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风斯的总裁小说豪门契约:总裁,先吃后爱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少年的爱 端庄娇妻 短信时代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错位情缘 关照母亲 新婚泛爱 嫣红回忆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豪门契约:总裁,先吃后爱  作者:风斯 书号:37932  时间:2017/8/8  字数:7014 
上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 她吃嫩草?    下一章 ( → )
  钱雅思不答反问:“你们在一起了?”

  沉默了一会儿,司嵌寒才“嗯”了声,老实的承认,他想这个答案钱雅思早就有心里准备才对,至于那个问题,既然钱雅思不想回答,他也不再这问题上做纠

  “呵呵。”边擦着眼泪,边笑了几下,眨眨瞳眸,翘起的长睫被泪水打,用尽力气还是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明明心里已经准备好了答案,当司嵌寒亲口承认时,还是会难受得难以呼吸。

  “雅思,别笑了。”见她这反应,司嵌寒不忍心,皱了好看的眉头。

  “恭喜。”钱雅思掩着嘴,低头苦涩一笑“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对。”

  司嵌寒不说话,也没有说谢谢,因为他们之间还没陌生到如此地步,她的道喜他也受不起。

  向来精明睿智的司嵌寒不知该怎么回答才会恰当,大脑努力地寻找着词汇,却搜素不出适合的,只得沉默的拿着手机,不作声。

  “你知道吗?我们分手的这一天是我从跟你交往的那天起就开始准备好的答案。”眼眶的眼泪终于缩了回去,现在,钱雅思已经不再情绪化,边回忆边说:“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没那种感觉,却还是固执的以为,只要我一直在你身边,你肯定会喜欢上我的,甚至…。,我一直在心里庆幸,因为你在感情方面是那样的迟钝,我想你也许永远都不会喜欢上一个人,所以,就算你对我没那种感觉,但是你还是会对我很好的,就算这样子跟你在一起一辈子,我也会很高兴。”

  司嵌寒默默地听着她的心声,不打断她。

  “我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可是,我看了很久都没发现你的眼中有我,这时,我就开始彷徨了,也很不安,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只要我肯离开你,点醒你,也许你在这一方面或许不会这么迟钝,可是,我没办法做得到。”

  “心里很矛盾,很想发,直到受不了时,我就会找各种借口去距离你较远的地方旅行,去散心,排减压力,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我等啊等,直到三年后的那一天,你终于告诉了我,你真的喜欢上另外的人了,我当时很吃惊,很难受、但是也有了解的感觉,其实,我们的事拖到今天,主导线是我,所以,你不必对我有所愧疚,我也不稀罕。”

  他不知道钱雅思跟他在一起时竟然承受了这么大的压力,他一直以为她是高兴的,快乐的,因为她是那样朗跟大度,从来都没有向他要求过什么,司嵌寒心中五味夹杂,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在心里藏了很久的话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心里忽然间舒服了很多,虽然她还有很多话要说,可是,算了,就算她不说他也能知道。

  “好了,不说了。”说完,不等司嵌寒回应,钱雅思便想挂掉电话。

  “小思,等等!司嵌寒在她挂电话之前叫住她“刚开始提出交往的人是我,我连自己的感情都没清楚就冒然的提出来,说到底,错的都是我,是我给了你希望,浪费了你三年的青春,对不起。”

  “别说了,多说无谓,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她今天把话说出来,不是要听他的忏悔或者其他的,她只是想坦白的说出自己的感受,她不想讲所有的事情都闷在心里,释放出来后,让自己过得轻松一些,从今以后,她就是全新的一个钱雅思。

  “好吧。”她想怎样就怎样吧,司嵌寒叹口气,也就顺了她,尽管不大可能,但是他还是希望她能将他视为好朋友:“呐,我说,如果哪一天你想跟我说你的目的,就跟我说吧,随你的意愿,如果有什么事要我需要我的,风雨无阻,我一定尽力。”

  “嗯,挂了。”钱雅思淡淡的应了声,说完,便挂了电话,显然没将他的话放在心里,苦笑了下,明明知道她不可能会再来找他,他还是说出这么一句话,大概大部分的人和平分手时,男方都会扔出这么一句话来吧。

  但是,她还是有些高兴,至少他心里还是保留着有她的一个位置,尽管不是那种关系,而且,他无条件的信任说明,她的做法是对的,她三年也不是一无所获,就猜到他会这么说,所以她才会给他一个回礼。

  蓝巍见到夏凝音捧着大堆文件往总裁办公室的方向走,挑高眉头,明知故问的说:“呦,我说,夏助理,现在急着去干嘛?”

