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Charlaine Harris的灵异小说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少年的爱 端庄娇妻 短信时代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错位情缘 关照母亲 新婚泛爱 嫣红回忆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  作者:Charlaine Harris 书号:41781  时间:2018/9/22  字数:19224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我们到达Rh。des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机场停着一辆Anubis卡车,等着装上棺材并运送到Pyramid。fGizeh酒店。在乘车前往市里的途中,我不时从豪华轿车的车窗向外望,除了在Shrevep。rt也能看到的成片的连锁店之外,我丝毫不怀疑自己此时是身处异乡。深红色的墙砖,拥堵的交通,成排的楼房,湖景真想一下就把前后左右的景都收于眼底。然后我看到了那家酒店,它看来极了。今天不是天,青铜色的玻璃没有办法在阳光下闪耀,但是Pyramid。fGizeh看起来还是相当让人印象深刻的。没错,在堵着车的6条街外确实有个公园,公园那边就是大湖了。

  Anubis卡车开到酒店后门,卸下vampire和行李,而豪华轿车呢,直直开到了酒店正前方。当我们这些白天活动的生物从车里鱼贯而出时,我一时真不知道应该先看什么为好:宽广的湖水,还是这栋建筑本身。

  Pyramid的主门口站着一排穿着红黄制服的人,但是这里还有一些安静的守卫者。两座精致的石棺在大厅主门两边直直立着。它们看上去美极了,我真想走近好好看看它们,但是酒店的工作人员直接把我们送到了楼里。一个人打开车门,一个人检查我们的证件,确保我们是登记在册的客人——而不是人类记者,猎奇的人,或者其他什么狂热分子——还有一个人推开酒店的门,示意我们进去。

  我曾经到过vampire酒店,所以本还预料着这里也会有全副武装的保安和没有窗户的大厅。然而,和Dallas的SilentSh。re酒店相比,Pyramid。fGizeh是在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一家人类酒店;虽然墙上是模仿埃及墓葬艺术的壁画,大厅还是被人造光和活力四的音乐(一家vampire酒店里居然放“来自Ipanema的女孩”这首歌)给衬得亮堂堂的。

  Pyramid的大厅也比SilentSh。re的更繁忙。

  这里有很多人类和其他生物在四处走动,登记台门庭若市,有人在主办城市的vampire搭起来的“舒适展台”边转悠。Sam在Shrevep。rt购买新的水机时,我曾经和他一起去参加过一个酒吧供销会议,所以我知道会议的大体程。我敢肯定地说,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会有一个带着展台的会议厅,还有一系列座谈会和展览安排。

  我真希望有一张酒店地图,上面印好了所有的议程和地点。难道vampire都太自大了,不愿接受这么世俗的帮助?不是的,这里确实挂着一张酒店方位图,以供客人阅览。这架酒店的标号是倒着过来的。最高楼层,也就是顶楼,是第1号。最底层,也是面积最大的楼层——为人类设计的楼层——是第15号。人类楼层和酒店大厅之间还有一个夹层,这一层靠着酒店北边的地方是宽敞的会议室,也就是那个在上网看起来非常古怪的方形无窗的突出部分。

  我看着人们在大厅里穿梭来去——女佣,保镖,仆人,行李员我们终于到这个地方了,所有的这些微小的人类,都在忙前忙后为不死一族的会议做准备。我觉得有点郁闷,很想知道为什么现在世事如此,仅仅是几年之前,vampire才是穿梭来去要藏在阴暗角落的人呢。也许那样才更正常。我在脑子里扇了自己一耳朵。如此我要真是那样想的话,那还不如去加入太阳同盟者呢。我注意到了和Pyramid隔着一条街的小公园里的抗议者,里面有些人举着“ThePyramid。fGeezers(怪物金字塔,酒店原名译成中文是“吉萨金字塔”)”的牌子。

  “棺材都在哪儿?”我问Cataliades先生。

  “它们会从一个地下室通道运进来。”他说。

  酒店门边有一个金属探测器。当J。hanGlassp。rt掏空荷包接受检查的时候,我在尽力控制自己不要窥视。他刚才通过的时候,金属探测器发出了震天响的声音。“棺材也要经过金属探测器的检查吗?”我问。

  “不。我们的vampire睡的是木棺材,而他们戴的配件是金属的,但是你总不能把vampire叫起来检查他们的荷包吧,那样做可没啥道理。”Cataliades先生回答,第一次听起来不那么耐烦。“再说了,有些vampire睡的是现代金属棺材。”

  “街那边的游行者,”我说“他们有点吓到我了。他们有可能会偷偷潜到这里来哦。”

  Cataliades先生笑了,真是一个恐怖的景象。“没人能潜进来的,S…kie小姐。这里的保安有些你是看不到的。”

