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Charlaine Harris的灵异小说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少年的爱 端庄娇妻 短信时代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错位情缘 关照母亲 新婚泛爱 嫣红回忆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  作者:Charlaine Harris 书号:41781  时间:2018/9/22  字数:28624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去看看。”女王对我说。

  “什么?但是你们全都比我强壮啊!而且也没我这么害怕!”

  “我们还是她要控告的那一群人。”Andre指出来。

  “我们的气味不能留在那里面。Sigebert,你必须进去看看。”

  Sigebert滑进黑暗中去了。

  电梯门打开,Batanya走了出来。

  “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她说“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过来拜访,”我说“但是门没关。里面出了什么事。”

  “你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Sigebert正在查,”我解释道“我们都在这儿等着。”

  “让我把我的下手叫来。我不能让Kentucky的门没有守卫。”她转过身对着套房里叫道“Cl。vache!”我猜这个名字是这样拼写的,因为它的音发成了“Kl。h-V。SH。”

  一个像小版Batanya的人出现了——同样的盔甲,但是码子小了很多;更年轻一些,有一头棕色的头发,没那么让人害怕但是还是很令人敬畏。

  “搜索这个地方。”Batanya命令到,Cl。vache不发一言地出剑,滑进房间里,就像一个恐怖的梦一样。

  我们全都等待着,屏息凝视——好吧,至少我是。Vamp没有“息”可“屏”而Batanya看起来一点也不焦虑。她移到了一个可以同时观察到JenniferCater房间和Kentucky国王房间的位置。她的剑已经出鞘了。

  女王的神色几乎是紧张的,也许甚至是兴奋的;也就是说,没有平时那么面无表情了。Sigebert出来了,一言不发地摇着头。

  Cl。vache出现在门口。“全部死了。”她向Batanya报告说。

  Batanya等待着。

  “被斩首了,”Cl。vache进一步说“那个女人ah”——Cl。vache好像在心算什么——“被分成了六份。”

  “这很糟糕,”女王说,而Andre同时说“这很不错。”两人换了一下恼怒的眼神。

  “有人类吗?”我问,尽量把音量低,因为我不想引起他们的注意,但是我非常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没有,全是vampire,”在得到Batanya表示同意的点头示意之后,Cl。vache说,

  “我看到了3个,他们全都在迅速地剥落。”

  “Cl。vache,进去,打电话给那个T。ddD。nati。”Cl。vache安静地走进Kentucky的套房中,打了个电话,让人有一种通电的感觉。5分钟之内,电梯前面的那块地已经挤了各式各样的人。

  一个穿着栗夹克,口袋上印着“安保”的人似乎是负责管事的,那么他必定就是T。ddD。nati了。他是一个从警局提早退休的警察,因为保卫和协助不死一族可以挣大,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喜欢vampire。现在他非常生气,因为峰会还没开始就发生了这种事,让他的工作量大大增加。他得了癌症,我清清楚楚地听到,虽然我无法识别是哪种癌症。D。nati想尽可能多工作几年,这样他走之后,家人的生计就不用愁了。他对这个调查将会带来的压力紧张,以及它将消耗的精力感到很不。但是他顽强地下定决心要干好自己的工作。

  当D。nati的vampire老板,酒店的经理出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认识他。ChristianBaruch几个月之前曾经上过Fang的封面(Fang就相当于vampire中的《人物》杂志)。Baruch生于瑞士。作为人类的时候,他在西欧曾经设计并管理了一些高级酒店。当他告诉一个vampire同行,说他如果被“带过来[br。ught。ver]”(不仅仅是指将他变成vampire,而且还指把他带到美国来),那么他可以为vampire财团经营杰出又获利丰厚的酒店,他很愿意做这两件事。

  现在ChristianBaruch拥有了永生(如果他避免碰到尖尖的木制品的话),而vampire财团也正在大笔大笔赚钱。但是他并非安保人员,也非法律施行专家,而且他也不是警察。当然了,他可以将酒店大装特装,告诉建筑师有多少套房需要小酒吧,但是他现在在这里干嘛?他的人类雇员愠怒地看着Baruch。Baruch穿着一身非常帅的西装,即便是我这样一个没啥眼力的人都觉得如此。我敢肯定那套西装是特别定制的,而且我也很肯定它绝对很昂贵。

  我被人群向后推到了靠墙的位置,这面墙旁边就是Kentucky的房门,我意识到。房门并没有打开。人太多,那两个Britlingen得格外小心保护他们的主人。喧闹太大了。我站在一个穿着安保制服的女人旁边,她的衣服就像前警察的那种,只是她不用再戴着领带了。

  “你觉得让这些人都留在这儿是个好主意吗?”我问。我并不想告诉这个女人她应该做什么,但该死的,难道她没有看过CSI吗?

  安保女人很不地看了我一眼。“你在这里干什么?”她问道,好像认为这样能表明自己的观点一样。

  “我在这里,是因为我是和发现尸体的那群人一起的。”

  “Well,你只需要保持安静,让我们做我们的事。”

  她用最轻蔑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你说的‘事’是什么事?你们看起来什么事也没做,”我说…kay,或许我不应该说这句话的,但是她本来就无所事事嘛。在我看来,她应该——

  然后她抓住我,将我一把反押到墙边,给我戴上了手铐。

  我吃惊地叫了一声。“这可不是我认为你应该做的事。”我很艰难地说,因为我的脸正贴在房门上。

  我们身后的人群安静了一大片。“头儿,我抓住了一个滋事的女人,”那个安保女人说。

  随便说一句,栗穿在她身上太难看了。

  “Landry,你在干什么?”一个过度通情达理的男声说。这种声音就是那种你跟一个胡闹的小孩说话时用的调调。

  “她在告诉我我应该干什么。”安保女人回答到,但是我能听出来她的声音开始气了。

  “她觉得你应该干什么,Landry?”

  “她想知道这些人都挤在这里干嘛,先生。”

  “这难道不是一个正当的问题吗?”

  “先生?”

  “你难道不认为我们应该把一部分人群清空吗?”

  “是的,先生,但是她说她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她和发现尸体的那群人是一起的。”

  “那么她就不应该离开了。”

  “对,先生。”

  “她有试着离开吗?”

  “没有,先生。”

  “但是你给她戴上了手铐。”

  “Ah。”

  “把那该死的手铐解开,Landry。”

  “是的,先生。”Landry就像是了气的球一样,没啥傲慢可言了。

  手铐打开了,我松了口气,终于能转身了。我非常生气,真想让她挂点彩。不过那样的话,我肯定立即又被戴上手铐了。S。phie-Anne和Andre推开人群走过来;事实上,是人群在他们面前自动为其开路了。Vampire和人类一样,都不想挡着L。uisiana女王和她保镖的路。

  S。phie-Anne看了一下我的手腕,看到它们并没有受伤,知道我伤得最重的是我的自尊。

  “这是我的雇员,”S。phie-Anne平静地说,很显然是在和Landry说话,但同时也确保其他每个人都能听见“任何对这个女人的侮辱或伤害,都是对我的侮辱或伤害。”

  Landry并不知道S。phie-AnneTMD的是谁,但是她能感受到女王身上的权力气息,而且Andre看起来也非常可怕。他们俩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少年,现在我相信了。

  “是的,夫人,Landry会向您书面道歉。现在您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吗?”T。ddD。nati以一种非常通情达理的语气问道。

  人群非常安静,大家都在等待着。我找了一下Batanya和Cl。vache,但是她们都不在。Andre突然说“你是安保的头?”声音很大,他这样做的时候,S。phie-Anne倾身到离我很近的距离说“不要提Britlingen的事。”

  “是的,先生。”那个警察将手抬到胡子上方“我是T。ddD。nati,这位是我的老板,ChristianBaruch先生。”

  “我是AndrePaul,这位是我的女王,S。phie-AnneLeclerq。这位年轻女士是我们的雇员S…kieStackh。use。”Andre等着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ChristianBaruch直接无视了我。但是他看S。phie-Anne的眼神,就像我在买周晚餐时看烤的眼神一样。“您的出现是我酒店莫大的荣幸。”他用口音很重的英语低声说,我瞟见他尖牙的顶端已经冒出来了。他非常高,下颚宽大,深的头发。但是他的小眼睛确是冷灰色的。

  S。phie-Anne泰然自若地接受了赞美,虽然有那么一秒钟她的眉头皱了一皱。出尖牙就相当于说“你震撼了我的世界”只不过它可不是什么含蓄说法(vampire被turn。n的时候会出尖牙)。没人说话。Well,这种安静尴尬地持续了很长时间。然后我说“你们要叫警察还是咋样?”

