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谨鸢的架空小说卿卿一笑百媚生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少年的爱 端庄娇妻 短信时代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错位情缘 关照母亲 新婚泛爱 嫣红回忆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卿卿一笑百媚生  作者:谨鸢 书号:49799  时间:2020-5-6  字数:4971 
上一章   第129章 番外:刘灿X李若悠    下一章 ( 没有了 )
  李若悠再醒过来时,眉心阵阵的揪着疼, 她想要伸去碰, 有个低哑的声音在耳边。

  “别动, 血止住了。你碰到它, 万一把血痂碰掉, 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若悠生生止住动作,侧头看见面色苍白的刘灿就倚在墙边, 而她躺着的地方是垫了枯树叶的一处。

  她转动着眼睛, 发现这里是个山

  她猛然想起先前发生的事了。

  她被刘灿的对头劫持, 然后是他赶来救自己, 但是因为被方挽晴不小心暴了举动, 他们陷入一场混战。

  “表哥,你的胳膊。”李若悠想起眼前血腥的一幕幕。

  刘灿为了保护她,身上受了多出刀伤,胳膊那边最严重。

  她昏前,他还死死抱着自己!

  李若悠爬起来, 要往刘灿那里去, 但被他一抬就按住肩膀, 根本不让他靠近:“你躺好, 万一你再昏过去,可不是得受罪, 一会就有人来找我们了。”

  刘灿声音淡淡的,但能听出虚弱,又低又哑, 气息不稳。

  李若悠闻言,眼眶微红,犹豫片刻重新趟回去。

  如若不是她被劫走,表哥哪里会冒着性命危险前来,遭如此的大罪。

  自打她被娘亲告知,说表哥想要娶她,来到嘉兴,就一直在麻烦表哥。

  如今还累他受那么严重伤…李若悠心里自责,恨自己什么都帮不上忙,只会拖累。

  说起来,她这是第二次见刘灿。

  她娘亲远嫁,在她八岁那年来回来探亲过一回,那时表哥才十一二岁,因为家境不好跟人在江海里混。

  她来的时候,娘亲告诫她不许跟表哥走近,回来这一次,以后就跟这边的人没有什么关系了。

  因为外祖父去世了,姨母嫁得不好,家里被倭寇洗劫一空差点连性命都丢了。

  所以她娘亲就是回来祭拜外祖父外祖母,准备再也不跟这里来往,说自己家里也困难,可救济不起别家。

  然后到了嘉兴,她果然见到表哥家贫困。表哥的衣服都洗得发白,还打着补丁,住的地方是跟他的义兄一起盖的屋子,一家人都挤在那儿。

  她晚上睡觉都是跟着娘还有姨母一块挤着睡的。

  住下第二,她还听到一件让人害怕的事。

  表哥和他的义兄许鹤宁还有那个叫陈鱼的在屋后说话,说什么动,肯定得下死,不然死的就是他们。

  她当时吓着了。

  她听说这边经常闹水寇和倭寇,很多人背地里也是跟水寇一起卖命的。

  就当她吓得哆嗦要走开时,脚一软坐倒,想要站起来,发现有人已经站在身后。

  她慌忙爬起来,就看见表哥微微笑着看她。

  表哥长得其实很好看,眼的轮廓是一种温柔的弧度,笑起来时更是无害。

  但那个时候她只有害怕,眼泪刷就下来了。

  而且还看到表哥抬,她吓得尖叫一声,跑走了。

  那场惊吓,她见到娘亲想要告诉娘亲,可神差鬼使的,她又忍着没说。

  她觉得要是说了,是不是要害了表哥。

  不管表哥刚才说的是要做什么,他还说了句,不然死的就是他们。

  即便表哥是坏人,她也不想表哥死的。

  于是,那事之后她都跟着娘亲身边,连吃饭的时候都不敢抬眼看表哥,一直到离开。

  庆幸的是,表哥并没有再来问她相关的话,就在她离开那,正要上船,表哥喊了

  她一声。

  她慌乱,不知要怎么反应,表哥却是只她里一个油纸包。

  等到她上船,偷偷打开油纸包,发现里面是腌制的果脯。

  她看了那些果脯许久,捏了一块放嘴里,是泡过的!

