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长宇宙的都市小说势均力敌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少年的爱 端庄娇妻 短信时代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错位情缘 关照母亲 新婚泛爱 嫣红回忆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势均力敌  作者:长宇宙 书号:49817  时间:2020/5/12  字数:5298 
上一章   第64章 正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顾衿永远忘不了那一刻。

  她躺在陌生冰冷的手术台上,被两个护士架起双腿,有和她母亲年纪一样的医生戴着手套走进来,检查了一下,就给她判了罪行。

  “你知道自己怀孕吗?”

  “…”“肯定是保不住了,胚胎太小。”

  顾衿眼前是一大片绿色的消毒幕布,她看不见医生的表情,但是能听出她似乎司空见惯的无奈语气。她睁着眼睛,钝痛一直在沿着四肢百骸游走,她以为那只是来例假的前兆。

  以前去医院检查路过妇科的时候,诊室外面常常有面如菜的女人等在门口,她们神情悲哀,麻木,带着对生活的绝望,顾衿常常想,一个人究竟要多狠心才能舍弃自己的孩子呢,驻足观望,随即裹紧自己匆匆离开,她一直以为那个地方,离自己特别遥远。

  她甚至无数次想象自己怀孕的样子。

  那时候的顾衿一定是欢喜的,幸福的,不管生活予以她什么样的沉重打击,都不能夺走她想做一个母亲愿望。

  她和她爱的人,拥有了一个小生命。

  她依然保着一丝卑微期望。

  “大夫,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顾衿眼角润,声音很小,近乎恳求。“这是我第一个孩子。”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胚胎非常小,才一个多月,已经不行了。”金属器械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冰凉的东西探进她的身体里,大夫动作稔,温和劝她。“你还年轻,好好养身体,以后还有机会的。”

  顾衿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滑进头发里。

  没机会了。

  顾衿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她也和这世界上万千芸芸众生一般自私,渴求家庭和温暖,她多希望这个孩子还在啊,小东西慢慢在她肚子里生发芽,然后她从这里走出去,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然可以对旁政作威作福。可是她知道,旁政不会原谅她了。

  她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连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都不知道。

  它是在用离开这种方式来惩罚她,惩罚她的粗心大意,惩罚她的不负责任。

  以前她总觉得产是一件特别了不得的大事,有无数个女孩会为此心灰意冷,会终结掉自己曾经炙热的感情,她们虚弱的从手术室里出来,对着门外等待的男孩投去虚弱愤恨的眼光。

  可是只有经历一次,顾衿才知道,那种失去骨至亲的痛在这茫茫人世中有多么轻描淡写。

  她被推到楼下外科观察,吊着一袋营养药和消炎药,连个正经病房都没有,医生说你多包涵,产妇太多,真的是忙不过来了。

  一个小手术,在这种人为患的大公立医院里,只要休息一个小时就是可以回家的。顾衿不说话,只点点头。

  她孤独躺在无人问津的走廊里,脑子开始一遍一遍回想旁政的音容,他说,衿衿,咱俩也要个孩子吧。

  他想做父亲的愿望那么强烈。

  她活该,她咎由自取,她自作自受,可是她也有不能跟任何人说的心酸和委屈。她也终究,还是和他到了穷途末路的那一步。

  凌晨时分,非洲南部的土地上气候多变,因为下过雨的关系,空气凉爽而

  再提起过去的事情,虽然没那么疼,可是说出来间总是苦涩的。

  顾衿穿着外套,坐在茅草屋外面的台阶上,仰望苍穹。“那时候不说,不是想故意瞒你,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旁政,其实我想过好多次的。”

  我想过好多次,在我撑不下去的时候告诉你,在医院里寂静难眠的夜晚,在爷爷葬礼之后的旁家花园,在两人离别的机场大楼,无数次的想过抱你痛哭一场或者在你怀里得到片刻安宁温存。

  夜幕的星星多而茂密,顾衿看的出神。“我走的时候,其实想的很清楚,我不告诉你这件事,最后我们都能善终,要是我说了,那个时候,旁政你想过没有,我和你,可能就是相互折磨一辈子。”

  他和她,都不是能将就能容忍裂痕的人。

  旁政坐在她旁边,沉默良久。

  “可你走的时候,也绝没想过再回来。”他转头,一字一句,说的很坚定。“顾衿,你在机场,是想过和我就这么算了的。”

