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赏饭罚饿的重生小说吾家有女未长成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少年的爱 端庄娇妻 短信时代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错位情缘 关照母亲 新婚泛爱 嫣红回忆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吾家有女未长成  作者:赏饭罚饿 书号:49806  时间:2020/5/6  字数:5688 
上一章   第68章 【番外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容萤认为时机已经差不多成了。;

  要知道陆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她,今天夜里就可以试一试。

  这次没有准备任何的媚/药,连香料都省了。

  她让下人送了一桶热水,哼着小曲儿把箱底的那件裙子翻出来。轻薄的纱衣几乎透明,好在如今是夏天,这么穿应该不会太冷。

  容萤朝身上比划了一下,无端端起了皮疙瘩。

  得对自己有信心!

  她如是宽慰。

  水里冒着热气,算准了时间,容萤了衣裳,踏进去慢条斯理的洗澡。

  陆今晚在外面有个饭局,大约再过半炷香就该回来了。

  她把丫鬟全都支开,舒舒服服泡在水中,信手取了些花瓣洒在面上。

  家里是有浴房的,容萤却故意只拿了个屏风遮挡,不过片刻便屋子都是水汽。

  她用身的香水把上上下下抹了个遍,很快,一股幽香弥漫,醉人心脾。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混合着间或响起的水声,门忽然吱呀被人推开,来者大约迟疑了一瞬,脚步停在门边。

  不用猜也知道会是谁,容萤深了口气,抹了一把脸,就这么从水里站起来,她没用手巾擦拭,发披在背脊,水珠顺着曲线悠然滑落。

  顺手捞起那件薄如蝉翼的纱衣,轻飘飘地罩在外面。衣衫浸了水,很快就密不透风地贴在她身上。

  陆喝了些酒,她绕出屏风时看见他抬眼往这边望,然后在原地站着发怔,含了醉意的眸中有些离。

  她要的,就是这般的眼神。

  容萤光脚踩在铺灰鼠皮的地面,一步步靠近,身后是一串漉漉的水渍,她轻踏在他的靴上,慵懒地伸出两条胳膊勾住脖颈。

  宽大的袖摆顺势往下滑,洁白的肌肤细腻如水,陆一动未动,他闻到淡淡的香气,一缕一缕牵动着神经。

  “陆…”她冲他撒娇,踮起脚尖,温软的瓣摩挲着线,浅浅的,柔柔的,滑的小舌窜进口中,扫过齿间,引似的拨他。

  不过纠了片刻,容萤便听到他的呼吸渐渐转急,滚烫的掌心实实在在的抚在上,随即猛地将她往怀中一摁,力道大得像是要将人捏碎,原本是她主动的吻,慢慢的变成他疯狂的索取。

  深着结束了这个吻,陆抬起她两腿将人抱到上,糙的手指抚摸游走,目光急切而痴。他的落在她脖颈,言语间是重重的呼吸声。

  “你想好了么?”

  他问。

  她半是玩笑半是挑衅的回应:“你觉得呢?”

  入目是头精致的雕花,容萤听到他轻笑一声,随后便是毫无征兆地刺痛,没有任何前戏也不带半分怜惜,齐没入,她险些没疼得晕过去。

  身下的异样之感让陆不自觉疑惑的嗯了声,但这种停顿并未持续多久,比屋外还要凶猛的疾风骤雨很快袭来…

  帐幔在这场战争中摇曳,屋内没有风,氤氲的水雾却久久未散,窸窸窣窣的雨里传来轻轻的哦,似泣非泣,似喜非喜。

  后半夜,雨势悠悠转小,身大汗的两个人拥在一起静听着彼此的息。

  终于过去了,容萤发觉四肢已然力,咬着牙蜷起腿,却被他宽大的手掌摁了回去。

  陆看了一眼被褥上凝固的颜色,又转目盯着她苍白的小脸,眼底里说不清是笑还是别的什么情绪。

  “怎、怎么?”容萤气息未平,不太高兴地瞪他。

  “没怎么。”陆将头埋在她颈窝,声音低到听不见,语气里却含着庆幸“突然觉得赚到了…”

  身体里是难以言喻的疼痛与疲惫,她却感到奇怪,因为此时此刻,心头并不似想象中的那般愤恨,反倒是静如止水,毫无波澜。

  容萤曾卑劣的想:如果陆是凶手,那她也算半个帮凶,并且和他相比,她的灵魂更加龌龊,甚至无法奢望得到原谅。

  因为他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而她却是披着伪善的皮,做着人渣的事。

  *

  很早之前听街头巷尾传,陆大将军不近女,手腕狠辣,盛气凌人。当然也不能说他清心寡,只是南北二帝相争时,他忙着征战沙场,江山统一后又被今上派去西北平,足足耽搁到二十九岁还没成亲。