  “总裁办公室,这些文件都是司总急着要的。”被蓝巍叫得起了一身皮疙瘩,夏凝音很想不理他直接掉头就走,可是又怕他说一些话来作她,只能硬着头皮应他了。

  自从她跟司嵌寒交往后,蓝巍的工作量明显比以前多了,她是轻松了不少,可是蓝巍却很不愤了,一次偶然,被他从她口中套出了她跟司嵌寒交往的事后,蓝巍就没放过倜傥她的机会。

  “哦,这个啊?要的要的。”蓝巍跟她并排走着,轻佻的笑了笑,俊脸暧昧的靠近她的,嬉皮笑脸的问:“晚打算去哪里度过浪漫的一晚?嗯?”

  推开靠近得蓝巍近的过分的的八卦脸,夏凝音放个白眼,真不懂他一个大男人这么八卦干嘛?他不去当狗仔队真是浪费了。

  夏凝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下班了就直接回去呗,还能干嘛?”

  蓝巍受不了的扶额“啊?不会吧?你们才在一起没到一个月,干嘛好像老夫老那样啊?没来点浪漫的吗?比如一起看看电影,去饭馆吃个晚饭什么的。”

  “没事干嘛要去看电影?要看自己在家也能看啊。”夏凝音睨了蓝巍一眼,怀疑又失望的望着他“而且,浪漫那回事儿,你觉得你的老板懂得吗?”

  “这个,也是哦。”蓝巍赞同的点点头,对她说的云淡风轻的摸样有些不相信,下一刻有怀疑的看了夏凝音一眼“今天是老板的生日,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夏凝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什么?!他的生日?”

  “连这个你都不知道?”蓝巍有些失望的看着她,瞬间,又眨眨眼睛,暧昧的低声问:“你们平常在一起干嘛的?”

  “要你管!”夏凝音没有来的脸一红,撇过头来,此地无银的反驳,心里有些不舒服,小脸也沉了下来。

  被蓝巍这么一说,她才发现她对司嵌寒的了解真的很少,只是知道他是司氏集团的总裁,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可是他却从来不主动的跟她提起他的家人,他的家庭,什么都不说。

  他为什么不跟她说呢?他有什么顾忌的东西,不想她知道?可是如果两个人真的决定好要一直在一起的话,他应该没有什么号顾忌的啊,虽然每个人都有秘密,可是家里有什么人这些不算是秘密吧。

  蓝巍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望着距离他不远的两人,眼神冷了下来,冷声说:“你们很闲?嗯?”他话是怎么说,可是眼睛的寒霜分明只是针对蓝巍一个人而已。

  蓝巍缩缩肩膀,笑着打哈哈“就跟夏小姐讨论一些问题而已,已经说完了,我现在就回去忙了。”说完,脚底像抹了油一样,两秒内便离开了司嵌寒的视线。

  “还站在那干什么?进来。”司嵌寒白来夏凝音一眼,说完便走进总裁室。

  夏凝音不自在的笑了下,跟上他,主动的将文件摆放好,走到司嵌寒的面前,接过司嵌寒手中的茶,望着司嵌寒的眼眸言又止。

  司嵌寒将她拉过来坐到他的隔壁,一手搂着她的,一手轻轻的她微皱的眉心,剑眉也皱了起来,不解的问:“你怎么了?不舒服?”

  摇摇头,夏凝音是憋不住话的人,明媚的大眼认真又狐疑的看着他“你好像有些事还没跟我说吧。”

  司嵌寒已经猜到为什么了,转过来留个侧面给她,无聊的撇撇嘴“不就是生日吗?没什么好说的。”

  司嵌寒的话让夏凝音心寒,他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就不配知道他的事情吗?心里升起了火气,扳过他的俊脸,眼眸圆瞪的望着他,大声的说:“为什么?是不想对我说还是不屑对我说?!还是觉得我根本不够资格知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司嵌寒皱眉,不明白她为什么扯得这么远,见她势必知道的样子,叹口气,无奈的说:“我很少过生日,平常都是几个朋友送一些礼物过来就算了,我也没什么在意,这个很重要吗?”

  “这个不是重点,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而是你根本就没告诉我和你有关的任何事情,感觉好像…好像我不配知道一样。”夏凝音不悦的反驳。

  司嵌寒皱着眉像是在思索一般,没有说话,沉默半刻才认真的说“我以为我们在以前只是两个人的事,如果在一起够久了,就算我不说,你也会知道我全部的事情吧,也许是我想错了,我不说只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你要听什么?我跟你说吧。”

  “你!这个不是重点!”虽然他的话让她的火气消了不少,可是她还是觉得闷闷的。

  司嵌寒叹叹气,跟不上夏凝音的思维,他以前过生日的时候,钱雅思知道他不喜欢过生日也就卖些礼物过来就算了,他真的不知道夏凝音竟然将他生日看的这么重。

  “好了,现在都下班了,收拾东西回家吧,如果你想知道什么回去的路上我都跟你说,行了吧?”