  Cataliades在帮我们办入住手续,我站在他旁边,转过身张望其他人。他们全都衣冠楚楚,而且在相互交谈。在谈论我们。看着其他人的目光,我立即感到紧张起来,而从其中少数活人脑子里听到的嗡嗡作响的思绪更是让我焦虑。我们的女王是全美国最有权势的vampire统治者之一,而我们是她的人类随行人员。现在女王不仅在经济上受到了损失,还要因谋杀丈夫而受审。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其他随从会对我们这么感兴趣了——我发现我们确实有趣——但是这种兴趣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前台工作人员速度很慢地在查我们的预约订单,好像故意要把我们尽可能长时间地晾在大厅里展览一样。Cataliades先生用他惯常的礼仪和他打交道,但十分钟之后连Cataliades也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和前台保持了一段距离,但是我能看出来那个工作人员——四十几岁,瘾君子,有三个小孩——是故意在和我们找茬来自娱。我站近了一步,伸出一只手,放在Cataliades的袖子上,表示我想加入他们的谈话。他停了下来,转过脸来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你把钥匙给我们,告诉我们我们的vampire在哪里,否则我就告诉你老板说你就是那个在eBAY上偷卖Pyramid。fGizeh东西的人。如果你敢贿赂女仆去偷女王的内的话,我就让你尝尝Diantha的厉害。”Diantha刚从饮水机处回来,她非常配合地展示出一个致命的笑容,出了她那又尖又锋利的牙齿。

  那个工作人员瞬间脸色苍白,然后又变得脸通红。“好的,女士。”他结结巴巴地说,我很好奇他会不会怕得子了。我才不在乎呢。

  不久我们就拿到了所有的钥匙,还有一个“我们的”vampire停放处的列表,门房在把我们的行李提到那些整齐的小推车上。这倒提醒了我什么事。

  “Barry”我在脑子里说“你在这儿吗?”

  “Yeah”一个声音说到,远远不是我第一次听到的那个支吾的声音了。“你是S…kieStackh。use?”

  “是我,我们正在办理入住手续。我在1538,你呢?”

  “我在1576。你还好吗?”

  “蛮好的。但是L。uisiana又是飓风又是审判。我猜你已经知道这些事了?”

  “Yeah。你可是见了不少动作场面啊。”

  “可以那么说”我告诉他,很想知道此时自己的笑脸有没有一并传递给他。

  “清晰接收到。”

  现在我开始有点明白其他人在面对我时有啥感觉了。

  “待会儿见”我告诉Barry。“Hey,你真正的姓是什么?”

  “我本名BarryH。r。witz。现在我就叫自己门房Barry。这就是我登记的名字,如果你忘了我的房间号,可以用这个名字查找。”

  “。kay。很期待见你。”

  “我也一样。”

  然后我和Barry都将注意力转到其他东西上去了,那种心对心交流时伴随的奇怪叮感消失了。

  Barry是我遇到过的唯一一个除我之外的心电感应人。

  Cataliades发现人类——好吧,应该是非vampire的生物——都被安排两两合住一个房间了。一些vampire也和他人合住。他对自己要和Diantha住一间房这个事实并不怎么高兴,但是刚才那个工作人员说了,酒店现在已经人为患。他也许对其他很多事情撒了谎,但是至少在这一点上还是诚实的。

  我要和Gervaise的情妇合住一间房。在我将门卡进房门的时候,我在想她会不会正在房间里呢。她确实在。我本来还想象着她是那种在Fangtasia里能看到的fangbanger,但是CarlaDa女ers完全是另外一种生物。

  “Hey,girl!”我进门的时候她说“他们把你的行李拿进来的时候,我就想你马上也要到了。我是Carla,Gerry的女朋友。”

  “很高兴见到你。”我说,和她握握手。Carla是那种舞会王后型的女人。也许她并不是真正的舞会女王,或者也不是返校节王后,但是她肯定是那之类的人。Carla有一头棕色的留到下巴长度的头发,大大的棕色眼睛,牙齿又白又整齐,简直可以为她的牙医做活广告了。她的部很丰,耳朵上有耳,还有脐环。她后背靠下的地方有纹身,一个V字型的图案,上面有某种黑色藤蔓植物绕在一起,中间还有两朵带绿叶的玫瑰花。这些东西我都一览无余,因为Carla现在没穿衣服,而且她也根本没觉得自己着有什么不妥。

  “你和Gervaise在一起很久了吗?”我问道,借以掩盖自己有多么不自在。

  “我看看,我是7个月之前遇到Gerry的。他说我自己住一个房间会好一些,因为他要在他的房间里谈一些公事,你知道吗?还有,既然到这里了,我就要去sh。pping——购物疗法!大城市百货店!我还想有个地方放我的购物袋呢,这样他就不会问我花了多少钱了。”她向我眨眨眼睛。

  “。kay,”我说“听起来很不错。”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不过Carla的计划不关我什么事。我的行李箱现在正放在一个柜子上,所以我打开它,开始把东西拿出来,同时也注意到我的装着好裙子的挂包已经放在衣橱里了。Carla正正好好在衣橱和抽屉里给我留了一半的空间,真不错。可她比我多带了20倍的衣物呢,这就让她更加非凡了。

  “你是谁的女朋友啊?”Carla问。她正在修脚指甲。当她弯起一条腿的时候,头顶上的灯光照得她两腿间的某个东西像金属般闪光。我觉得非常尴尬,连忙转过身去将我的晚礼服挂在衣架上。

  “我在和Quinn约会。”我说。

  我从自己的肩部上方往外瞥了一眼,尽量让自己的目光放高一点。

  Carla没有任何反应。

  “那个weretiger,”我说“他负责安排这里的仪式。”

  她看起来稍微有点反应了。

  “大家伙,光头。”我说。

  她的脸亮了起来。“。h,yeah,我今天早上看到他了。我在办入住手续的时候,他正在餐厅吃早餐呢。”

  “这里有餐厅?”