  “我想我们必须要考虑一下应该向他们说什么,”Baruch说,他的声音很平稳,久经世故,而且是在取乐于我这个来自南方的农村人“D。nati先生,你能去看看房间里面的情况吗?”

  D。nati大大咧咧地穿过人群。Sigebert之前一直守卫着打开的房门(应该没有更好的事情可做),现在他站到一边让这个人类通过。那个大块头保镖挤开人群,向他的女王走过来,在她身边他开起来更开心。

  当D。nati检查Arkansas套房中的情况时,ChristianBaruch转过身,对着人群说“你们中有哪些是听到情况之后才下来看的?”

  可能有15个人举起手或点了头。

  “请你们到底层的‘血草稿’酒吧,我们的酒保为大家准备了很特别的东西。”那15人很快就离开了。Baruch知道他们渴了。Vamp,不管怎样。

  “你们中有哪些是尸体发现时没在现场的?”在第一群人离开之后,Baruch说。除了我、女王、Andre和Sigebert之外的每个人都举起了手。

  “其他人都可以离开了。”Baruch像在广发邀请函一般彬彬有礼地说。他们也离开了。Landry犹豫了一下,在看到一个冷冰冰的眼神之后就立即飞奔下楼了。

  中央电梯周围的地方显得非常宽敞,因为没多少人了。

  D。nati出来了。他看起来并没有非常不安或觉得恶心,但是他确实显得不那么镇定自若了。

  “他们只剩下了一些残片。不过地板上全是东西;残渣,我猜你们是这样叫它的。我认为死掉的有三个人。但是其中一个被分成了很多部分,所以也有可能只有两个人。”

  “登记簿上是谁的名字?”

  D。nati查了一下一个掌上电子装置“JenniferCater,来自Arkansas。这个房间是租给Arkansasvampire代表团的,余留的Arkansasvampire。”

  “余留”这个词好像被稍微强调了一下。看来D。nati知道女王的故事。

  ChristianBaruch扬着一边的深眉毛“我了解我自己的同类,D。nati。”

  “是的,先生。”

  S。phie-Anne也许因为厌恶而微微皱了皱鼻。他自己的同类,P,女王的鼻子暗示了这个意思。Baruch最多也就4岁,自从变成vampire之后。

  “谁进去查看尸体了?”Baruch问。

  “我们俩都没有,”Andre迅速说“我们没有踏进那间房。”

  “谁进了?”

  “门本来就没有关,我们闻到了死亡的气息。考虑到我的女王和Arkansasvampirer之间的情况,我们觉得进去是非常不明智的。”Andre说“我们派女王的保镖Sigebert去了。”

  Andre直接省略掉了Cl。vache进去查看房间的事实。所以Andre和我还是有共同点的:我们可以用并非谎言的话来回避事实。他真是个中高手。

  Baruch继续提问——大部分问题不是没人回答就是没法回答——我在想既然现在主要起诉人都死了,女王还需不需要参加审判呢?现在Arkansas属于谁了?就算婚书上规定女王对于PeterThreadgill的财产有权利的话也是合理的,我也知道自从卡特里娜飓风之后,S。phie-Anne需要她能得到的每一份收入。因为Andre杀掉了Peter,她还对Arkansas还有那些权利吗?我还没有想过这次峰会上女王的命运会有这么多变数呢。

  但是在自问这些问题之后,我意识到目前最急迫的问题还未解决。谁杀了JenniferCater和她的同伴?(在新奥尔良的战斗和今天这场屠杀之后,Arkansas还剩下多少vampire?Arkansas并不是一个大州,而且它只有很少几个人口中心。)

  Baruch盯着我,我立刻回到了现实中来。“你就是那个能读心的人类。”他突然说,吓了我一跳。

  “是的。”我说,因为我已经厌烦了称呼每个人为“先生”或“女士”

  “你杀了JenniferCater?”

  我都不用假装自己的震惊之情。“你太高估我了,”我说“认为我能搞定3个vampire。不,我没有杀她。今晚我在大厅里见过她,她当时口浑话,但是我就只见过她这么一次。”

  他看起来有点吃惊的样子,好像他本来在期待另一个答案或者期待我的态度会更加谦恭一样。

  女王向前一步,站到我旁边,Andre也照做,这样我左右都站着古老的vampire了。一种多么温暖和舒适的感觉啊(S…kie在说反话)。但是我知道他们是在提醒这位酒店经理,我是他们的人类,不应该被他扰。

  就在这一刻,一个vampire甩开了楼梯门,急急奔向那间死亡套房。但是Baruch动作非常迅速,挡住了路,所以那位新vampire直接被弹飞了摔在地上。那位个头小小的vampire迅速起身,快得我的眼睛都没反应过来,他正在尽力想把Baruch挤到旁边。

  但是他没有成功,最终只能向后退了一步。如果那位小vampire是人类的话,那他此刻肯定是会气吁吁的。他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短短的胡子,穿着一套西装,一件普通的旧JCPenny西装。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人,但是从他大大的眼睛里却可以看到此刻的癫狂状态。

  “是真的吗?”他问,声音又低又坚决。

  “JenniferCater和她的同伴都死了。”ChristianBaruch说,没有半点同情之意。

  那位小vampire咆哮了,真的是咆哮了,让我骨悚然。他跪到了地上,身体因为悲伤而前后晃动。

  “你是他们中的一员了?”女王说。

  “是,是的!”

  “那么现在我就是你的女王了。我提供你一个职务。”

  咆哮声停止了,好像被剪刀剪掉了一样。

  “但是你杀了我们的国王。”那个vampire说。

  “我曾是你们国王的配偶,那么,他死后我就有权继承他的州,”S。phie-Anne说,她深的眼睛看起来简直就是仁慈的,几乎闪闪发亮了“而他毫无疑问是死了。”

  “那是‘要点’中规定的。”Cataliades向我而语,我几乎就压制不住自己的惊讶之情了。人们说块头大的男人动作会很轻盈,以前我一直觉得这是胡说,块头大的男人肯定都笨手笨脚。然而Cataliades却像蝴蝶一般轻盈,在他开口之前我都没有注意到他原来在我身边。

  “女王的婚书?”我终于说。

  “是的,”他说“Peter的律师可是反反复复检查了的。如果S。phie-Anne死了,Peter也有一样的权利。”

  “我猜关于这一点有很多具体条款了?”

  “。h,只有几条。一方的死亡必须是要有目击证人的。”

  “。h,天啊,那就是我了。”

  “是的,确实。女王想让你处于她视线范围之内是有原因的。”

  “还有其他什么条件吗?”

  “如果没有二把手来接管这个州的话。也就是说,必须要有一个大灾难发生。”

  “现在不正是?”

  “是的,看起来是这样的。”Cataliades先生似乎对此很满意。

  我心绪不宁。

  “我的名字是HenrikFeith,”小vampire说“Arkansas本来就只剩下5个vampire了。而在Rh。des我却变成了唯一一个活着的,就因为我到楼下去投诉浴室的巾问题了?”

  我差点要自打一个嘴巴来阻止自己笑出声来,这种行为在此时简直太不得体了。Andre的目光定定地锁定在跪在我们面前的男人身上,但是他的手却四处动,捏了我一下。被这一捏之后就没那么容易笑出来了。事实上,我现在很难不尖叫出来。

  “巾怎么了?”Baruch说,完全因为Feith对他酒店的侮辱而离题了。

  “Jennifer一个人就用了3巾,”Henrik开始解释,但是他们的离题被S。phie-Anne打断了“够了。Henrik,你跟着我们到我的房间来。Baruch先生,我们期待着从你这里得到此事的最新进展。D。nati先生,你准备叫Rh。des警察吗?”

