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月下蝶影的架空小说我就是这般女子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少年的爱 端庄娇妻 短信时代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错位情缘 关照母亲 新婚泛爱 嫣红回忆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我就是这般女子  作者:月下蝶影 书号:49790  时间:2020-5-6  字数:4786 
上一章   第147章 番外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太子殿下, 今课业已经结束,微臣告退。”

  “先生慢走。”容昇起身向先生行了师生之礼, 待先生离去以后,才转身往外走。守在外面的侍卫太监忙跟上,但是他手上的书袋,没有人替他拿。

  这是陛下的命令, 说殿下身为学子,就该善待自己的书籍,让别人拿书, 非君子所为。

  好在太子虽然只有七八岁的年龄,但却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陛下让他自己拿书, 他也不觉得委屈。

  每课业结束以后,容昇都会到御书房让父皇检查课业, 检查完以后,父子俩半便一同回后宫,与母亲一起用膳。但是今似乎有意外发生, 他甚至听到父皇斥责朝臣的声音。

  父皇向来是喜行不, 能让他发这么大的火, 定是有人踩在他底线上了。

  “殿下,”守在殿外的王德看到容昇,上前给他行礼“陛下正在里面与朝臣说话,您这会儿要进去么?”

  容昇略思索片刻:“你在前方带路。”

  他想知道,究竟是谁把父皇气成这样。

  “陛下,您后宫空虚十余年,如今我大赢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万国来朝,若是让各国使臣知道,我国后宫仅皇后一人,您膝下也仅有一子,这让使臣如何看我们?”

  容昇听到这话,脚下微顿,他面色不变,走到殿中央,给容瑕行了一个礼:“儿臣见过父皇。”

  “昇儿,”容瑕看到儿子,面上的表情略缓和几分,伸手招他到身边坐下,转头对这个朝臣道“朕第一次知道,衡量一个帝王好与不好,是看他后宫女眷有多少,而不是他的政绩。历史上多少亡国之君毁于女之上,你竟然还劝朕纳妃,沉于女,究竟有何居心?!”

  “陛下!”朝臣面色苍白地跪下“微臣绝无此意,只是想让您多为太子增添几个帮手罢了。”

  容昇眉梢动了动,他翻开手里的课业本,没有话。母亲跟他说过,跟这些蠢货废话,不如多想想下一顿吃什么,反正这些蠢货的话,说了也没什么用,只会让父皇更加讨厌他们。

  越聪明的人就越受不了蠢货,父皇如此睿智,哪里忍得了这种人。

  容昇想得没错,没多久这个官员就被父皇骂得灰头土脸,甚至因为“引导陛下恋女”而被打入了臣行列,围观全程的容昇表示,父皇在母亲心中地位不倒,凭借的就是这份不要脸与坚持吧。

  “这几个字不错,已经初见几分风骨了,”容瑕点评了容昇的字,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了,把东西都收起来,我们回去陪你母亲用膳。”

  乖乖把课业收起来,容昇一手抱着书籍,一手被容瑕牵着,边走边听父皇讲一些小故事。

  父皇待他,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严父,他听几个伴读说,有些世家公子从小就要背书习字,若是有一点做得不好,就要受到父亲的责罚。父皇待他,倒并没有如此严苛,不过他仍旧很崇拜父皇,因为其他先生,都没有父皇懂得多。

  与父皇待在一起,会让他眼界越来越宽;与母亲在一起,他每时每刻都很快乐,还会接触到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儿。每每听说别人家公子如何如何,他都觉得自己有这样的父母,实在是太幸运了。

  但越是如此,他就越不允许自己懈怠。父母用心如此良苦,他若不好好回报他们,与畜生又有何异?

  父子俩走得并不快,但是御书房离后宫并不远,所以很快就到了大月宫内殿。

  他们进门的时候,班婳正在歌姬唱曲儿,见到他们进来,班婳从贵妃椅上坐直身体,笑眯眯地朝容昇招手:“儿子,过来跟母亲看看,今是不是又好看了一些?”