  “好!”夏凝音这才笑了开来,这句话也她的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笑嘻嘻的拉起坐在沙发上的司嵌寒,催促道:“快点吧,我们去买点东西,一起回去庆祝。”

  司嵌寒的头开始痛了,他一向讨厌那的,觉得很不自在,有些后悔安慰了夏凝音了,她开心了,他就有得麻烦了,想到这,俊脸有些冷了“不用了,随便吃一顿饭就行了,你别给我搞一些有的没的。”

  夏凝音冷哼一声,有些委屈的望了眼他,有些委屈的垂下眼睑“难道你不喜欢我替你过生日?别的情侣都恨不得自己喜欢的人可以替自己过生日,你却相反,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随你,你喜欢怎样你就怎样。”司嵌寒生硬的别过脸,明明知道她是假装的委屈,却还是有些不忍心,咬咬牙,只得答应她了。

  下一秒,夏凝音便活蹦挑的拉着司嵌寒的手,哪有半点委屈的样子?用力的将司嵌寒拉出总裁办公室,边走边兴高采烈的说:“好,那我们去买东西吧,我要买很多东西,你负责当搬运工就好了。”

  司嵌寒撇撇嘴角,薄无奈的笑了下,任由她拉着往前走。

  要求司嵌寒将车子停在一间蛋糕店门口,司嵌寒臭着一张脸的瞪着夏凝音,冷声问道:“你不会告诉我,你要来这里买什么蛋糕吧?”

  夏凝音笑笑,硬是拉着司嵌寒走进蛋糕店里,得意洋洋的说:“你猜对了。”望着各种精美的蛋糕,夏凝音皱了眉头,难以割舍的望着,不知道选哪一个,碰碰司嵌寒的肩膀,纠结的问:“喂,司嵌寒,那你说哪一个更好看?你喜欢哪一个?”

  “都丑死了!“司嵌寒臭着脸不打算参与夏凝音兴致的行动,反而很厌恶的瞪着屋子甜味的蛋糕店。

  夏凝音也不怒,选了个香芋味的,表面又精美的图案的一个蛋糕,叫人包起来,才懒懒的回答:“哼,别以为打击我就能击退我的热情,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你就错了。”

  “那你还问我干吗?”很不屑的冷哼一声,见夏凝音上前付钱,司嵌寒很没呵护心里的直接往外走,一点都没有为人男朋友该有的温柔体贴的自觉。

  女服务员着的眼神望着司嵌寒,司嵌寒待夏凝音的态度让她窃喜,掩住小嘴笑了下,不屑的望着夏凝音,久久都没拿到自己的蛋糕,有些不悦的看着女服务员“我要的蛋糕呢?怎么还没好?麻烦快点好吗?”

  “这么快干嘛?都没人在意你的生日,你自己在一旁急疯了又有什么用?自作多情!”高傲的瞪了夏凝音一眼,女服务员懒散散的着蛋糕,说的话有些幸灾落祸,又有些酸溜溜的瞥了眼夏凝音,她自认长得比她好多了,凭什么她就能得到帅哥的青睐?而且,她根本配不起那帅哥。

  “你这是什么态度?无论怎么说我都是你的顾客,麻烦你尊重点别人。”夏凝音不来气了,她说的是什么话?有这么对待上帝说话的吗?

  见夏凝音生气了,女服务员倒是更加高兴了,说得更加大声了,整间店里的人都能听得到:“哼,明明是人家大帅哥不想鸟你,偏偏还不要脸的贴上去,不是自作多情是什么?难道我说错了?”

  “就算是那又怎样?关你什么事?”周围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了,夏凝音有些难堪,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人,她跟司嵌寒的事跟她没半钱关系吧,她至于讲话说得这么难听么?真是莫名其妙。

  “怎么回事?”见夏凝音还没回来,司嵌寒有些不放心的自车上下来,走进蛋糕店里,见周围的人都围在一边看热闹,而绯闻的对象还是夏凝音,司嵌寒不悦的走过去,接过包好的蛋糕。

  “还不是你惹的祸?!”夏凝音红着眼眶瞪了司嵌寒一眼“不想过生日就算了呗,谁稀罕啊?”说完,不等司嵌寒说话便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你说了什么?”俊脸沉下来,眼眸阴冷的望着罪魁祸首。

  “我,我没说什么呀。”看着司嵌寒近在咫尺的俊脸,女服务员羞红了脸,羞怯的低下头,柔声的回答。

  “你不说的话…”司嵌寒说着眯起眼眉,危险的打量着蛋糕店,冷哼一声“十分钟之后,这里就变成废墟,你信不信?”