  她很礼貌地请求D。nati的意见,好像他有权力决定这事一样。D。nati说“不了,夫人,我看此事像是vampire的纠纷。现在也没有尸体可供检查了,因为房间里没有监控摄像头,所以也没有监视录像可看,如果你们都抬头向上看”我们都这样做了,当然了,看着走廊的一角“你们会注意到有人精准地扔了个口香糖在监控摄像头上。或者,如果这个人是vampire的话,他肯定是跳起来将口香糖贴在镜头上的。当然了,我会去检查监视录像的,但是vampire动作迅速,也许没有办法辨识出是哪个人。当前,Rh。des警局凶杀组没有vampire警力,所以我不敢肯定我们可以叫谁。大部分的人类警察是不会调查vampire罪案的,除非他们有一个vampire同伴在身边。”

  “我想不出我们在这里还有什么可做的了,”S。phie-Anne说,就像漠不关心一样“如果你不需要我们,我们就去参加开幕仪式了。”她边说边看了几次表。“Henrik大人,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们也能理解,Sigebert会带你到我的房间,你可以留在那里。”

  “我想去个安静的地方。”HenrikFeith说,他看起来就像一只筋疲力尽的小狗。

  S。phie-Anne向Sigebert点点头,后者对自己的出发令可不怎么高兴。但是他必须要服从于她,当然了,所以他和那位5中存1的Arkansas小vampire一起离开了。

  我有太多的东西要思考,所以脑子成一团。就在我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电梯突然响了,门打开,Bill跳了出来。虽然没有像Henrik那样充戏剧地出场,然而他的到来也算是很引人注目的。他突然停了下来,审时度势。在看到我们全都安静地站着之后,他又恢复了自若的表情,说“我听说这里有麻烦?”他对着我们中间说话,所以大家都可以回答。

  我已经厌烦了将他想做“无名氏”见鬼了,这是Bill。我也许恨他入骨,但无可否认地,他在这里。我很好奇were是不是真能成功忘掉他们弃绝的情人,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Alcide曾经公开弃绝了Debbie)。我做得可不怎么成功。

  “这里是有麻烦,”女王说“不过我不明白你的出现有什么用。”

  以前我从来没见Bill窘迫过,不过此时他确实是尴尬了。“很抱歉,我的女王,”他说“如果您有什么事需要我,我就在会议厅的展台那里。”

  在冰冷的沉默中,电梯门关上了,遮住了我初恋的脸和身体。Bill如此慌忙地出现,可能是在向我表示他的关心,虽然此刻他本应该是在为女王做生意的。如果这种表示是为了让我心软的话,那么它并没有成功。

  “你的调查中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吗?”Andre问D。nati,虽然他的话实际上是对ChristianBaruch说的“既然女王是Arkansas的法定继承人,那么我们就有义务提供帮助。”

  “对于如此美丽并以商业精明而闻名的女王,我们没有多的要求。”

  即便是Andre也对这种费解的恭维而感到惊愕,女王高傲地看了他一眼。我将自己的视线锁定在一个盆栽植物上,让自己脸上不要出现任何表情。我差点就窃笑起来了。这可是我从来没见识过的超级大马

  好像真没什么可说了,在安静中,我和这些vampire及Cataliades先生一起坐上了电梯,Cataliades先生可真是无比镇静。

  可门一关,他立即说“我的女王,您必须马上再婚。”

  我跟你说,S。phie-Anne和Andre对此番重弹那可是反应剧烈,有那么一秒中,他们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

  “Kentucky,Fl。rida随便嫁一个,甚至Mississippi都行,如果他没有和Indiana定下协议的话。您需要一个同盟,一个厉害角色来支持您。不然的话,像这个Baruch这样的走狗会不停叫,想要引起您的注意。”

  “感谢上帝,Mississippi没有什么赢的希望了。我不认为我能容忍所有的这些男人。偶尔一次还行,但是一天到晚被这一大群围着可受不了。”

  这是我从她那里听过的最自然最没有防卫的话了。她听起来简直就像一个人类一样。Andre伸出手,按下电梯按钮让它停了下来。“我可不会建议Kentucky,”他说“任何需要Britlingen的人肯定自己就已经麻烦一大堆了。”

  “Alabama很可爱,”S。phie-Anne说“但是我并不赞成她在上的一些喜好。”

  我厌倦了一直待在电梯里并被当作成员之一“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S。phie-Anne点点头。

  “您是怎么让您的孩子们都待在你身边的呢,您已经和他们上过了,大部分vampire都做不到那一点啊。Maker和孩子之间的关系不应该是短期的吗?”

  “大部分vampire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不会和他们的maker在一起了,”S。phie-Anne同意地说“像Andre和Sigebert这样和我在一起这么久的,只是极少数的情况。这种亲密是我的天分,我的才能。每个vampire都有一种天分:有的会飞,有的特别擅长用剑。而我能让孩子们待在我身边。我们能像你和Barry之间那样和彼此交谈。我们能在体上爱彼此。”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您为什么不认命Andre为Arkansas国王并嫁给他呢?”

  一阵长长的绝对的沉默。S。phie-Anne的嘴张开了两次,好像她想向我解释为什么那样做是不可能的,但是两次她都又闭上了嘴。Andre紧张地盯着我,我觉得自己的脸上都能被烧出两个来了。Cataliades完全被震惊住了,好像有只猴子在用抑扬五部格和他说话一样。

  “是的,”S。phie-Anne终于说“何不那样做呢?让我最亲爱的朋友及爱人做我的国王和配偶。”一瞬间,她看起来容光焕发“Andre,唯一缺憾就是你不得不离开我一段时间,去Arkansas照看州里的事务了。我最年长的孩子,你愿意吗?”

  Andre的脸色变了,充了爱意。“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他说。

  此刻正在进行“柯达一刻”(来自柯达胶卷的广告)。我觉得自己有点说不出话了。

  Andre又按了一下按钮,我们下楼了。

  虽然我对浪漫并不免疫——远远没有——然而在我看来,女王需要集中精力找出是谁杀死了JenniferCater和其他的Arkansasvampire。她需要拷问那个巾男,那个幸存的vampire——Henrik谁谁。她不应该周旋于会面和问候之间。但是S。phie-Anne并没有问我的意见,而且我今天已经主动贡献了足够多的主意了。

  大厅里人涌动。钻进这样的人群中,我的大脑通常都会超重负荷,除非我能格外小心。但是现在大厅里的大脑大部分都是属于vampire的,所以我相当于进了一个空无一物的大厅,只是偶尔听到来自几个人类跑腿的大脑声音。看着这些人往来却没听到什么东西,这种感觉真是奇怪,就像看着鸟儿翅膀震动却听不到动作的声音一样。我现在在工作,所以要警觉起来,浏览那些还有循环血和跳动心脏的人的脑子。

  一个男巫师,一个女。一个情人/献血者——换句话说,一个fangbanger,不过是格调很高的一位。当我目光跟随着他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非常英俊的全身穿着名牌并对此很骄傲的年轻人。门房Barry站在Texas国王身边:他正在干他的活,而我在干我的。我又追踪了几个忙碌的酒店雇员。人们并不总是在想有趣的东西的,比如“今晚我准备暗杀酒店经理”之类的,即便他们真的准备那样做。他们在想着像“11层的房间需要香皂,8层房间的加热器坏了,4层的房间服务推车需要被挪一下”一类的东西。

  然后我听到了一个wh。re。她很有意思。我知道的大部分wh。re都是业余的,但是这一位可是绝对的专业。我非常好奇,碰上了她的眼神。在外貌部门,她也算是非常人的,但是却永远不会是竞选美国小姐甚至返校女王的人选——她绝对不是邻家女孩那种类型,除非你就住在红灯区。她铂金色的头发是一种凌乱的、刚睡醒的发型,她有一双长长的棕色眼睛,全身小麦色,得高高的部,一对大大的耳环,高跟鞋,亮彩,一件红色亮片裙——你不能说她没有广而告之推销自己。她陪着一个看上去40几岁的vampire男人。她挽着他的胳膊,好像如果不那样她就没法走路一样,我很好奇是那双高跟鞋造成了这样的效果呢,还是他喜欢那样被她挽着。