  他这个人追逐名利,并不恋家,因此就算一直未娶也没放在心上。

  可容萤此后才知道,什么不近女简直就是谣言。

  殊不知,一个人几十没年没开过荤的人突然尝到甜头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月中的时候,她终于来了癸水,差点没跪下来给老天爷道谢了,毕竟难得有段日子陆可以放过她,就是过程痛苦了一点。

  初秋,天气刚转凉,容萤已是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裹了个结结实实,即便如此,她额头还在冒冷汗。

  “疼成这样?”陆坐在边,手探了探她的头。

  “唔…老毛病了。”

  他叹了口气“知道有毛病还不忌口?昨天看你喝冷酒喝得开心啊。”

  容萤暗骂道,还不是看你在那儿吃得香,自己才嘴馋灌了两壶。

  “你不上朝了?”

  陆摇头“告了假,在家陪你几天。”

  “告假?没必要吧…我这病又不严重,让人知道多难为情啊。”

  他微微一笑,手指轻刮她鼻尖:“不妨事,你最要紧。”

  容萤:“…”从月初开始,弹劾他的折子就没少过,全是裴天儒的杰作,这个她比谁都清楚,当然其中的大半功劳还得归功于她,因为陆对她真是从头到尾都未防备过。尤其是在行了房事后,与裴天儒说得一致,他对她的好超出了最初的预想。

  有了如此认知,容萤方才明白那句“温柔乡是英雄冢”所言非虚。

  “手炉该冷了吧?”陆的话打断了思绪,手直接探入被衾里,将炉子取出来,之后也没撤回,摊开掌心覆在她小腹上。

  确实有微微凉意。难怪说通则不痛,通则不痛,她身子受了寒,月信便比旁人来得艰难。

  陆是习武之人,手掌的热度永远比常人高上几分,他就这么替她暖着,弯俯身,也不嫌累。

  容萤开口取笑他:“堂堂大将军,给女人暖肚子,传出去像什么话。”

  陆挑起眉,笑了一声:“你是普通女人么?”

  她从这话里听出了些许暖意“…回头我好了,给你唱小曲儿听。”

  “行了吧,你那些污言秽语的曲子我吃不消。”他索掀开被子上了,把她抱进自己怀中。

  容萤沉下声音:“怎么,我这些歌不配唱给你听是么?”

  “别想。”他啧了声,腾出一只手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背,低低调侃“我倒是不介意你在上的时候唱给我听,别的时间么…还是罢了,无福消受。”

  容萤蹭的抬起头,脸上微红,炸了似的朝他龇牙:“胡说什么七八糟的,拿我寻开心么?”

  “好了好了,别气别气。”他故意笑道“我给你赔罪好不好?你看你,不是还疼么?别气坏了身子。”

  她不情不愿地躺回去,小腹上那股热异常温暖,竟让人感觉,似乎真的没有那么疼了。

  等四周渐渐安静下来,容萤把头枕在他口,这才轻声问道:“陆,朝里的那些事…”

  “朝里的事,你不用管。”他率先打断,风轻云淡地抚摸她的头发“你只要顾好家,天塌下来,还有我呢。”

  她神色黯然地盯着被衾上精致的绣花,有几次想开口说什么,但最终都归于沉默。

  *

  月底入冬前,容萤和裴天儒见了一面。

  对外她称他是自己的恩师,所以偶尔来家中一叙也不曾惹人怀疑。但介于陆不大待见他,每次都是挑他出门的时间。

  谈话的地点仍旧在花园的小石亭中,容萤屏退了左右,看完他手里的信,不自觉皱眉。

  “他的私印我都偷来给你了,这次还想要什么?”

  听她言语间颇有不耐,裴天儒安抚般的倒了杯茶水递过去:“你莫要着急,陆这棵大树在今上身边扎太久,要拔起来不容易。”

  容萤不咸不淡了哼了下“最近你在朝中不是很活跃么…”

  “再活跃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他笑道“你知道的,皇帝看重他,无论世人如何唾骂,只要当今圣上喜欢,黑的也能变成白的。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成的事。”

  “那就慢慢来,我可从没说我着急。”她不在乎地喝了口茶,视线瞄着园中凋零的草木“反正七八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

  “哟,这像是从你口中出来的话么?太阳该打西边出来了。”说着还刻意探头张望了一番,结果被容萤一弹指戳到脑门儿。

  “少贫嘴,说正事。”

  “这就是正事。”裴天儒优哉游哉地品着茶水“对付陆,你是最好的那把刀,咱们的成败就看你了…”

  容萤面沉如水:“我知道。”

  “萤萤。”对面坐着的人打量了她许久,眯着眼“你可别心软啊。”

  她手里一抖,茶就洒了出来。

  *

  转眼到了冬季。

  日子过得平淡如水。

  陆是偶然发现容萤在喝避子汤的,起初他没当回事,后来才知道每次行房完她都会喝,而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快三个月。

  “你不想要孩子?”