  和她在一起生活两年,对于顾衿骨子里的烈旁政甚至摸得比她自己都要准。

  顾衿弯起角,承认。“对,我想过和你就这么算了。”

  她留下离婚协议,走的不拖泥带水,也没给任何人解释和代。她以为他会在未来的某段日子里遇上比她更合适,甚至是他更爱的人。她也以为自己离开他以后会变得更好,更开阔,更能接受除了他以外的生活。

  顾衿埋首,头发垂下来,遮住她的脸。

  她的声音听起来痛苦而压抑。

  “可是雷西说他和你失散了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根本做不到。”

  “旁政,那天要是死的是我你一定不会难过,但是你要是死了,我可能这一辈子都得给你守寡。”

  她背负着自己一语成谶的罪过,背负着曾经伤人伤己的愧疚,永无止境的这么活下去。

  “不用你死了。”旁政低头自嘲“你在那儿躺着,我就觉着天都快塌了。”

  这大概是他这半生说的最麻的一次情话,他说的坦,平静。

  顾衿不说话,深深把头埋在自己的腿中。旁政强迫着把她抱过来,用手拢起她的头发,多以来第一次在眉眼中见了倦态。

  “顾衿,你知道我从别人嘴里听说你过产之后的心情吗?”

  “那是我活了这么多年,觉着自己最窝囊的时候。”

  比当年被兄弟和女朋友背叛的滋味儿更甚,不,要甚的多。

  忘了是几个月之前了,保险公司给他打电话,要他去4s店拿修好的车。他当时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说的是她那台肇事奥迪。

  心里有个结,旁政有意无意的拖了两三天才去。因为是大修,得去离b市几十公里以外的车场去提。

  那天保险公司和负责修车的工人都在,车修的倒是不错,看上去跟新的似的。单据给他,他签了字,人家说让他检查检查,他也没什么心思。负责车场的老板在一边瞧着他穿戴估计他是个大金主,想着结个客户以后也能给自己照顾照顾生意,便热络跟他攀谈起来。

  “先生,这车的车主当时伤的不轻吧?”

  旁政从笔中抬头,不冷不热的看了老板一眼,似乎没什么心思,签完字,他淡淡问了一句。

  “怎么说?”

  老板路的指了指大灯和保险杠“这不知道的一看就是新手开的,前面全都碎了,清洗座椅的时候您是不知道有多费劲啊!那座子的血,拆了皮套重新不说,光这皮料就…”

  “血?”旁政皱眉打断老板“哪儿来的血?”

  老板被旁政严肃的表情吓住了,半天才磕磕巴巴的指着驾驶座。“这里头啊,座椅往下,脚垫上,都是。”

  旁政转头看保险公司的人“你们那天有去医院的人吗?”

  保险公司负责的恰好是车祸那天跟着顾衿去医院的小伙子,小伙子不认识旁政,说话很谨慎。

  “是我,我去的。”

  “她伤的很重?”旁政拧眉,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天晚上去病房的情景。

  顾衿躺在病上,呼吸正常,病历卡上写着内科三,观察,疑似脑震。他没见到她身上有什么地方是着纱布的,而且和他说话的时候,她从上坐起来,也并不费力。

  小伙子慢半拍才反应过来旁政指的是顾衿。“您说的是姓顾的那位女士?

  “对。”

  小伙子啊了一声,点点头。“伤的怎么说呢…不轻也不重,我们到了现场以后她坚持让我叫救护车,一直弯着,我还以为是骨折了呢,后来二院的人来了,给她抬到担架上,才看见身上都是血。”

  “我跟到医院去的时候她已经送手术室了,是从楼上妇科送下来的,推出来的时候也清醒,您说我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去问人家,让我走我就走了,剩下的事儿都是我们公司财务事故科跟她联系的,我也不清楚了。”

  旁政提了车,一路飞快的往市里开,他摸出手机,联系陈湛北。

  当初是他给顾衿联系的病房,找到当时帮忙的医生,一定能查到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陈湛北一听,直接就奔了医院去。

  当时托人病房的是陈湛北他妈妈的初中同学,二院的一个行政副院长,听俩人说明来意之后,人家特地叫了妇科主任带着病例到楼上。

  因为有几个月了,翻了好一会儿才查到顾衿的就诊记录。

  妇科主任想起来了。“车祸进来直接急救的,我有印象,一个很年轻的姑娘。”

  陈湛北急忙应和“对对对,就是她。”

  “那就没错了,这不写着呢吗,人工产,我做的手术,三十七天意外终止妊娠。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当时在手术台上还求我呢,说孩子能不能保住,关键当时情况很明朗,送来的时候就不行了。”

  副院长问“湛北,这是你女朋友?还是背着你妈在外头又闹出了什么花边新闻?”

