挑吧!”

  “小女子诚心资寿。不敢取赏。”

  “哈哈!你收下吾所赐之赏,必可找到如意郎君。”

  “代盟主如此赐福,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

  “哈哈!这才像话,二弟,你带她去挑选吧!”

  “是!徐姑娘,请!”

  “铭谢代盟主。”

  徐莲欠身行礼,方始行向左侧拱门。

  不久,她己跟入一间二丈余坪的房中,只见八名青年正在拆开礼盒及将盒中之物分别放入柜中。

  此房至少有二百个格木柜,它们不但摆放整齐,每个柜中所摆之物品,皆是名品礼玩,可见邢达发颇爱此道。

  八名青年立即行礼道:“参见二天王。”

  “你们出去!”

  八人立即应是离去。

  邢达发笑道:“姑娘自己挑吧!只要你喜欢,你就取走吧!”

  “哇!好可爱喔!”

  她边走边看,口中更是赞不绝口。

  不久,她停在一个柜前道:“二天王,这是什么呀?好可爱喔!”

  比柜只有一个小锦盒,盒中只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小珠,邢达发哈哈笑道:“姑娘有眼光,它叫骊珠,取自龙目。”

  “真的有龙呀?”

  他取出小珠道:“你摸摸看,凉不凉?”

  说看,他牵着她的柔夷及将小珠放入她的掌心。

  “哇!真凉哩!”

  她爱不释手的抚摸小珠。

  他趁机抚她的柔夷。

  “二天王,小女子可以选它吗?”

  “当然可以啦!”

  “谢谢二天王!”

  她立即乐得紧握他的双手。

  他心花怒放啦!

  他乐得笑道:“本天王顺便送你一样宝贝,你只要经常含着它,不但会百病不侵,而且还会青春永驻。”

  “哇!谢谢二天王!”

  邢达发哈哈一笑,走到不远处取来一个亮澄澄,约有二个拇指大小的明珠道:“来!你先含看看!”

  “谢谢二天王!”

  她微张檀口,樱微翘,有够人哩!

  他不由自主的搂着她,便吻上她的樱

  温润的樱,顿使他足的退开。

  她却双目含泪,木人般而立。

  邢达发怔了一下,微微不安的道:“我…你太可爱…我一时按捺不住…你别这样子…我…我弥补你吧!”

  说着,他勿勿将明珠入她的手中,立即行向远处。

  不久,他取来一件乌光隐泛的背心道:“此套软甲能够抵挡掌力及刀剑,你快穿下,你别告诉外人喔!”

  说着,他己匆匆行向房门口。

  徐莲暗暗一笑,立即宽衣。

  不久,她己穿上软甲,她朝它按了数下,暗暗叫句:“好宝贝!”

  立即愉快的穿回那件大红外衣。

  她将小珠收妥,方始捧着骊珠行向邢达发。

  邢达发一见她目泛喜,他不由大喜。

  她立即低声道;“二天王,谢谢你!”

  “哈哈!小意思,走吧!”

  两入便欣然离房。  Www.AgUxSW.cOM
上一章   飙哥   下一章 ( → )
烈剑情焰马上游龙剑葩武王血海飞龙大姐头出马奶 霸天雷地火棒哥出马香菇连环炮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松柏生创作的小说《飙哥》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二章野人国中新鲜事好看阅读,飙哥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飙哥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