  “Yeah,sure。当然它比较小啦。你可以叫送餐服务呢。”

  “你知道,vampire酒店里通常都是没有餐厅的。”我说,仅仅是没话找话。我在AmericanVampire上面读到过一篇这样的文章。

  “。h,好吧,那可没有一点道理。”Carla完一只脚,继续开始修另外一只。

  “从vampire的角度来看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Carla皱了皱眉头“我知道他们不吃东西。但是人类可是要吃的。而且这是一个人类的世界,对吧?这就像你要移民来美国却不学英语一样。”

  我转过身,看着Carla的脸,确保她是认真的。是的,她是认真的。

  “Carla。”我说,然后停住了。我并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怎样才能让Carla明白,一个400岁的vamp才不会在乎一个20岁的人类要吃什么呢。但是这个女孩在等我把话说完。“Well,这里有个餐厅真好。”我弱弱地说。

  她点点头。“Yeah,因为我早上一定要喝咖啡,”她说“没有它我可活动不起来。当然了,如果你在和一个vamp约会的话,你的早晨一般就是从下午三四点开始的。”她笑了。

  “不错。”我说。我好了衣服,走到窗户边向外望。窗上的玻璃着太重,很难清楚看到外面景物的样子,但是或多或少还是能看到一些的。这一边的房间并不能看到Michigan湖,真可惜,但是我很好奇地看着酒店西边的那些建筑。我并不是很经常看到城市,而且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北方城市是什么样子。天空很快变暗,十分钟之后,我就实在看不到什么了。Vampire很快就会醒来,我的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了。

  虽然Carla不时和我聊几句,但是她并没有问我到峰会来是干什么的。她可能就假设我是以花瓶身份出现的吧。现在来看,这样也不错。她迟早就会知道我的特别能力,然后每次在我身边的时侯就会特别焦虑。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她似乎有点太过放松了。

  Carla正在穿衣服(感谢上帝),她的穿衣风格在我看来就是“上等女”她穿着一件闪闪发光的绿色宴会短裙,上半身几乎没什么衣料,一双非常挑逗的鞋子,和一条差不多透明的丁字。好吧,她穿上了自己的“工作服”我也穿着我的。我并不是很喜欢自己对别人这么评头论足,或许我是有点嫉妒她,因为我自己的工作服非常保守。

  今晚,我选了一条棕色的蕾丝手绢裙。我戴上自己大大的金色耳环,穿上棕色的高跟鞋,涂了一点口红,然后好好梳了一下头发。我把门口进小小的晚礼服包里,走到前台,查明了女王住在哪间套房里,因为Cataliades先生告诉过我要去那里。

  一路上我真希望能碰到Quinn,但他还影儿也没见。我突然有了个室友,Quinn又这么忙,这次峰会可能不会像我所期待的那么有趣。

  前台那个职员看到我过来的时候脸色又变得惨白了,然后他环顾四周想知道Diantha是不是和我在一起。他用颤抖的双手在一张信纸上写下女王的房间号,我则四处张望。

  在几个非常明显的地方装着监控摄像头,直直对着前门和登记台。我想我在电梯里也能看到一个这样的摄像头。还有一些普通的武装保卫——我是指,以一个vampire酒店的衡量标准来说的“普通”任何一家vampire酒店的最大卖点都是客人的安全和隐私感。不然的话,vampire还不如住到普通酒店的vampire特制房间里,那里还要便宜很多。(就连M。tel6在每个分店都有一间vampire房。)当我想到外面的抗议者时,我真的是希望Pyramid这里的保安系统能好到爆。

  在穿过大厅走向主电梯的时候,我向另一个人类女点了点头。楼层越高,房间越高级,我猜,因为楼层越高每层的房间数就越少。女王住在14层的一间套房里,她很久之前就预订了,在卡特里娜飓风之前——也许那时她丈夫都还活着呢。她住的这一层只有8扇门,我不用看门牌号就知道哪一间是S。phie-Anne的。Sigebert正站在门外呢。Sigebert非常魁梧,他已经为女王做了几百年的保安,就像Andre一样。没有了他的兄弟Wybert,这个古老的vampire看起来非常孤独。除此之外,他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个安格鲁萨克逊勇士——大胡子,野猪般的体格,门牙掉了一两颗。

  Sigebert朝着我咧嘴笑了,恐怖。“S…kie小姐。”他问候般地说。

  “Sigebert。”我说,小心翼翼地发音。

  “See-yabairt。”

  “你还好吗?”我想要表达自己的同情,同时又不要太过伤感。

  “我的兄弟,他是作为一个英雄死去的,”Sigebert骄傲地说“在战斗中。”

  我想说“你们在一起1000年了,你现在一定非常想念他。”然后我突然发现这样太像记者在问候失去孩子的家长了“你感觉如何?”

  “他是一个伟大的战士。”我说,这正是Sigebert想听的话。他拍了拍我的肩,差点把我拍到地板上去了。然后他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好像在全神贯注地听一个通知。

  我怀疑是女王在通过心电感应和她的“孩子们”说话,当Sigebert一言不发为我打开门时,我就知道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我很高兴她没有跟我说话。能和Barry交流还是蛮有趣的,但是如果我们总是粘在一起的话,也很快就会腻掉。再说了,S。phie-Anne可是可怕多了。

  女王的套房非常华美。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间。地毯就像羊皮一样厚,而且还是白色的。家具都是金色和深蓝色的。房间里的墙是不透光的斜玻璃。我必须要说,这一墙的暗影让我很不安。

  在这片华丽之中,S。phie-Anne弯坐在沙发上。女王非常娇小又极度苍白,闪亮的棕色头发挽成了一个髻,她穿着一条带黑色镶边的深红色丝绸裙,黑色的鳄鱼皮高跟鞋。她的黄金珠宝看上去很厚重,但是式样却非常简单。