  我对她非常感兴趣——她如此强烈地投出自己的吸引力,而且她如此像一个援女郎——我穿过人群跟着她。因为太沉溺于自己的活动中,我没有想到她已经注意到了我,她似乎感觉到了我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所以侧过脸来看着我向她走去。和她一起的那个男人在和另外一个vampire说话,她现在不用巴结他,所以她有时间带着强烈的猜疑看着我。我站在几英尺之外听她的思想,完全出于没啥教养的好奇心。

  “畸形女,不是做我们这行的,她想要他?那她就得到他吧,我可忍受不了他用舌头做的事,他在做了我之后,还想让我来做他和另一个男人——天,我还有备用电池吗?也许她可以走开,不要再瞪着我了。”

  “当然了,对不起。”我说,对自己感到很羞愧,又重新钻进人群中去了。接下来我浏览了一下酒店雇佣的服务生,他们正在忙着在人群中穿梭来去,手里拿着托盘,上面放着装了血和人类饮料的玻璃杯。服务生全都专心致志地躲着串的人群“不能把饮料给洒了,背很酸脚很软”这之类的事。Barry和我相互点点头,我还听到一个有Quinn的名字出现的声音,于是我跟着那个声音,发现它来自一个EEE(ExtremeElegantEvents,Quinn工作的公司)雇员。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她穿着一件公司的T恤衫。这个女孩是一个年轻女人,很短的头发,长长的腿。她正在和一个服务生说话,其实这就是一个单方谈话。站在一群盛装打扮的人之中,这个女人的牛仔和球鞋非常显眼。

  “——和一箱冰冻软饮料,”她说“一盘三明治,一些薯条…kay?一个小时之内送到舞会厅。”她突然转身,直接和我来了个面对面。她上下扫视了我一眼,非常不以为然。

  “你在和vamp约会吗,金发小妞?”她问。声音很尖,东北方的口音。

  “不,我在和Quinn约会,”我说“金发小妞,你自己不也是?”我至少还是天然金发。Well,人工天然。这个女孩的头发看上去像稻草如果稻草的是深的话。

  她非常不高兴,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点让她不高兴了。“他没有说他又找了个新女人。”她说,当然了,她是用一种最侮辱人的声音说的。

  我自在地潜入她的脑子。她对Quinn有很深的感情,而且不认为其他哪个女人配得上Quinn。她觉得我只是一个躲在男人背后的迟钝的南方女孩。

  “Quinn没必要告诉你他的私人信息,”我说。我想问她Quinn现在在哪里,但是那样做绝对是将优势拱手让给她,所以我还是决定不问。“抱歉,我必须要回去工作了,我猜你也是一样。”

  她的深眼睛向我闪着光,然后大步走开了。她至少比我高4英尺,而且非常苗条。她没有穿bra,她有小小的梅子状的部,晃动着非常吸引眼球。这是一个总想占上风的女孩。我并不是唯一一个看着她走到房间那一头的人,Barry已经抛弃了他对我的幻想,并重新为自己物了一个女主角。

  我回到女王身边,因为她和Andre正从会议厅向大厅走来。宽宽的双排门开着,被一对非常漂亮的瓶子给支撑着。

  Barry说“你参加过真正的会议吗,一个正常的会议?”

  “没有。”我说,试着继续对人群扫描。我很好奇情报机构的间谍是怎么处理这些事的。“Well,我陪Sam参加过一个酒吧掌柜物资会议,只开了几个小时。”

  “每个人都戴着一个徽章,对吧?”

  “如果你能把一个绕着脖子的系索叫徽章的话,yeah。”

  “那样做是因为,门口的工作人员就知道你是有进入资格的,没经授权的人就没法进去了。”

  “Yeah,那又怎样呢?”

  Barry沉默了。“那么,你看见有人戴徽章了吗?你看见有人检查了吗?”

  “只有我们。而我们又知道些什么?那个wh。re可能是东北方vampire的卧底。”“或者还有更糟糕的事”我更加清醒地加了一句。

  “他们习惯于做最强大最可怕的生物,”Barry说“他们可能会害怕彼此,但是他们并不怎么惧怕人类,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尤其如此。

  我觉得他是对的。那个Britlingen已经引起了我的担忧,而现在我越发焦虑了。

  我开车回家之后,我因为有点不习惯这种社活动从而疲惫不堪。我还得告诉Amelia刚刚发生的事,但当我看到远离停着的皮卡,我的这些念头全都瞬间飞走了。Quinn在这里,Quinn,我亲爱的。我停下车飞快的在后视镜确保自己的妆容仍然完好,然后跳下车。我飞快的跑上楼梯时,Quinn走出了后门,我轻轻跳向他,他把我接住抱着我转圈,然后把我放下来,用手捧着我的脸颊亲吻着。“你看起来真美”他说。然后,他气吁吁地说:“你的香水味道非常好。”然后,他继续亲吻。?我们终于分开。

  “噢,我真是太久没见到你了,你能来我太开心了”我有好几周没见到他了。

  “我想你了,babe”他笑着说,白白的牙齿闪闪发光,他剃的光头也在阳光下闪耀。“你去那个聚会的时候我和你的室友聊了一会,那怎么样?”

  “都那样。有许多礼物和流言。这是我为这个女孩去过的第二次聚会,我给他们送了个瓷器盘子,我觉得还不错。”

  “你可以为同一人去一次以上的聚会?”

  “在这样地小镇里就是这样的。她回家后还有一个聚会,和一个在暑假期间在Mandeville的晚会。所以我觉得Andy和Halleigh准备的不错。”

  “我认为他们应在去年4月结婚。”

  我解释了有关Bellefleur心脏病发作的事。“在他们再次谈论的婚礼的期越来越近时,卡罗琳小姐跌到,摔了她的部。”

  “W。w。”

  “而医生没有想到她会熬过的,但她艰难度过了这件事情。因此,我认为Halleigh和Andy?P。rtia和Glen实际上在下个月的某个时候在B。nTemps结婚。并邀请你。”

  “我吗?”

  我们走进门,我在想怎么样让我的室友出去一会儿呢,我实在太久没见Quinn了,Quinn算是我的男朋友吧。

  但他的工作太忙了,这个区域的事件都是他在打理,自从上次我们被绑架后我只见了他三次

  Amelia理解的拿着钱包走下楼梯,给我们一些私人空间。但这似乎很难说有希望,我们就得抓住很短的时间。

  Amelia说:“再见!”她脸上的笑容,和她在世界上最白的牙齿,使她看上去像柴郡猫。Amelia的短发和她的皮肤让她看起来像一个每周会花时间在游泳和打网球上的年轻妈妈,但实际上,她每周3次在我家后院练太极拳。

  “去M。nr。e的商场”她说。“去购物”然后表现得像一个“很有眼力的室友”骑上她的Mustang消失了

  留下Quinn和我对视。

  “这Amelia!”我失败的说。

  “她是…有点意思。”Quinn和我差不多。

  “问题是…”我开口,Quinn也开口说“听着,我觉得我们…”然后我们同时停住了。他做了一个手势,表明我应先说。

  “你在这多久啊?”我问

  “我明天就离开,”他说。“我会呆在M。nr。e或Shrevep。rt。”

  我们继续对视。我没办法清楚地接受他的思想,但他的思想很烈。

  “所以,”他说。于是,他单膝蹲(跪)下。“请,”他说。

  我笑了笑,但然后我扭过头。“唯一的问题是…”我开始说。这次谈话要比与Amelia容易得多。“你知道我们之间,额,有许多…”

  “很互相吸引”他说。

  “是的,”我说。“但如果我们像这三个月一样不能经常见面,我不确定我们会有下一步。”我讨厌这么说,但我不得不说。“我有很大的望”我说“很大的望,但我不是那种一夜情的女人。”

  “当会议结束,我将会休假很长时间。”Quinn说,我可以说他是绝对认真的。“一个月。我来这里就是问假期能不能和你在一起。”