  被他抓了个正着,她也不以为意,理所当然地说:“不想生,生孩子太疼了。”

  容萤抿了抿,垂眸摆桌上的杯盏“你看我,光是个月信都难受成那样,大夫说我若有孩子,说不定会难产…”

  陆静静地看了她许久,最后居然点了下头:“也好。”

  他这句“也好”着实在容萤预料之外,忍不住多问:“你、你不介意?”

  陆淡笑道:“随你高兴,不想生就不生。”

  “你不要孩子了?”

  “那你想生么?”

  她想都没想就摇头:“不想。”

  后者轻轻一笑:“这不就对了。”

  原以为陆不过是嘴上说说,哪有人不想要孩子的,男人背负着延续香火的责任,背地里指不定还怎么怨她。若他过几天纳个妾,自己该如何面对?

  打出去?闹一场?

  想想都不妥。

  也好吧,让他分心去应付其他女人,腾出空闲来让她好好歇会儿。

  她是绝对不会也不能怀他的骨

  说出这话,容萤猜测过无数种不好的下场,但当陆捧着一碗汤药,对她说,往后换他来喝的时候,这份震惊仍是久经不散。

  “你…”“作甚么?”陆俯下身,手指轻轻拂过她脸颊的发丝“感动了?那就好好报答我知道么?”

  他在她边吻了吻,语气轻松:“大夫说了,避子汤不能多喝,轻则伤身,重则终身难以有孕,是药三分毒,你到底是女人家,身子骨没有我好。”

  容萤怔忡地望着陆把那碗药灌了下去,像是能尝到药汁的苦味,忍不住和他一起皱紧眉头。

  那时,她便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瞒到来年春天。

  *

  他们是在上个春天成亲的,也是在这个季里结束。

  时间不长不短,刚好一年。

  容萤看着面前的那壶酒,眸中清清淡淡。

  “上回才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成事,这才过多久?就如此急不可耐了?”

  裴天儒浅笑道:“我等不了了,萤萤。你的这位大将军实在是令人甘拜下风。”

  她靠在栏杆上,懒洋洋地望向他“还有你搞不定的人?”

  “我搞不定的人有很多。”裴天儒很谦虚的摇头“毕竟,我不是神。”

  容萤在旁出神许久,才伸出手去拿酒壶。

  蓦地,一把未展开的折扇轻放在她手背,抬眼时正对上他一双星眸,深邃暗沉。

  “你是不是下不了手?”

  “笑话。”她隔开扇子,把东西提起“我为什么会下不了手。”

  “我太了解你了。”

  “自负。”容萤拍拍衣裙站起身“我也很了解你啊,做这么多,无非是为了给那位岳姓的表弟铺路,是吧?”她笑道“陆死了,皇叔理所当然就会重用他。”

  “不愧是我带出来的人。”裴天儒不避不回,反而夸赞“这都叫你看出来了。”

  “可惜他没有陆那么有能耐,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容萤冲他晃了晃酒壶“你放心,这是我欠你的,绝不会食言。”

  裴天儒静静地打量她的容颜,仿佛是想从她的神情里读出些什么。

  “走了。”

  回廊就在前方,她捧着酒,走得义无反顾。

  那身与她格格不入的丽的衣裙在视线中逐渐模糊,带着摇摇坠般的脆弱,裴天儒突然叫住她:

  “容萤。”

  远处的身影停了一下。

  “无论如何你要记住,他先是你的杀母仇人,其次才是你的救命恩人。”

  尽管没有回头,他却能感觉到她在微笑,继而扬起手,不在意地朝他挥了挥,像是在说她知道了,又像是在与他作别。

  裴天儒握紧拳头。

  “我等你回来。”

  他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容萤,我等你回来。

  (全文完)  wWW.aGuXsw.Com
上一章   吾家有女未长成   下一章 ( 没有了 )
重生白月光有嫡女掌家重生攻略夫君最强修真屌丝重生之人鱼巨重生九零俏宝重生之百变杀重生首席女王重生之医心圣乱世浮歌:重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赏饭罚饿创作的小说《吾家有女未长成》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68章番外完好看阅读,吾家有女未长成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吾家有女未长成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