  如果S。phie-Anne穿一身GStefaniL。A。M。B的行头的话,会更衬她的面相年龄。她作为人类死去的时候可能只有15或16岁。在她那个时代,那个年龄已经算是一个成女人或者母亲了。然而在我们这个时代,那个年龄的还只是一个年轻的购物狂而已。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她的衣服对她来说太老气了,但是只有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告诉她这个。S。phie-Anne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青少年,而第二危险的人也在为她效劳呢。和通常一样,Andre正站在S。phie-Anne身后。当他仔细将我打量一番之后,我身后的门关上了,他坐在了S。phie-Anne身边,我猜这可能算是某种信号,说明我也是他们这个俱乐部的一员。Andre和他的女王都在喝TrueBl…d,他们看起来似乎有点血了——几乎就像人类一样。

  “你的住宿如何?”S。phie-Anne客气地问。

  “很好。我和Gervaise的女朋友住同一间。”我说。

  “和Carla?为什么?”她扬起眉毛,就像晴天里的深鸟一样。

  “酒店里客人太多。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猜她反正大部分时间都会和Gervaise待在一起的。”我说。

  S。phie-Anne说“你觉得J。han怎样?”

  我觉得自己的脸变得僵硬了“我觉得他应该待在监狱里。”

  “但是他会让我免除待在监狱的危险。”

  我尽力想象一个vampire监狱会是怎样的,然后我放弃了。我无法给她关于J。han的正面回应,于是我仅仅是点了点头。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从他那里听到了什么。”

  “他非常紧张和矛盾。”

  “解释。”

  “他很着急。他很害怕。他在为应该效忠于谁而煎熬。他只想活着回去。他只关心他自己。”

  “那他和其他人类又有什么两样呢?”Andre评论道。

  S。phie-Anne一边嘴角动了动作为回应。那个Andre,真是一个滑稽演员。

  “大部分的人类不会去刺杀一个女人,”我尽量平静地说“大部分的人类不会从中感受到任何乐趣。”

  S。phie-Anne对于J。hanGlassp。rt造成的暴力死亡并非完全无动于衷,但是很自然的,她只是更关心她自己的法律纠纷而已。至少,那是我对她的理解,和vampire在一起,我只能通过微妙的身体语言,而不是他们脑子里想的话,来理解他们。“他将为我辩护,我会付钱给他,然后他就好自为之了,”她说“那时候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她明明白白地看了我一眼…kay,S。phie-Anne,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

  “他有好好问你问题吗?你觉得他有尽职地工作吗?”她问,回到重要问题上来了。

  “是的,女士,”我迅速说“他看起来确实很有能力。”

  “那么他就值了。”

  我没有让自己翻白眼。

  “Cataliades向你解释了会议上要做的事了吗?”

  “是的。”

  “很好。除了你要在审判上作证之外,我还需要你陪我参加所有有人类参加的会议。”

  这就是她花大价钱请我来的原因。

  “Ah,你有会议程安排吗?”我问“如果我知道你什么时候需要我的话,我就可以提前做好准备。”

  在她回答之前,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Andre起身应门,他的动作非常平稳畅,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有猫的基因。他一手握着剑。就在Andre到达门边时,门开了一点点,然后我听到了Sigebert低低的声音。

  他们交谈了几句,门开得更大了,Andre说“我的夫人,是Texas国王。”他的声音里有一丝高兴的惊喜之情,但这已经相当于Andre在地毯上做侧空翻了。这次拜访是为了表示对S。phie-Anne的支持,其他的vampire都留意到了。

  StanDavis进门来,后面跟着一群vamp和人类。

  Stan是讨厌鬼中的讨厌鬼。他是那种你一看到他就想伸手去拿防身武器的人。你可以从他的头发上看到梳理过的印子,他的眼镜又重又厚,可真是画蛇添足。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视力和听力不超凡的vampire。Stan穿着一件印着Sears商标的免熨白衬衣,一条卡其,和一双棕色无跟软皮鞋。H…,b。y。我之前遇见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治安官,现在却已经是个国王了,看来他的低调路线走得不错啊。

  在Stan身后的是他的武装警官J。sephVelasquez。一个矮矮结实的留着平头的西班牙人,J。seph似乎从来也没出过笑容。他旁边是一个叫做Rachel的红发女vamp;我同样也记得她,我在Dallas曾经见过她。Rachel非常凶猛,她一点也不喜欢和人类合作。跟在这两位后面的是门房Barry,穿着名牌牛仔和暗灰褐色的丝质T恤,脖子上戴着一条金链子,看起来很不错。自从上次见他之后,Barry就以一种几乎算得上吓人的速度成起来了。我第一次在Dallas的SilentSh。re酒店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英俊的笨笨的男孩,也许只有19岁。而现在,Barry指甲修得整整齐齐的,剪了个不错的发型,还有一双仿佛在鲨鱼池中游过泳的人才有的警觉眼睛。

  我们相互笑了,Barry说“真高兴见到你。你看起来很美,S…kie。”

  “谢谢,你看起来也很不错,Barry。”

  Andre正在得体地问候其他vampire,这里的问候可不包括握手。“Stan,我们非常高兴能见到你。你都带了谁过来?”