  她爱吃这个,但是娘亲说贵,只有过节时才会给她买一点点。

  表哥送她果脯。

  年幼的时候,心思都是单纯的,就如同她即便觉得表哥在做坏事,也不愿意告诉大人。而她也因为一包果脯,对表哥更觉得亲近。

  之后又过来两年,她无意听到娘亲和父亲的话,说表哥富裕了,如今被浙江的人都喊二公子了!

  正是她为表哥高兴的时候,听到让她脚发凉的话。

  父亲很不屑地说:“再发达,那也是拿命换!干贼寇的勾当,黑了心的东西,我们可千万不能跟他有关系,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她愣愣的回屋,心里想表哥怎么可能会害他们呢?

  她听到他的秘密,表哥都没有发脾气或者威胁她什么,还送她果脯。她就觉得父母有点太冷血了,一个人的本质,不应该是道听途说就能断定的!

  再然后,又是几年,也就是她再见到表哥前,才知道表哥其实跟着他义兄干的都是劫富济贫的好事。姨母也是那个时候来提的亲,她娘亲高高兴兴就答应了。

  李若悠的回忆到这儿,眸光也跟着暗下去。

  她娘在她被表哥家接走前,才跟自己坦白,说表哥先前有个未婚,但是不知怎么退亲了。她就是捡了个大漏子,不管在刘家受了什么委屈,都要忍着!要哄她姨母高兴,嫁过去,就一辈子不愁吃穿,是个富太太!

  那一路,她都过得浑浑噩噩,觉得自己这算什么?

  同时也害怕心里有过别人的表哥对自己厌恶。

  她到嘉兴,是表哥亲自来接的船。

  多年未见,她险些要认不出面前儒雅温润的公子,唯独能辨认的是他看人时眼角那抹柔和。

  他在小时候也是这么柔柔的笑。

  之后她就住进刘家的大宅院子里,是她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大院子,是娘亲嘴里的富贵,可她站在这里却自惭形秽。

  但一连着好几,表哥都会来找她,陪着她走这个宅子,告诉她每一处。

  她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好,是那种真心要娶自己的好,可这里头还是少了什么。她觉得,表哥心里还是有那个女子的。

  很快,表哥就亲口告诉自己关于他先前那个未婚的事。

  他表情很淡,语气也很淡,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末了,朝自己笑着说:“告诉你,是怕你多想,我们是要做夫的,夫间该坦诚。若悠,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也不用怕我。”

  原来表哥知道自己怕他,也知道自己没有把这儿当家。

  亦是那一刻,她对这个坦坦的公子有了不一样的好感。

  这般风光霁月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动心呢。

  可是越是心动,她在他跟前就越发谨小慎微。

  看着他为商行奔波劳累,她除了关切一两句,下厨做点汤羹,她没法跟他分担。

  见他愁眉不展,她没有能力解忧。

  她在他身边,就如同是明月与萤辉,她是那灰扑扑的一个,与他格格不入。

  如今,还给他拖后腿了!

  “表哥,都是我的错。”李若悠眼眶一红,难过的喃喃一句。

  身边的人却没有说话,她再也忍不住,眼里滚落下来。

  他的是

  在这个时候伸过来的,落在她眼角,轻轻一揩,拭去她的眼泪。

  “你怎么会这么想,分明是我害你落入危险。是我没有护好你。”

  刘灿的声音带着几丝无奈。

  但他话落,他这个总是怯怯的小表妹哭得更厉害了。

  怎么办。

  是他刚才不让她动,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右胳膊狰狞的伤口,反倒让她误会了吧。

  误会自己是在生她的气。

  她怎么总是个先责怪自己的子,她不知那个样子,是多么像个没人疼爱的小可怜。

  他明明已经努力让她知道,他敬重她,亦会喜欢善良的她。

  足智多谋的刘灿面对一个哭得快要不气的女子,也无奈了。

  无奈,他索不用脑子去思考太多,直接挪了过去,将哭得一自责的姑娘抱到怀里。

  “不许再哭,还有,闭眼。”