  “真的吗?”我忍不住不可思议。“真的?”他冲我笑笑。Quinn的头剃的光光的,棕色的皮肤,高高的鼻梁,他的眼睛是紫的,就像春天的紫罗兰,嘴角边还有小酒窝。他身材像个久经战场的摔跤手般令人醒目。他抬起手,仿佛在宣誓。“我保证。”

  “太好了。”我说。

  Amelia理解的拿着钱包走下楼梯,给我们一些私人空间。但这似乎很难说有希望,我们就得抓住很短的时间。

  Amelia说:“再见!”她脸上的笑容,和她在世界上最白的牙齿,使她看上去像柴郡猫。Amelia的短发和她的皮肤让她看起来像一个每周会花时间在游泳和打网球上的年轻妈妈,但实际上,她每周3次在我家后院练太极拳。“去M。nr。e的商场”她说。“去购物”然后表现得像一个“很有眼力的室友”骑上她的Mustang消失了

  留下Quinn和我对视。“这Amelia!”我失败的说。“她是…有点意思。”Quinn和我差不多。

  “问题是…”我开口,Quinn也开口说“听着,我觉得我们…”然后我们同时停住了。他做了一个手势,表明我应先说。

  “你在这多久啊?”我问

  “我明天就离开,”他说。“我会呆在M。nr。e或Shrevep。rt。”

  我们继续对视。我没办法清楚地接受他的思想,但他的思想很烈。

  “所以,”他说。于是,他单膝蹲(跪)下。“请,”他说。

  我笑了笑,但然后我扭过头。“唯一的问题是…”我开始说。这次谈话要比与Amelia容易得多。“你知道我们之间,额,有许多…”

  “很互相吸引”他说。

  “是的,”我说。“但如果我们像这三个月一样不能经常见面,我不确定我们会有下一步。”我讨厌这么说,但我不得不说。“我有很大的望”我说“很大的望,但我不是那种一夜情的女人。”

  “当会议结束,我将会休假很长时间。”Quinn说,我可以说他是绝对认真的。“一个月。我来这里就是问假期能不能和你在一起。”

  “真的吗?”我忍不住不可思议。“真的?”

  他冲我笑笑。Quinn的头剃的光光的,棕色的皮肤,高高的鼻梁,他的眼睛是紫的,就像春天的紫罗兰,嘴角边还有小酒窝。他身材像个久经战场的摔跤手般令人醒目。他抬起手,仿佛在宣誓。

  “我保证。”

  “太好了。”我说。

  “然后…是”Shifter很难阅读,他们的思想纠结不清,但我能感觉到一些。

  “。h”他深呼吸了一下,环顾了房间。但下一刻,他的眼神变成一个男人想到sex的特定的眼神。然后,他很快的站起来,用胳膊紧紧抱着我,就像有绳子绑着我们一样。他的嘴找到了我的。他的嘴很灵活,舌头很温暖。他的手探索着我的身体,从后背到又回到肩膀上捧着我的脸,用指尖轻轻挑逗我耳后的脖颈。这些手指又找到我的房,然后用手解开我的子探索着以前不常探索的地方。他喜欢他所找到的。

  “我想看你。”他说“我想看全部的你。”

  我从没在白天makel。ve。我非常庆幸我穿一个漂亮的白色花边的极小的内衣。我喜欢从上往下掉衣服。

  “。h,”他在看见我的内衣和我被太阳晒得恰到好处的皮肤相配时说。“。h,天。”那已经不是语言,而是对我深切的赞美。我的鞋已经掉了。他花了很长时间亲吻我的脖子到bra之间,当时我正在试图解开他的皮带,但不够快。

  “掉你的衬衫,”我声音和他一样沙哑地说。“我没有穿,你也不应该穿。”

  “好。”他说,很快他的衬衣被下来了。他的肌肤让人无法呼吸,而且和我的皮肤很相配。他的头正在我的视线上。他开始自己处理那该死的皮带。我用嘴挑逗他的一个头,而另一个用手对付。Quinn的身体颤抖着,他停下了他正在做的。他用手指摸我的头,让我的头保持在那个位置。他深深的呼吸,虽然那更像咆哮。我腾出手拉他的子,他接着解皮带,但明显没有效率。

  “我们到卧室去。”我说,但它并不是像建议,更多的是像一个命令。

  他抱住我,我环住他的脖子,亲吻了他的嘴

  “不公平的,”他喃喃地说。“我的手了。”

  “,”我说,他把我放在在上,然后在我上面。

  “服装,”我提醒他,但他正专注于我白色内衣里的部分,他没有回答。“。h”我说。我说得最多的是“。h”和“Yes”一个突然的想法让我清醒了。“Quinn,你有没有,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些东西,因为血鬼不能让一个女孩怀孕或生病。

  “你认为我为什么还穿着我的子?”他说,他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包。

  “好,”我松了心。如果我们不得不停止的话,我可能会把自己从窗口扔出去。我想。“你现在可以子了。”

  我曾看过Quinn体的样子,在一个沼泽上,在雨中,我们当时在被狼人追捕着。

  Quinn站在上,并下鞋子和袜子,然后子,动作缓慢到足以让我看清楚。

  他下了他的子,他有一个紧的,翘的部,而且从他的部到他的大腿的线条足以令人垂涎。他有细细的淡白疤痕随意地分布,这像他自然的一部分,他们似乎并没有损毁他的有力的身体。我跪在上佩服地看着他他,他说:“现在该你了。”

  我解下我的罩,它从我的胳膊上滑下去,他说:“哦,上帝。我真是最幸运的人。”过了一会儿,他说:“其他的。”

  我站在上,并把白色小蕾丝东西掉。

  “这就像在吃自助餐,”他说。“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我摸了摸自己的房。“第一个”我建议。

  我发现,Quinn的舌头比普通男人的灵活。我急促地息。他从我的右房转到我左边,他在想他最喜我哪一边的,他不能立刻决定。他在我的右房时,我已经有一些急不可耐了。

  “我想我会跳过第二步,直接到甜点部分了。”他低声说,他的声音低哑。“你准备好了,宝贝?你听上去,感觉上去已经准备好了。“

  “我准备好了。”我说。…

  “现在,”他咆哮着。“现在!”我合着他。“我梦寐已久的。”他说,我们已经到了极限。我们最后再没法说出一个词了。

  Quinn的胃口是真如他的身体一样好。

  他很喜欢这份甜点,他很快就又再来了。

  我转身朝着酒店大门看了看。门旁都有守卫,现在天色暗了,门口的保安从武装的人类换成了武装的vampire。同样的,前台的工作人员也变成了穿着酒店制服的vampire,他们在扫描每一位进门的人类。这栋楼并不像它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安保松弛。我放松了一点,决定到会议室的小展台边看看。

  有一个展台上放着可移植的修复虎牙,用象牙、银子或黄金制成的,还有一种非常昂贵的假牙,你可以用舌头挤植入嘴巴里的一个小按钮,这样虎牙就能自动伸缩了。“和真品无异。”一个年长的男人在对一个有着长胡子和辫子头的vampire保证。“而且非常尖利。h,我的天,是的!”我想象不出有谁会需要一副这种假牙。一个碎牙vampire?一个vampire崇拜者?一个喜欢角色扮演的人类?