  Stan绅士地弯亲吻S。phie-Anne的手。“最美的女王,”他说“这个vampire是我的第二个(第二个什么?不懂),J。sephVelasquez。这个vampire是我的nestsister,Rachel。这个人类是会读心术的门房Barry。我还要感谢你,是你间接让我得到了他呢。”

  S。phie-Anne笑了。她说“当然了,在权限范围之类,我总是非常乐意帮忙的,Stan。”她做手势让他坐在她对面。Rachel和J。seph坐在他两边的沙发上。“能在我的房间里见到你实在太好了。我还担心自己没有任何访客呢。”

  (潜台词就是“自从我被控告谋杀亲夫和遭受经济重创之后,就没多少人来拜访我了。”)

  “我深表同情,”Stan用一种完全没有语调的声音说“你的国家所遭受的损失是巨大的。如果我们能帮助我知道我的州里的人类在帮助你的州里的,只有vampire也这样做才是对的。”

  “非常感谢你的好意。”她说。S。phie-Anne的骄傲被刺伤了。她得尽全力把刚才的笑容重新贴回脸上。“我相信你认识Andre,”她继续说“Andre,你现在认识J。seph了。我猜你们全都认识我们的S…kie。”

  电话响了,我坐得离它最近,所以我就接了。

  “你是L。uisiana女王一行的一员吗?”电话那边一个暴的声音说。

  “是的。”

  “你们需要找个人下来认领一件行李。我们认不清它的标签。”

  “。h。kay。”

  “越快越好。”

  “好的。”

  他挂掉了电话…kay,那还真有点唐突。

  女王在等我告诉她来电者是谁,我说了,她看起来同样疑惑了那么一秒。“待会儿吧。”她说。

  与此同时,Texas国王的眼睛就像雷光一样锁定了我。我低头向他示意,希望自己的回应是正确的。在女王开始接待客人之前,我很愿意花点时间和Andre学习种种外礼节,但是说实话,我又不觉得有很多东西需要学,特别是在一个像StanDavis般有权势的家伙面前。

  我感觉到Barry在脑子里对我说话。“她是一个好b。ss吗?”Barry问。

  “我只是偶尔来帮帮忙”我说“我有自己的工作要做。”

  Barry惊讶地看着我。“你在开玩笑吧?如果在。hi。或Illin。is那样富裕的州,你是可以大捞一笔的。”

  我耸耸肩。“我喜欢现在住的地方”我说。

  然后我们都意识到其他vampire在观察我们俩的无声交谈。我们的脸在变换表情,我猜,就像普通谈话中的一样…。除了我们的谈话是无声的这一点之外。

  “很抱歉,”我说“我不想显得无礼。我只是不怎么经常见到像我一样的人,所以和其他会读心术的人说话就好像吃大餐一样。请原谅,女士,先生。”

  “我几乎能听到它,”S。phie-Anne很惊讶。“Stan,他很有用吧?”S。phie-Anne能通过心电感应和她自己的孩子们说话,但这种能力在vampire中就和在人类中一样罕见吧。

  “非常有用,”Stan说“S…kie让我注意到Barry的那一天对我来说可是幸运啊。他知道人类什么在说谎,他也知道他们的居心何在。这种见真是美妙。”

  我看着Barry,想知道他是不是曾经把自己看作是人类种族的叛徒,还是仅仅是一个足市场需求的小贩而已?他遇上了我的目光,脸僵硬了。肯定的,他对于自己服务于vampire,要把人类的秘密透给雇主是有过心理斗争的。我自己不时就挣扎于那种矛盾之中。

  “Hmmm。S…kie只是偶尔为我工作。”S。phie-Anne盯着我,如果要我形容一下她的表情,那我会说她在做沉思状。而Andre在他的那副淡粉的少年皮囊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我要小心了。他可不仅仅是在沉思,而且是饶有兴致的。

  “Bill把她带到了Dallas。”Stan说,并不像是问问题。

  “他那时还是她的保护者。”S。phie-Anne说。一片短暂的沉默。Barry怀希望地向我暗送了一个秋波,我给了他一个“做梦吧”的表情。实际上,此刻我很想拥抱他。

  “你们真的需要Barry和我在这里吗,既然我们俩是唯一的人类,我们坐在这里相互读彼此的思想也许不是那么有价值吧?”

  J。sephVelasquez居然真的笑了一下。

  沉默片刻之后,S。phie-Anne点点头,然后Stan点点头。S。phie女王和Stan国王,我纠正自己。Barry老练地鞠了一躬,我真想伸出舌头鄙视一下他。我似乎跳了一下,然后退出了房间。Sigebert带着问询的目光看着我们。“女王不需要你了?”他问。

  “现在不需要。”我说。我拍了拍Andre刚刚递给我的寻呼机“如果她需要我的话,寻呼机会震动的。”

  Sigebert不信任地看了一眼这个装置。“我想如果你待在这样的话会更好。”他说。

  “女王说我可以离开。”我告诉他。

  然后我就走了,Barry跟在我后面。我们坐上电梯直接下到了大厅,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没人能偷偷靠近来听我们的谈话。

  我从来没有试过完全在脑子里和某人交流,Barry也没有,所以我们玩了一会儿这个。我一边尽力将其他人的思想屏蔽出去,一边听Barry讲他的故事;然后我们开始听其他人的思想。

  我们在谁是这间屋子里最好的“广播员”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认识,那是因为我们的“听力”是一样的。他指了指某人(这个人是我的室友Carla),然后我们同时听她的想法,评分等级从1到5,5代表最大声、最清晰的播报。Carla得到一个3。在这个共识达成之后,我们开始为其他人评级,然后发现我们的判断非常一致…kay,这还蛮有趣的。