  还是不能让她看见自己的伤口。

  李若悠被他那么一说,吓得直接打了个哭嗝,然后本能听话闭上眼睛,在他身前直抖。

  无奈的刘灿被她逗笑了。

  天,他到底是要娶一个怎么叫人怜惜都觉得不够的子。

  还好,他的人很快就找过来,李若悠受了惊吓,又哭累了,已经睡着。

  刘灿索忍着伤,将她抱上马车,这才守着她先为她简单清理伤口。

  可她伤了脸,那道血痂狰狞,让他心头都跟着狠狠颤了颤。

  她要是知道,会很难过吧。

  女子哪个会不爱惜自己的容貌。

  刘灿自责,还未到家就先吩咐人去找最好的祛疤药膏,而且吩咐郎先不许告诉她真相,用布把她伤口包了起来。

  之后的每,他都亲自给她换药,直等到那血痂慢慢剥落,只余下些许,他才让她照镜子。

  她伤了脸,李若悠早早就做好准备,眉心那块要留疤的。

  虽然他每都来给她换要,不让她看伤口,可她抹得出来。

  她知道很大一块,也做好心里准备,但见到只有血痂那块如今还不知情况外,其它地方的肌肤除了颜色有点发红外,居然跟以前没有太多的区别。

  她听到刘灿此时居然是重重松了口气,仿佛是比自己更担心。

  李若悠就看了过去,刘灿知道她心思感,不说明白,她不知又要想歪到哪里去。

  遂道:“我不是怕你留疤,但也是怕你留疤。我不怕你留疤,我不觉得那样不好看,但我怕你留疤,因为那是我没能保护好你所致。若悠,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李若悠被他又怕又不怕的绕了绕,好半会才点点头,朝他出个害羞的笑。

  “表哥都不嫌弃我,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刘灿凝视着她的笑脸,紧张的心情一点点缓解,也笑了开来。

  瞧他,还没有一个女子豁达,纠结半天,他反倒变成是小心翼翼那个了。

  就在这之后没多久,刘灿收到一个重要的消息,事关重大,他要再到京城去找许鹤宁!

  于是,才刚养好伤的李若悠就跟着他一路又劳累往京城赶。

  他在到了京城后,觉得自己是自私的,明知道京城是个虎狼地,但还是把她带身边了。

  李若悠并不知道这内的危险,他见她每跟云卿卿走动,笑容越来越多,有时和自己单独相处起来也不再拘束小心翼翼的,他觉得自己把她带来也是对的。

  所以,他必须跟着义兄全身而退。

  朝里的事情一波接一波,他有时分不开身来每都去找李若悠说话,想给她的礼物也迟迟没能做好。

  而且这个时刻紧张,他一考虑,还是决定不告诉她,自己都给她准备了什么。

  刘灿就把自己花的那些花钿样子给到云卿卿,拜托她找人把东西做出来送给李若悠。

  对云卿卿投来不解的表情,他没法过多解释,只能用笑来掩饰。

  在花钿送到她上后,她每都会空来找自己,哪怕只是一面,也会很高兴笑着。

  直到他要去跟着义兄再去浙江前,李若悠送他走出院子,在他要踏出门槛前,忽然拉住他袖子说:“表哥,我知道,这花钿是你亲给我画的。你一定要平安归来,不然,我就嫁别人了,我也是有脾气的!”

  刘灿在她故意装出凶恶瞪的表情错愕。

  她居然知道…下刻,他总觉得缺了一块的心田变得的,被这个学会发威的姑娘填了。

  他倾身说:“敢嫁别人,打断腿。”

  明媚的阳光照出两道相拥的影子。

  (全书完)  WWw.AGuXSW.cOM
上一章   卿卿一笑百媚生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就是这般女宦官的忠犬宣七五养儿记中国误会了袁唐朝那些人儒术盖世天尊大明门之锦衣御前驸马你是我的半条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谨鸢创作的小说《卿卿一笑百媚生》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29章番外:刘灿X李若悠好看阅读,卿卿一笑百媚生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卿卿一笑百媚生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