  容昇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班婳面前,白的小脸被班婳捏了捏“今果然又比昨好看了些,所以乖乖吃饭是有用的。”

  “母亲,我七岁了。”容昇捂着脸,这种骗小孩的话,母亲都说了好几年了,都不能换换吗?

  “你是七岁,又不是十七岁,”班婳摸了摸他的手心,确定不热也不冷后,对容瑕道“我让御膳房给你跟昇儿做了兔包子,等下记得尝尝。”

  容瑕失笑,他一个三十余岁的大男人,竟然要跟儿子吃一样的东西。偏偏婳婳坚持以为,他小时候的日子过得很无趣,要把他的童年与昇儿一起补回来,所以常常给昇儿备下的东西,还偷偷给他准备一份,得他是哭笑不得。

  心里虽然有些小无奈,嘴上却还是很配合:“好。”

  终究是婳婳一片心意,他半点也舍不得糟蹋。

  小兔包做得憨态可掬,松软可口,容瑕忍不住多吃了一个,转头见班婳笑眯眯地看着他,垂首在她耳边小声问:“婳婳笑什么?”

  班婳笑着道:“我在想,你小时候一定像昇儿这般可爱。”

  容瑕转头看容昇,他正夹着一个小兔包吃得十分认真,两腮鼓鼓囊囊,打眼看去,倒像是单纯无害的小白兔。

  他摇了摇头:“我小时候可没有昇儿招人喜欢。”

  “谁说的,”班婳握住他的手“你现在都已经是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还这般招人喜欢,更别提小时候。”

  容瑕:老男人?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明便让太医找些养颜的方子来,万一哪婳婳嫌弃他年老衰,可该怎么办呢?

  用完晚膳,一家三口聊了会儿闲话,容瑕便让人送容昇下去休息,他与班婳也准备洗漱睡觉。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晚上高兴多用了些饭食,他觉得自己睡得迷糊糊间,身体有些难受,睁开眼时,婳婳已经不在身边了。

  “陛下,您可起了?”王德站在账外问。

  容瑕看了眼空的身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触手冰凉。他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会儿天色刚亮,以婳婳的子,怎么舍得早起?

  但他见王德神情如常,不像是有事的样子,便没有多问。

  上朝的时候,他看了眼右下方某处,岳父与弟又偷懒没有来上朝,还有那几个老纨绔也没有来,难道他们今商量好不来上朝?以往他们不来上朝,好歹也是轮番着偷懒,今竟然如此光明正大?

  容瑕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好在今朝上也没有什么事,他偶尔走神,也没有谁发现他不对劲。

  下了朝以后,他在御书房翻着奏折,上面写着西州干旱,百姓受灾,食不果腹。他眉头顿时皱得更紧,这里今年面豆刚大丰收,怎么会食不果腹?

  他把奏折扔到一边,脸色像是即将下雨的阴天:“王德,娘娘呢?”

  “娘娘…”王德愣住,陛下十分不好女,更不会在御书房提起后宫女人,今这是怎么了?

  “陛下,您问的是…哪位娘娘?”说完这句话,他发现陛下的眼神变得很奇怪,仿佛是在打量他,又仿佛是在防备他。

  “你说朕问的是谁?”

  王德在心中暗自叫苦,后宫就那么几位娘娘,偏偏陛下没一个看重的,一个月能进几次后宫便不错了,他哪儿知道陛下问的是谁?

  “兴许是…德妃娘娘?”

  容瑕眼睑轻颤,御书房里顿时安静下来,他盯着王德看了半晌“朕问你,静亭公一家如何了?”

  “静亭公…”王德仔细想了想“陛下,您说得可是前朝德宁大长公主的儿子班水清?他们一家,早在十二年前便被戾王削去了爵位,后来还是您照应,他们一家才能到玉京州过上富裕安生的日子。不过许是您记错了,班水清并不是国公,只是侯爵。”

  “嘭。”容瑕端着茶盏的手一抖,茶盏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陛下,您怎么了?”王德担忧的看着容瑕“奴婢这就传御医来。”

  “不必了,”容瑕死死盯着王德“那他的女儿班乡君呢?!”