  我们试试通过接触来读心,我建议。

  Barry甚至都没有坏坏地向我瞟一眼。他也很喜欢这个主意。反正都无事可做,他拉起我的手,我们两人面对着相反的方向。

  飘进耳的声音如此清晰,就像和这间屋子里的每个人进行了一场全分贝的谈话,而且所有谈话都是同时发生的。就如同将DVD的音量调大,让其高音部和低音部完美结合。这种经历是令人兴奋而又害怕的。虽然我并没有面朝前台,但是却清清楚楚听到一个女人在问L。uisianavamp到了没有。我在前台那个工作人员的脑子里看到了我自己的形象,他对能报复我而感到非常高兴。

  麻烦来了,Barry警告我。

  我转过身去,看到一个vampire脸上挂着并不令人愉快的表情向我走来。她有一双淡褐色的眼睛,一头直直的浅棕色头发,而且她非常瘦。

  “终于看到了L。uisiana一行的成员了。其他人都躲起来了吗难道?告诉你那个狗娘养的婊子女主子,我会将她见不得人的事公之于众!她谋杀了我的国王,她是躲不掉的!我会看着她被上木桩,在酒店的楼顶上见太阳!”

  很不幸地,我直接口而出“把你的这场戏留给你妈吧,”我告诉她,就像跟一个11岁的小孩说话一样“顺便问一下,你TMD又是谁?”

  当然了,这位肯定就是JenniferCater了。我本来还想告诉她,她的国王的人品真是次,但我还是想让自己的头继续挂在脖子上的,而且这个小女子也不是个好惹的货

  她瞪人的眼神真是有杀伤力。

  “我会把你的血喝干的。”她严酷地说。此时,我们已经引起周围很多人的注意力了。

  “…,”我说,已经被气炸了“我好怕怕啊。想必法庭会很喜欢听你那样说话吧?如果我说错了你就尽管指出来,vampire可是被止。h,是的——被法律止以死威胁人类的,或者难道我信息有误了?”

  “好像我TM很在乎人类的法律一样。”JenniferCater说,但是当她意识到整个大厅(包括很多人类,或许还有一些vampire,他们可是很想看到她作出出格举动的呀)都在听我们谈话的时候,她眼睛里的怒火开始熄灭了。

  “S。phie-AnneLeclerq会被我们的法律审判,”Jennifer说,以此作为临别一击“而且她会被判有罪。我会执掌Arkansas,我会让它更加伟大。”

  “那可是第一次。”我辩护地说。我们双方都知道,Arkansas,L。uisiana和Mississippi是哆哆嗦嗦挤在一起的三个穷州。我们都对彼此很感激,因为几乎在美国的每一个排名中,我们可以轮排在最差的一名,而不用独守宝座:比如贫困程度,青少年怀孕率,癌症死亡率,文盲率我们差不多就是轮坐庄。

  Jennifer走了,并没有想再回来给我一击。她很坚决,而且充恶意,但我认为S。phie-Anne无论何时都能轻取Jennifer。如果要赌一个的话,我会把钱在那匹法国赛马上。

  Barry和我彼此耸了耸肩。曲结束。我们又手拉手了。

  更多的麻烦来了,Barry说,听起来很认命的感觉。

  我让自己的脑子跟着他走。我听到一个weretiger匆匆忙忙朝我们这边走来。

  我放下Barry的手,转身,我的手已经伸出来了,整张脸洋溢着笑容。“Quinn!”我说,他疑惑了片刻,然后把我抱了起来。

  我用尽了全力拥抱他,他也用力地回抱了我,得我的肋骨都发出了咯吱的声音。然后他吻了我,我用上了全部的克制力才让这个吻没有超出社会规范的界限。

  当我们终于分开来时,我意识到Barry很别扭地站在几英尺之外,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Quinn,这是门房Barry,”我说,尽力不让自己感觉尴尬“他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另外的心电感应人。他为Texas国王StanDavis工作。”

  Quinn向Barry伸出一只手,我现在才意识到Barry感到尴尬的原因。我们刚才的表现似乎太奔放了点。我觉得脸红了。现在最好假装我没有注意到。但是我能感觉到自己嘴角的一抹微笑,Barry看上去更像是被逗乐了,而不是在生气。

  “很高兴认识你,Barry。”Quinn说。

  “你负责管理仪式安排?”Barry问。

  “Yep,我就是那个人。”

  “我听说过你,”Barry说“那个伟大的斗士。你在vamp中的名气可不小啊,伙计。”

  我抬起头。我都没有听说过这回事。“伟大的斗士?”我说。

  “待会儿再慢慢跟你解释。”Quinn说,他的嘴部线条僵硬了。

  Barry看了看我,又看了看Quinn。他自己的脸也变僵硬了,看到Barry这么强硬,我很吃惊。“他还没有告诉过你?”他问,然后立即就从我脑子读到了答案。“Hey,伙计,那样做可不对,”他对Quinn说“她应该知道的。”

  Quinn几乎大吼了“我很快就会告诉她的。”

  “很快?”Quinn的思想里充了混乱和暴力“现在如何?”