  打个冷颤,女服务员委屈的抿着小嘴“我看你根本就不想替她过生日,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啊?以你的条件,你值得更好的不是吗?”

  “更好的?”本来就不想理会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想法的,可是女服务员自以为了解他的态度,让他觉得好笑,而且,他没忘记是她让夏凝音哭了的。

  司嵌寒冷声反问:“你说的不会是你吧?哼,自作多情,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勉强自己了?对我来说,就算你们都将她比下去了又怎样?她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那就够了。”

  被司嵌寒这么说,觉得很难堪,女服务员一下子便红了眼眶“你明明就不希望替她过生日,你明明就不喜欢她不是吗?难道不是在勉强自己?我看肯定是她不要脸,所以才强你的,对不对。”

  “收起你的自以为是!”司嵌寒怒瞪着她“我怎么表达我的感情那是我的事,与你何干?!你在说别人的时候麻烦你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说完,冷笑了下,望着她错愕的眼神,冷声的讽刺道:“觉得难受吗?你有没有想过,当你随口这么说别人的时候,她也会难受的?”

  “我…”司嵌寒的眼神冰冷无比,就像刀子一样割着她,身上的戾气太过于吓人,女服务员眼泪都出来了。

  “发别闹了,回去吧,今天是你的生日,别气着自己了。”不知什么时候,夏凝音已经回来了,脸色不好的扯着司嵌寒的手,小手握着他的,看了眼被吓得不轻的女服务员“你吓到她了。”

  见到夏凝音,望着她已经看不出不对劲的眼眶,司嵌寒的脸色才松了下来,她的小手传过来的温热让他一怔,虽嘴角、眉梢、眼眸处处含笑,虽然弧度不大,他的脸色看起来很愉悦。

  这还是第一次她在公共场合之下握他的手,而不是手臂什么的,在公司的时候她还是对他公式化的样子,不允许他公开他们之间的事。

  “你跟人瞎闹些什么?”夏凝音有些责备的望着他,又愉悦的笑了笑“原来你也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啊?我以为你不会怎么在意别人的眼光呢。”

  “你以为我想跟她吵啊?”司嵌寒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要不是看她欺负了你,我才懒得跟她吵呢。”

  “你…”夏凝音一怔,除了她爸爸,就是凌宣辞每次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替她出头,现在她换了司嵌寒,忽然间觉得心里暖暖的。

  别过头,司嵌寒冷哼一声“我的人只有我才能欺负,她算老几了?怎么能让她抢了我的份?”

  “你这个天杀的男人!”夏凝音也不管今天是他的生日了,一拳便落在司嵌寒的头顶上,亏她还有些感动,原来这都是些什么呀?

  司嵌寒无动于衷的耸耸肩,将车子开进车库,一路上随她怎么打骂就是不理会她,到了家后,望着手里的蛋糕,挑挑眉“呐,你的蛋糕。”

  夏凝音冷哼一声,打开包装盒,拿来打火机,准备好要用的东西司嵌寒则打开电视机看电视,问道火的味道,不悦的回过头看了视的她一眼“你买蛋糕我不管你,难道你还要上蜡烛唱生日歌?”

  “不然我买蛋糕干嘛?”夏凝音说着便往蛋糕里蜡烛。

  “切!”他生日的时候你不允许看到有蛋糕的存在,他讨厌这些娘儿们的东西,本来想阻止她的,可是见她一脸忍着,又只能把话会肚子里。

  “喂,司嵌寒,你今年几岁啊?”往蛋糕里了二十六蜡烛才想起这个问题,抬头望着司嵌寒,司嵌寒走过去,看着蛋糕里面的蜡烛数了数,皱了眉头。

  “少了吗?”望着所剩不多的两蜡烛“你之前又不早说,还剩两而已。”说着便都了上去,看了眼司嵌寒不好看的脸色,苦恼的说:“不会吧,现在都没有了啊,不够的话得下去买才行。”

  司嵌寒瞪了她一眼,伸手将里面的蜡烛拔了几,夏凝音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看着司嵌寒手中的蜡烛,一把抢过来数了数,瞪大眼睛看着他,9支!不会吧,搞了半天,原来是她老牛吃草?!

  
 Www.AgUxSW.cOM
上一章   豪门契约:总裁,先吃后爱   下一章 ( → )
总裁大人,别旧爱总裁求上腹黑总裁乖乖致命潜规则,总裁有毒:丫勾心总裁,我撒旦总裁追逃美女总裁俏佳总裁的女人情蛊:天皇总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风斯创作的小说《豪门契约:总裁,先吃后爱》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一百零三章她吃草好看阅读,豪门契约:总裁,先吃后爱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豪门契约:总裁,先吃后爱好看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