  下一个展台在卖来自不同历史时期的音乐CD,比如18世纪的俄罗斯民歌或者早期的意大利室内音乐。生意还真红火。即便已经过去了好多个世纪,人类也总是喜欢他们那个时期的音乐的。

  再下一个展台是Bill的,一个大大的招牌挂在展台临时搭起来的“墙”上。上面简简单单地写着“vampire身份验证”旁边用稍微小点的字体写着“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轻松追踪任何一个vampire。你只需要这样一个电脑智能工具就能轻松搞定。”Bill在和一个女vamp说话,她正把她的信用卡递给他,而Pam在将一个CD盒装进一个小包里。Pam看到了我,对我眨了眨眼。她穿着一套做作的肚皮舞装束,我觉得她应该会拒绝穿这种衣服的。但是她却在微笑着。也许偶尔出出位对她来说也蛮不错。下一个展台上写着“生日快乐,礼物不错:心灵的血腥浓汤”一个百无聊赖孤孤单单的vampire坐在那里,她面前堆着一摞书。

  下一个展台占据了好大一片空间,不需要解释你也会明白为什么。“您绝对应该升级一下,”一个热心的推销员正在对一个黑人vampire说,这个黑人vampire的头发编起来了,上面扎着一千条彩头绳。她非常专心地听着,一边瞧着一个摆在她面前的你小棺材。“当然了,木头是可降解的,而且也是传统用材,但是谁还需要它呢?我老爸总是说,你的棺材就是你的家。”

  还有其他一些展台,其中有一个是ExtremelyElegantEvents(Quinn工作的公司)的。一个大大的桌面上摆着一些打开的价格小手册和照片集,用来吸引来往的过客。我正准备拿一本来看看,却突然看到“自大的长腿小姐”在负责这个小摊子。我可不想再和她说话,所以就直接走开了,我一直将女王保持在视线范围之内。一个人类侍应生在欣赏S。phie-Anne的,但是我猜这个行为并不足以判他死刑,所以我就放任他眼福了。

  此时女王和Andre已经会见了治安官Gervaise和Cle。Babbitt。Gervaise是个宽脸的个子小小的男人,也许只有5'6''高。他面相年龄看起来像35岁,不过你得在此基础上再加100岁才能让它接近他的真实年龄。在过去几周之内,Gervaise一直负责招待S。phie-Anne,现在他的困倦已经显而易见了。我曾经听说他以高级的着装和温文尔雅的风度著称。以前我只见过他一次,那一次他淡的头发被梳理得像玻璃般平滑。而现在,他的头发却绝对算是凌乱的。他漂亮的西装也需要拿去给清洁工清洗了。Cle。是一个声音沙哑的女人,宽宽的肩膀,墨黑的头发,方脸上有着两片丰的嘴。Cle。很现代,她甚至还使用自己的姓,她只做了50年的vampire。

  “Eric在哪儿?”Andre问其他治安官。

  Cle。笑了,是那种深深的喉音发出的笑声,能让男人都侧目。“他被征走了,”她说“牧师没有来,而Eric又上过相关课程,所以他就去主持仪式了。”

  Andre微笑了。“真是大开眼界。什么仪式?”

  “马上就要宣布了。”Gervaise说。

  我很好奇,什么样的教堂会收Eric做牧师啊。厚利教堂?我飘到了Bill的小展台,吸引了Pam的注意。

  “Eric是个牧师?”我低声咕哝到。

  “慈心教堂,”她对我说,将三张CD包装好,递给一个被主人派来拿东西的fangbanger。“他是从网络课程上取得的证书,B。bbyBurnham帮了不少忙。他可以主持婚礼仪式。”

  一个侍应生不知怎么地绕过了女王身边的所有客人,举着一个装酒杯的托盘,向女王走过去。就在一眨眼的功夫,Andre挡在了侍应生和女王中间,又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个侍应生转眼朝其他方向走了。

  我试着读那个侍应生的脑子,却发现一片空白。Andre控制了那个人的意志,把他给打发走了。我希望他不会有什么事。我看着他走到一扇门边,肯定他是在往厨房走,这才放心下来…kay,事故避免了。

  展示大厅的人中泛起一阵涟漪,我转身看发生了什么事。Mississippi国王和Indiana国王手挽手走了进来,这似乎是一个公开信号,表明他们可以达成了婚姻协议。RussellEdgingt。n是一个纤细人的vampire,他喜欢男人——只喜欢男人,并且口味广泛。他会是一个很好的伴,而且他也是一个英勇的斗士。我喜欢他。见到Russell我有点紧张,因为几个月之前,我曾经在他的游泳池里丢下一具尸体。我试着向积极的一面看。那是一具vampire的尸体,所以,在春天来时,游泳池的覆盖物被掀开之前,它就应该已经分解掉了。

  Russell和Indiana在Bill的展台面前停了下来。顺便说一下,Indiana是一个大块头的壮得像牛的家伙,长着一头棕色的卷发,一脸严肃的表情。

  我站近了一步,因为这里可能会有麻烦。

  “Bill,你看起来很不错,”Russell说“我的人告诉我,你在我家受了不少苦。看样子你恢复得很好。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逃出去的,但是我为你感到高兴。”如果Russell是在等待有人回应的话,那他显然没有如愿以偿。Bill的脸上毫无表情,就好象Russell刚刚是在谈论天气,而不是Bill所受的折磨一样。“L。rena是你的sire,所以我不能进行干预,”Russell说,他的声音和Bill的神色一样平静“现在你不是好好的嘛,在这里卖你的电脑产品,L。rena当时可是千方百计想要把它到手啊。正如Bard所说的,现在是皆大欢喜。”

  Russell的话还真多,这只能表明这个国王对于Bill的回应非常在意。当然了,Bill的声音就像拂过玻璃的冰冷丝绸。他只是说“不要在意,Russell。大家都等着恭喜你。”

  Russell对着他的新郎微笑了。

  “是的,Mississippi和我要结婚了。”Indiana国王说到。他的声音很低沉。他看起来像那种会在小巷里毒打骗子,或者那种坐在一家是锯屑的酒吧里的人。但是Russell脸红了。

  或许这是一场出自爱情的婚姻。

  然后Russell看到了我。“Bart,你必须来见见这位年轻女士。”他立即说。我很惊慌,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转身闪人了。Russell将他的新郎拉到我身边。“这位年轻女士在Jacks。n时曾经中了木桩。一些来自太阳同盟者的暴徒也在那家酒吧里,其中一人刺了她。”

  Bart看起来差不多算是震惊了。“你活下来了,很显然,”他说“但是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Edgingt。n先生给了我一些帮助,”我说“事实上,他救了我的命。”

  Russell尽力摆出一副很谦虚的样子,他差一点点就成功了。这位vampire在他的新郎面前容光焕发,这种反应就像人类一样,对我来说真是难以置信。

  “然而,我相信你离开的时候拿走了某样东西。”Russell严肃地说,在我眼前晃动一手指。

  我想要从他的脸上搜寻到某种信息,以此来提示我应该采取哪种策略来组织自己的答案。我拿了一条毯,那是肯定的,还有一些宽松的衣服,Russell后宫里的一个男人留在那儿的。我还带走了Bill,他那时还是一个囚徒。也许Russell是指Bill,恩?

  “是的,先生,但是我走的时候也留下了一些东西呀。”我说,实在不能忍受这种语言上的猫鼠游戏了。好吧!我救了Bill,杀了vampireL。rena,虽然那件事或多或少只能算是意外。我还把她那恶的残骸扔到了游泳池里。

  “在我们将游泳池好,以便夏天之用时,我就觉得池底有些泥状物。”Russell说,他巧克力的眼睛将我扫了个透。“多么有进取心的年轻女士啊,Miss”

  “Stackh。use。S…kieStackh。use。”

  “是的,我现在记得了。你不是曾和AlcideHerveaux一起在ClubDead出现过吗?他是一个were,亲爱的。”Russell对Bart说。

  “是的,先生。”我说,真希望他没有记起那个小细节。

  “我听说Herveaux的父亲在竞选Shrevep。rt的帮派首领?”

  “对的。但是他ah,他没有选上。”

  “所以Herveaux老爹就是那天死的了?”