  然而在那一刻,大厅里一个女人向我们大步走过来。我见识过一些很厉害的女人,但她绝对是我所见过的最让人害怕的女人。她可能有5尺8寸高,一头墨黑色的卷发,胳膊下夹着一个头盔,很配她的盔甲。她的盔甲,全黑没有光泽,很像一身做工考究的球街球手的装束:一个护,一副护腿,一副护胫,厚厚的皮制护手捆着前臂。她还穿着很重的靴子,她拿着一把剑,一把,剑套里还装着一把十字弓。

  我只能目瞪口呆了。

  “你就是Quinn?”她问,到离我们一码的距离外停下来了。她说话口音很重,我认不出她的口音来自哪里。

  “我就是。”Quinn说。我注意到Quinn似乎并不像我一样对这个致命生物的出现感到惊讶。

  “我是Batanya。你负责特殊仪式,那是否包括安保?我希望能和你讨论一下我的顾客的特殊需求。”

  “我还以为安保是你负责的工作。”Quinn说。

  Batanya笑了,那个笑容能直接让你的血冷掉。“。h,yes,那是我的工作。但是保卫他会更容易一点,如果——”

  “我不负责安保,”他说“我只负责仪式和程。”

  “好吧,”她说,她的口音让这个非正式用语变得很严肃“那么谁能和我谈?”

  “一个叫T。ddD。nati的家伙。他的办公室在前台后面的职员区。这里的工作人员可以带你去。”

  “不好意思。”我说。?

  “什么事?”她从像箭般直的鼻梁上方向下看着我。但是她看起来并不充敌意或傲慢自大,她只是很担忧的样子。

  “我是S…kieStackh。use,”我说“你为谁工作呢,Batanya小姐?”

  “Kentucky国王,”她说。“他花了大价钱把我们带到这儿。所以如果我没有办法让他避免被杀害的下场,那就太可惜了。”

  “你是什么意思?”我非常的震惊和惶恐。

  这位保镖看上去是很想给我们点情报的样子,但是我们的谈话被人打断了。

  “Batanya!”一位年轻的vampire从大厅那边匆匆跑过来。站在这个令人敬畏的女人身边时,他的平头和全黑的哥特装束看上去就越发轻佻了。“主人说他需要你在身旁。”

  “我就来,”Batanya说“我知道自己的职责。但是酒店为我的工作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我要对此抗议。”

  “你自己抱怨吧。”那个年轻简洁地说。

  Batanya给了他一瞟,没人会希望得到这样的一瞟。然后她向我们一一鞠躬。“Stack-h。use小姐。”她说,伸出手来和我握手。以前我还从来不知道连手也可以是肌发达的。“Quinn先生。”Quinn也和她握了手,她只向Barry点了点头,因为他并没有做自我介绍。“我会打电话给那位T。ddD。nati。很抱歉让你们听了这么多,这些事情并不是你们的责任。”

  “W。w。”我说,看着Batanya大步走开。她穿的子像体皮革一样,随着她的一举一动,你可以看到两边部的收缩和放松。这还真像一堂解剖课。她连部上都是肌

  “她来自哪个星系?”Barry问,声音听起来很茫然。

  Quinn说“不是‘星系’。而是‘空间’。她是一个Britlingen。”

  我们都等着他解释。

  “她是一位保镖,一位超级保镖,”他解释道“Britlingen是最好的。你得相当有钱才能雇一名巫师,让他带一个Britlingen过来,而且巫师还要与他们的工会协商相关条款。工作完成之后,巫师必须要把他们送回去。你可不能把他们留在这儿。他们的法律不一定。非常非常不一样。”

  “你是说Kentucky国王付了大把银子把那个女人带到这个这个‘空间’?”过去两年里我已经听过了很多难以置信的事,但这件事算是最无敌的了。

  “这是一种非常极端的行为。我很想知道他在害怕什么。Kentucky并不是一个很富裕的州。”

  “也许他押对了马,”我说,因为我都还要烦心自己的事“我需要和你谈谈。”

  “Babe,我要回去工作了。”Quinn带着歉意说。他向Barry很不友好地看了一眼。“我知道我们需要谈谈。但是我必须要为审判的陪审员列座,而且我还要准备一场婚礼。Indiana国王和Mississippi国王之间的协议已经达成,他们想趁大家都在的时候把事情给一锤定音。”

  “Russell要结婚了?”我笑了。我很好奇,他到底会是新娘还是新郎,或者两者都是一点点。

  “Yeah,但是还没有通知大家。他们今晚会宣布这个消息。”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谈呢?”

  “今天vamp上之后,我到你房间去。你住在哪儿?”

  “我有一个室友。”我还是给了他我的房间号。

  “如果她在场的话,那我们就另外挑个地方,”他说,盯着自己的表“听着,不要担心;一切都会顺利的。”

  我很想知道自己需要担心什么。我想知道其他“空间”都在哪儿,还有从那里带保镖过来会有多难。我想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大费周章。并非那个Batanya看起来没有效率,只是Kentucky诉诸这种极端手段,这必定意味着他极端恐惧。谁在打他的主意呢?

  部感受到了震动,我意识到自己是在被召唤回女王的套房。Barry的传呼机也震动了。我们面面相觑。

  “回去工作了”他说。我们向电梯走去“如果我在你和Quinn之间造成了什么麻烦,我很抱歉。”

  “你言不由衷。”

  他盯着我,看起来很羞愧的样子。“我猜我确实是言不由衷。我对我俩有幻想,而Quinn破灭了它。”

  “Ahah。”

  “别担心——你不需要找话来说。它只是一个幻想而已。如果我真的和你在一起了,我还要让自己适应适应呢。”

  “Ah。”

  “但是我不应该因为自己失望了,就表现得像个混蛋。”

  “Ah。kay。我相信Quinn和我之间不会有事的。”

  “那么,我还是可以保有自己的幻想了?”