  陈湛北没心思开玩笑,跟人家道了谢就蔫蔫的走出来了,旁政站在门口,不发一言。

  “哥?”

  陈湛北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挠挠头。“这事儿怪我,当初情况太了,谁也没想到顾衿伤那么重,我就寻思着赶紧找病房让她住进去,别的也没多问…”

  “不怪你。”旁政沙哑开口,拍拍他的肩膀。“怪我。”

  “哥…”

  旁政一个人走远了,他走出医院,上了车,无意识摩挲着方向盘,他想起哪天车祸是她趴在那里睁着黑漆漆眼睛望着他的样子。

  他拉她下车,她挣扎,然后锁上车门。

  他当时真气疯了,气她不拿自己生命当回事儿,气她跟踪自己,气她那么鲁莽发了疯似的想要撞人,见她还有力气跟他闹别扭,他以为她没事,于是他扔下她。

  他把她给扔在车里了。

  很难想象她趴在车里一个人等着保险公司和救护车的样子。

  大概车里太闷了,旁政觉着自己不上气,他降下车窗,口依然发闷。那几天晚上他连续失眠,只要一合上眼,顾衿睁眼隔着车窗望他的样子就跳出来。

  他忽然醒悟了她为什么要走。

  不是想躲开他,也并非不想继续和自己的这顿婚姻。而是她在用自我放逐的这种方式惩罚她自己。

  天光渐亮,远处荒野尽头升起暗金色光芒。

  “顾衿,看我现在这样,你是不是特得意。”

  顾衿摇头,狠狠摇头。

  旁政长长叹气“你用这种方式惩罚你自己,也是变着法的在折磨我。”

  “以前总觉着自己离死特远,连送老爷子走的时候我都没考虑过自己可能也有那么一天,但是昨天被海卷起去的时候,我是真害怕了。”

  “我怕我死了你跟别人跑了,顾衿,我大老远过来找你,不是想让你得到自我救赎,不是想让你放下过去,那些都是话,我回来,他们说你跳海了,我当时就想,不管你捞出来是生是死,我都跟着。”

  顾衿呜咽,旁政摸着她通红的眼睛,妥协似的,认命。

  “咱俩把孩子的事儿忘了行吗。”

  “你说过,你相信世界上的一切都有从头来过的机会。”

  “顾衿,我相信我们也一定有从头来过的机会。”

  太阳彻底从远处升起来。

  两人眼前忽然闪回了很多很多帧画面。

  那个盛夏傍晚,他说你好,我是旁政。

  那个五一假期,她挽着他的手,穿着婚纱,心怀忐忑的看他把吻落在她的角。

  那个不算甜蜜的月,他搂着她,睡得昏昏沉沉,他说,你别闹。

  她搬进他的家,和他养了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花;她未经他允许扔掉他的地毯铺上一整面的飞行棋,他和她在那块棋板上接吻;她和他在家里的沙发上,在上,在他公司的休息室里做;她说旁政,你不要占我便宜。

  原来,她和他之间竟然有那么多无法割舍的过去。

  隔着千山万水,顾衿望着旁政的眼睛,听见自己心里咚的一声,落了归处。

  顾衿站起来指着远方,手指向东,那是家的方向。

  她脸上被朝阳镀上一层金色余晖,她说。

  “旁政,今天,又是一个新开始。”

  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Www.AgUxSW.cOM
上一章   势均力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心动难耐百撩不亲炽野追妻八十一难长得美还拼命撒娇也没用我等你很久了都市最强兵王反派兵王修远最强技能系统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长宇宙创作的小说《势均力敌》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64章正文完好看阅读,势均力敌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势均力敌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