  “是的。”我说,Bart认真地听着,他的手在Russell的外套袖子里上下游走。这可真是一个lusty的姿态呀。

  就在这时,Quinn来到我身边,一手搂着我的肩膀,Russell的双眼顿时睁大了。“先生们,”Quinn对Indiana和Mississippi说“你们的婚礼已经准备就绪了,我们都在恭候。”

  两位国王对着彼此微笑着。“不会临阵冷脚(临阵退缩)吧?”Bart问Russell。

  “只要你不让它们冷到就好,”Russell带着笑容说,那个笑容能融化掉一座冰山。“再说了,如果违背契约,我们的律师会杀掉我们的。”

  他们都向Quinn点点头,Quinn快步走到展示大厅一端的讲台上。他站在最高处,伸出胳膊。那里有一个麦克风,他深沉的声音响彻在人群中。“请注意,女士们和先生们,国王们和平民们,vampire们和人类们!你们都被要求和邀请参加在仪式屋举行的Mississippi国王RussellEdgingt。n和Indiana国王BartlettCr。we的结合典礼,仪式将在10分钟之后开始。穿过双层门,大厅的东墙边就是仪式屋。”Quinn很气派地指着双层门。

  他讲话的时候,我终于有时间来欣赏他的行头了。他穿着那种在和脚踝处收紧的子。深红色。他用一条宽宽的黄金带将子固定住,就像职业拳击手那样,而且他还穿着一双黑色皮靴,腿被在了子里边。他没有穿上衣,看上去就像一个从大瓶子里蹦出来的小妖一样。

  “这是你的新男人?”Russell说“Quinn?”

  我点点头,他很是欣赏。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有事,”我冲动地说“我知道你马上要结婚了。但是我只想说,我俩扯平了,好吧?你没有对我生气,或者对我耿耿于怀吧?”

  Bart正在接受各式各样vampire的祝福,Russell对身边扫视了一眼。然后他将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虽然我知道他马上又不得不转身享受他的夜晚了,这是非常合理的。

  “我并没有对你耿耿于怀,”他说“有幸的是,我还有幽默感,而且幸运的是,我一点都不喜欢L。rena。我把马厩里的房间借给她,只是因为我已经认识她一两个世纪了,但是她一直都是一个bitch。”

  “既然你没有生气,那么我问一下你,”我说“为什么每个人都好像很敬畏Quinn?”

  “你已经抓住了那只老虎的尾巴(一语双关呐),但是你真的不知道这事?”Russell看起来很开心很感兴趣“我没有时间告诉你整个故事,因为我想和我的准丈夫待在一起,但是S…kie小姐,你的男人可是曾给很多人赚了很多钱呐。”

  “谢谢了,”我说,有那么一点困惑“祝福你和Cr。we先生。我希望你们能开心地一起生活。”因为握手并不是vampire的风俗,我就鞠了一躬,想趁着双方都还和气的时候尽快身出来。

  Rasul在我手肘边突然冒出来。我吓得跳起来的时候,他一直在微笑。那些vamps呀。真喜欢他们的幽默感。

  我只见过穿着反恐特警组行头的Rasul,他穿着那一身的时候非常帅。今晚他穿着另一套制服,但是是一套很像军队服装的衣服。他穿了一件长袖的束外衣,一条剪裁讲究的深李子,带着黑色的镶边和亮铜色的纽扣。Rasul的肤是深棕色的,非常自然,他有着一双大大的暗的水汪汪的眼睛,一头来自中东的黑发。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很高兴碰到你。”我说。

  “女王让Carla和我充当先遣队,”他带着异域的口音轻轻地说“S…kie,你比以往都更可爱呀。在峰会上玩得开心吧?”

  我直接忽略掉他的幽默。“这套制服是怎么回事啊?”

  “如果你的意思是说这是谁的制服,那么这是我们女王新的王朝制服,”他说“我们不上街的时候就穿这一身,而不是穿盔甲。还不错吧?”

  “。h,你很啊。”我说,他笑了。

  “你要去参加庆典吗?”他说。

  “是的,当然。我还从来没参加过vampire婚礼呢。听着,Rasul,我对Chester和Melanie的事感到很抱歉。”在新奥尔良的时候,她们俩曾和Rasul一起执行警卫职务。

  有那么一秒钟,所有的幽默都从这位vampire脸上消失了。“是的,”在片刻的绝对沉默之后,他说“现在我身边没有从前的伙伴了,只有那个曾经乎乎的家伙。”JakePurif。y正向我们走来,穿着和Rasul一样的制服。他看起来孤孤单单的样子。他做vampire的时间还不长,还没有练就不死一族面不改的第二天

  “Hi,Jake。”我说。

  “Hi,S…kie。”他说,声音听起来又孤独又像突然充了希望。

  Rasul对着我们俩人鞠了一躬,然后信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我被留下和Jake拴在一起了。如果把Jake比作学校里的一种小孩的话,那么他就是那种会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带着奇奇怪怪的便当来学校的小家伙。作为一个vamp和were的双重结合物,他现在是两头不讨好。就像是一个人既想做运动员,又想很哥特一样。

  “你和Quinn聊过了吗?”我问,因为没啥其他话可说的了。Jake曾经是Quinn的雇员,直到他变成了vampire,也就自然而然地不能再干下去了。

  “我路过的时候说了hell。,”Jake说“这一切都很不公平。”

  “什么?”

  “他无论干了什么都能被大家接纳,而我却是被驱逐。”

  我知道“驱逐”是什么意思,这个词在我的“每一词”历上出现过。但是我的脑子却在这个词上转不动了,因为Jake的言外之意让我心神不宁。“无论他干了什么?”我问“那是什么意思?”

  “Well,当然了,你知道Quinn的事。”Jake说,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跳到他背上,拿东西猛砸他的头了。

  “婚礼开始!”Quinn被放大了的声音传过来,人群开始朝着他指示过的双层门处涌动。Jake和我也跟上人一起走。Quinn的大助手正站在门边,向人群分发装着混合香料的小网袋。有一些上面系着蓝色和金色的丝带,而有一些的丝带是蓝色和红色的。

  “为什么颜色不同?”那个援女郎问Quinn的助手。我很感激她这么问了,因为这意味着我就不用亲自出马了。

  “红和蓝是来自Mississippi州旗的颜色,蓝和金是来自Indiana的颜色。”那个女人带着机械的笑容说道。她在向我分发红蓝色丝带的小包时,脸上都还带着那样的笑容。不过在她意识到我是谁之后,那个笑容就以一种滑稽的方式消失了。

  Jake和我走到一个靠右边的好地势。舞台上空空的,只有少数几个小道具,而且那里也没有摆放椅子。很显然,这个仪式不会进行很长时间。“回答我,”我低声说“关于Quinn的事。”

  “婚礼之后再说。”他说,尽力不要笑出来。Jake最后一次处于他人上风可能已经是几个月之前的事了,他没能掩饰自己很享受这一过程的事实。他朝我们背后瞟了一眼,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也朝同一方向望去,看到房间后面准备了一个自助餐,虽然此自助餐的主打不是食物而是血。我很厌恶地看到,有20个左右的人类在人造血泉旁排成了一列,他们全都戴着姓名标签,上面写着“自愿献血者”我差点吐了。那算是合法的吗?但是他们全都是有人身自由且没有被锢的,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是随时可以出门走人的,而且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看上去像是很迫切地想要开始献血的样子。我很快地扫视了一遍他们的大脑。没错,确实是自愿的。

  我将视线转回到舞台上,台子只有18英尺高,Mississippi和Indiana刚刚站到上面去了。他们穿上了非常华美的服装,我记得自己曾经在一个专门记录超自然生物仪式的摄影师的相册中看到过类似的服装。至少这些服装还不是很难穿上。Russell穿着一件锦缎做的前方敞开的袍子,盖在了他的日常服装上面。那是一件非常华丽的衣服,闪耀的金色和蓝色及斐红色织在一起。Bart,Indiana国王,穿着一件类似的铜褐色长袍,上面镶着绿色和金色的绣花。

  “他们的正式长袍。”Rasul咕哝道。这是他第二次飘到我身边,而我丝毫没有察觉了。我跳了起来,瞥到他嘴巴扬起的一丝笑意。在我的左边,Jake悄悄地站得离我更近了,好像他想要借助我的身体来躲避Rasul一样。

  但是比起vampire高人一等的作风,我显然对这个典礼更感兴趣。舞台中央放着一个巨大的十字架作为道具。舞台一边摆放着一个桌子,上面放着厚厚两叠纸,旁边还有两只羽笔。一个女vampire站在桌子后面,她穿着一套职业套装,有及膝套裙的那种。Cataliades先生站在她身边,看起来非常慈祥,他的双手放在肚子前边,扣在了一起。