  我用力点点头。

  “好吧,至少还有它。”

  我对着他笑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幻想”我对他说。“我的幻想就是找出Kentucky是从哪儿到那笔钱的,以及他是请了哪个巫师去把那个女人带过来的。她难道不是你见过的最可怕的东西吗?”

  “不是”Barry回答道,我很吃惊。“我所见过的最可怕的东西好吧,不是Batanya。”然后他关闭了我俩大脑之间的通信门,而且还扔掉了钥匙。Sigebert为我们打开女王套房的门,我们又回来工作了。

  Barry和他的一队离开之后,我差不多把手举到了空中,好让女王知道我有些事情要说,如果她想听的话。她和Andre一直在讨论Stan此次前来拜访的动机,两人以同样的姿势停了下来。这真是太奇怪了。他们的头都以同样的角度扬着,在加上他们极端的苍白和静止,就好像大理石雕刻的艺术作品一样:休息中的Nymph和Satyr,或者那一类的东西。

  “你们知道Britlingen是什么吗?”我问,在这个生词上结巴了。女王点头。Andre在等我说话。

  “我刚刚看到了一个。”我说,女王的头猛然动了一下。

  “谁花了这么大的价钱雇了个Britlingen?”Andre问。

  我将整个故事都告诉给了他们。

  女王看起来——好吧,很难说她看起来怎样。也许有一点担忧,也许是很感兴趣,因为我在大厅收集了这么多的消息。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个人类佣人会这么有用,”她对Andre说“其他人类在她周围说话肆无忌惮,甚至连Britlingen都畅所言。”

  如果Andre脸上有啥表情的话,那他也许有那么一丁点嫉妒之情。

  “另一方面来说,我对所听到的事情都无能为力,”我说“我只能告诉你们我听到了什么,而且这些东西都不能算是机密信息。”

  “Kentucky是从哪儿到钱的?”Andre问。

  女王摇了摇头,好像在说她不知道而且也不怎么在乎。“你见到JenniferCater了吗?”她问我。

  “是的,夫人。”

  “她说什么了?”Andre问。

  “她说她会喝干我的血,而且她要看着你被上木桩,晾在酒店房顶上见太阳。”

  有那么一刻,大家完全沉默了。

  然后S。phie-Anne说“愚蠢的Jennifer。Chester过去常说的那个短语是什么来着?她太不自量力了。怎么?我在想,她是否会接受我派出的信使呢?”

  她和Andre定定地看着彼此,我想他们是在进行心电感应。

  “我猜她就住在Arkansas预订的套房了?”女王对Andre说,他拿起室内电话,打到前台。这并非是我第一次听到一州的国王或女王被指称为这个州本身的名字,然而无论你的婚姻是以怎样一种暴力方式终止的,用这种方式来称呼你的前夫,这似乎还是很不近人情。

  “是的。”挂掉电话之后他说。

  “也许我们应该去拜访拜访她。”女王说。她和Andre又开始进行他俩的无声交谈了。可能就像观看Barry和我交谈一样,我想。“她会接待我们的,我敢肯定。她会想私下跟我谈谈的。”女王拿起电话,但是这不像是她每天都会做的事情。她还用自己的手指拨了电话号码呢。

  “Jennifer。”她人地说。对方冒出一大串的话,我只听到了一点点。Jennifer听起来并不比她今天在大厅时更高兴。

  “Jennifer,我们需要谈谈。”女王的声音听起来更加人和严肃了。电话另一端安静了。“讨论或协商的大门并没有关闭,Jennifer。”S。phie-Anne说“至少,我这边的门没有。你的呢?”

  Jennifer再次说话了。“好的,很好,Jennifer。我们一两分钟之后就下去。”女王挂掉了电话,沉默着站了很长的时间。

  在我看来,在JenniferCater控告S。phie-Anne谋杀PeterThreadgill之际去拜访她,是个坏主意。但是Andre赞同地向S。phie-Anne点点头。

  在S。phie-Anne和她的大敌通过话之后,我还以为我们随时都要下楼去Arkansas的房间呢。但是也许女王并没有她在电话里听起来那样有信心。S。phie-Anne并没有马上动身去和JenniferCater摊牌,她等了很长时间。她额外打扮了一下,换了双鞋,转身去找房间钥匙,这之类的事。然后她接了个电话,是关于她一行中的人类可以使用哪些公费支付的客房服务。所以我们离开房间的时候已经是15分钟之后了。Sigebert从楼梯门出来,和Andre站在一起等待电梯。

  Jennifer和她的人马在第七楼。JenniferCater的房门外没有任何人守卫:我猜她并没有自己的保镖。Andre敲了敲门,S。phie-Anne期待地站得直直。Sigebert往后退了一步,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微笑。我尽力使自己不要畏缩。

  门一甩而开。套房内部很暗。

  房内传出一股味道,没人会误认这种味道。

  “Well。”L。uisiana女王简略地说。

  “Jennifer死了。”  Www.AguxSW.cOM
上一章   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   下一章 ( → )
绝对死亡(真死亡就像门钉死亡降临世界亡者俱乐部(达拉斯惊魂(深夜复活(真吸血鬼日记5吸血鬼日记4吸血鬼日记3吸血鬼日记2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Charlaine Harris创作的小说《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九章好看阅读,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