  “班乡君…班乡君,”王德吓得跪在了地上“班乡君早就遇刺身亡了啊,陛下,您忘了吗?当年您领兵入关登基为帝,后来巧遇班乡君,还曾邀她到茶楼一坐,班乡君出去…便遇刺了。您怜惜她是情中人,特意下令以郡主规制给她下葬,还…”

  “遇刺身亡?!”容瑕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嗡作响,王德再说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

  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冷得刺骨。

  噗。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吐了出来,染红了他的手背。

  “陛下,快宣御医,御医!”王德吓得面无血,连滚带爬扑到门口“快传御医。”

  容瑕没有管趴在地上的王德,他快步踏出御书房,来到了大月宫后殿,这个地方他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里一砖一瓦并没有什么改变,陌生的是,这里没有丝毫婳婳的气息,仿佛婳婳从未在此处出现过。

  “陛下,您究竟怎么了?”

  “陛下。”

  “陛下。”

  他回过头,看着身后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捂住口连连吐出几口红的心头血。

  没有婳婳,他要这天下有何用?

  昨夜他才与婳婳一起用过饭,她就躺在自己身边,说今天让御书房给他做水果包,为何一早醒来,什么都没了。

  婳婳死了?

  十二年便死了,还死在他的面前?

  他甚至…只以郡主之礼葬了她?

  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他怎会如此待她?

  王德惊骇地发现,陛下他哭了。

  当着所有宫人的面,他哭得伤心绝,仿佛失去了最珍贵,赖以生存下去的东西。

  陛下当年确实对班乡君有几分欣赏,不然也不会以郡主之礼厚葬她,甚至在其死后,特意下令照顾班家人,让他们搬去了玉京州,免得他们在京城受人欺负。

  但也仅仅如此了,这十余年陛下很少提及班乡君,最多只是在冬天最冷的时候,来到御花园结冰的湖面走一走,看着结冰的湖面出神。

  十年不曾提及的人,为何忽然在今提起,还伤心至此?

  两后,被关押在天牢中的长青王,被陛下处以极刑。

  那天王德守在大月宫殿外,听到了陛下的哭声,一声又一声,犹如孤雁哀鸣。

  “婳婳…”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这个名字。

  那是…班乡君的闺名吧?

  有女如婳,娴静美好。

  “陛下,陛下,你怎么了?”

  容瑕睁开眼,看着身边的女子,伸手把她紧紧揽进怀中,紧得不留一丝隙。

  “做噩梦了?”班婳像哄容昇小时候一样,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不怕不怕,有我在呢。”她跟容瑕在一起十几年了,第一次见他在梦里眼泪,这是梦到什么伤心事了。

  “婳婳,”容瑕哽咽着道“别离开我。”

  “你说什么傻话,”班婳摸了摸他的脸,摸到了一手的眼泪,她指尖轻颤“你跟昇儿都在,我能去哪儿?”

  抱着怀中的人,容瑕才觉得全身上下一点点暖和过来,那只是梦,一切都是假的,婳婳好好的,在他的怀里做着他的皇后。

  他没有让她没名没分孤零零地躺在地下,仅仅在下葬之时,给了她一个郡主的体面。

  没有婳婳的江山,竟是如此孤寂可怕。

  “婳婳。”

  “嗯?”

  “有你在,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噗,”班婳笑着吻了吻他带着意的眼眶“我亦如此。”

  人生有很多意外,最美好的意外,便是他们遇上了,爱上了,在一起了。

  世间有你,才是活着。

  (全文完)  Www.AgUxSW.cOM
上一章   我就是这般女子   下一章 ( 没有了 )
宦官的忠犬宣七五养儿记中国误会了袁唐朝那些人儒术盖世天尊大明门之锦衣御前驸马你是我的半条大掌事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月下蝶影创作的小说《我就是这般女子》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47章番外完好看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我就是这般女子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