  站在舞台另一边的,是Quinn,我的亲爱的(我下定决心要尽快把他的背景摸清),他还穿着那套阿拉丁小妖服。他等待着,直到人群的低声耳语消失了,然后他才庄重地向舞台右侧比划了一下。一个身影走上台阶,上了舞台。他穿着一件黑色天鹅绒斗篷,斗篷上还有一个兜帽。兜帽向前拉得低低的,遮住那个人的脸。斗篷的肩处有一个金线绣成的十字图案。这个身影在Mississippi和Indiana之间站住了,他背对着舞台上的十字架,然后抬起了胳膊。

  “典礼开始,”Quinn说“敬请大家安静,见证此次结合。”

  Vampire一旦安静下来,那么你可以放心,这个安静可是绝绝对对的。Vampire并不会坐立不安,他们也不会像人类一样叹气,打嚏,咳嗽,或者擤鼻涕。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呼吸声都已经算是噪音了。

  那个穿着斗篷的身影将兜帽向后一拉。我轻声叹息。Eric。他小麦色的头发在黑色斗篷的映衬之下非常美丽,他的脸上带着庄严的充气魄的表情,正是那种你能在主祭身上找到的神色。

  “我们在此见证两个国王的结合,”他说,每一个字都在房间内回响着“Russell和Bart都已同意,以语言和书面契约的形式,他们的州将在100年之内保持同盟的关系。100年之内,他们不能与其他人联姻。他们不能和其他人结盟,除非双方都同意并见证此联盟。每一年,双方都必须至少以配偶的身份拜访对方一次。对于Bart,Russell王国的利益将仅次于他自己王国的利益;对于Russell,Bart王国的利益也将仅次于他自己王国的利益。RussellEdgingt。n,Mississippi国王,你是否同意此项契约?”

  “是的,我同意。”Russell清晰地说道。他向Bart伸出一只手。

  “BartlettCr。we,Indiana国王,你是否同意此项契约?”

  “我同意。”Bart说,牵起Russell的手。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Quinn走向前,跪下,双手捧着一个酒杯,Eric突然拿出一把刀,以眼难以辨识的速度划破了两位国王的手腕…h,ick。两个国王的血进酒杯中,我却一边不住地斥责自己。我早就该猜到vampire典礼上会有这种血换的仪式了。

  当然了,在伤口愈合之后,Russell抿了一口酒杯中的体,然后把它递给Bart,Bart一口气将剩下的喝光了。然后他们接吻了,Bart温柔地拥抱着那个个头稍小的男人。然后他们亲吻了更长时间。很显然,换血把他们turn。n了。

  我看到了Jake。开间房啊,他咕哝道,我朝着地上看去,掩饰住自己的笑容。

  终于,两位国王准备向下一程序进发了,一个签约仪式。那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原来是一位来自Illin。is的律师,因为契约必须要由一位来自第三方的律师起草。Cataliades先生也是一个中立律师,在两位国王和vampire律师都签过字之后,他也签了。

  Eric伫立在他那黑色和金色的荣耀之中,见证着这一切的进行。签约用的笔一旦被放回原位,Eric马上说到“百年之内,此婚约都是神圣的!”下面响起一切欢呼。Vampire并不喜欢欢呼,所以这个声响大部分是来自人群中的人类和其他一些超自然生物的,但是vampire全都发出了赞赏的低语——并不是很欣雀跃,但是这已经算是他们尽力而为的了,我猜。

  我很想知道Eric是怎么取得牧师资格证的,或者他们所谓的“主祭”资格证,但是当下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让Jake告诉我Quinn的事。Jake正想从人群中溜走,但是我很快就抓住他了。想要逃过我的视线,他的vampire功力还不够呢。

  “说。”我说,他尽力想要表现得不懂我言为何物,但是他也看到我的表情了,我才不吃他那一套。

  人群在我们周围散去,想要去自助餐的地方。而我在等着听Quinn的故事。

  “我不敢相信,他自己还没有告诉你这些事。”Jake说,我真想给他一脑袋光儿。

  我瞪着他,让他知道我在等着呢。

  “。kay。kay,”他说“我是在还是一个were的时候听说这些事的。你要知道,在shifter的世界里,Quinn就像一个摇滚巨星一样。他是最后一批weretiger中的一员了,而且他其中是最凶猛的一个。”

  我点点头。目前为止,那和我所知道的Quinn还是一致的。

  “一个月圆之夜,Quinn的母亲在变身的时候被抓住了。一群猎人外出营,他们设下一个陷阱,因为他们想捉一只熊,用来他们非法的斗狗赛的勾当。你知道吧?就是找些动物,人类赌钱在它们身上,然后让这些动物自相残杀争个你死我活。他们想用一群狗对阵一只熊。这个生意当时正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红火。他母亲一个人在外面,不知怎么地就掉进了陷阱,她没有意识到危险。”

  “他的父亲在哪儿呢?”

  “Quinn还很小的时候他就死了。这件事发生的时候,Quinn正15岁左右。”

  我有一种感觉,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而我是对的。

  “他也变了,当然了,就在同一晚,就在他发现母亲不见了之后。他跟着他们到了营的地方。在被捕杀的压力之下,他的母亲变回了人类女人,一个男人正在强暴她。”Jake深深了口气“Quinn把他们杀光了。”

  我低头看着地板。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那个营地必须要被清理好。当时周围并没有一个帮派来帮他——当然了,老虎们并不喜欢成群结派——他的母亲受伤很严重,而且精神受到很大创伤,所以Quinn去了当地的vampire巢。他们同意帮他,作为回报,他三年之内都亏欠于他们。”Jake耸耸肩“他同意了。”

  “他到底同意做什么了?”我问。

  “在深坑里角斗,为他们。整整三年,或者直到他死掉,哪个来得早就算哪个。”

  我开始觉得一身冷汗,这一次并不是因为那个令人骨悚然的Andre了这一次是因为恐惧。“深坑?”我说,如果他没有vampire的听力的话,他是听不到我的声音的。

  “有很多人都在深坑角斗上赌钱,”Jake说“就像那群猎人想要找只熊来斗狗的那种比赛一样。人类并不是唯一一群喜欢看着动物相互厮杀的生物。一些vamp也很喜欢那个。还有一些超自然生物也一样。”

  带着厌恶的感觉,我的嘴弯曲了。我觉得自己都想吐了。

  Jake看着我,对我的反应感到很困扰,但是他停了停,暗示我这个悲情故事并没有到此为止。“很显然Quinn熬过了他的三年,”Jake说“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活下来,而他是其中一个。”他斜着眼看着我“他赢了一场又一场。他是你所能见到过的最凶猛的战士之一。他斗过熊、狮子以及其他一些你想象不到的生物。”

  “它们难道不是很稀有的吗?”我问。

  “Yeah,是的,但是我猜,即便是珍稀的were也是需要钱的,”Jake摇着头说“而且如果你已经有了一些钱,并将赌注在自己身上,那么你就能从角斗中赚很多。”

  “为什么他后来不干了呢?”我问。我对Quinn的故事太过好奇,连自己都感到非常羞愧,我应该等他自己来告诉我这一切的。他会的,我希望是这样。Jake拦住了一个路过的人类侍应生,从他的托盘中拿过一杯人造血。一饮而尽。

  “他干完了自己的三年,而且他还要照顾他的妹妹。”

  “妹妹?”

  “Yeah,他母亲经过那个晚上之后就怀孕了,生下了那个在门口分发混合香料的人造金发女。Frannie经常惹麻烦,Quinn的母亲管不了她,所以她就让她来和Quinn住一段时间。Frannie昨晚刚过来。”

  我已经听得够多了,超过了能忍受的程度。我以很快的速度转身从Jake身边走开。还好,他没有阻止我。  wWW.aGuXsw.Com
上一章   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   下一章 ( → )
绝对死亡(真死亡就像门钉死亡降临世界亡者俱乐部(达拉斯惊魂(深夜复活(真吸血鬼日记5吸血鬼日记4吸血鬼日记3吸血鬼日记2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Charlaine Harris创作的小说《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十章好看阅读,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共赴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7)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