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姑小说网为您提供白天大帝的短篇文学白天大帝文集好看章节
阿姑小说网
阿姑小说网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短篇文学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少年的爱 端庄娇妻 短信时代 青春韵事 红尘佳人 家庭趣事 错位情缘 关照母亲 新婚泛爱 嫣红回忆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姑小说网 > 短篇文学 > 白天大帝文集  作者:白天大帝 书号:1596  时间:2006-9-30  字数:4112 
上一章   羊生记    下一章 ( → )
羊生者,蛙州人也,祖辈豪富,止父时,虽家道中落,仍富有三乡,羊生自幼依祖训,习儒业,从名师刘愚儒已有数年,虽年少,却也才名远播,一早,羊生止学堂,见悬之久的孔子牌位,却换成一只山羊,心下不解,与同学纷纷而议,少顷,先生刘愚儒止,将平时所穿的黑色长袍更为灰白色便衣小帽,加之那付山羊须,正如牌上的羊一般,众生窃笑,羊生问其故,刘愚儒曰“吾像羊否”众生不敢答,刘愚儒叹之曰“凡俗无知,凡俗无知“呵”羊生大胆曰“先生衣着像貌,正若牌位上的羊一般”刘愚儒喜曰“诸多学生,唯羊生独慧眼”众生甚惑,刘愚儒声曰“腐儒为祸中华,时甚久,为师早已深恶痛绝之,怎奈愚民无知,难以教化,所幸神文圣武止德皇帝监国,以神人之大智大勇,以圣贤之大智大慧,力扫霾,拔反正,为使愚民得以教化,昌之以羊道,羊道大圣羊白书者,中华万古第一的大圣大贤也,羊道简易亦学,应用广泛,况圣皇恩宠有如,凡国之史,均出羊门,国之法度,皆应羊制,国之文书,皆以羊例,国之行止,皆以羊范,更有甚者,今年秋科,凡参考之九千九百九十九名习羊道者,皆中并列状元第一名,国之上下,传为美谈,为师为从天意,应帝召,从既起,绝儒而从羊,为明吾志,改名羊死人”众生不解而问之,羊死人曰“羊者羊子之道也,死人者,至死尊从羊道之人。今举国上下,纷纷习羊,前朝大儒孔正苗乃孔子之三十九代传人,今亦更名为羊树人,并行文四方,告之昔日之徒与旧时显达,号召顺应时势,弃祖从羊”羊生大喜曰“羊门之幸,羊门之幸也,某虽不才,幸生于羊门,今方知祖姓之贵也,待我回家查阅家谱,查明我与羊圣人之辈份,说不准羊圣人乃我之亲近”众生纷纷称贺,羊死人更是称慕不已。

  散学之时,羊死人请羊生至家中,让于上坐,忙命子上酒上菜,之不悦道“他为生,汝为师,汝何卑躬如是而他高踞上坐”羊死人大怒,掴之以掌曰“妇人何知,今非昔比焉”转而于羊生曰“妇人无知,君且莫怪”羊生笑而来应,酒菜上毕,羊死人轻声曰“君乃羊圣人之本家,真是天大之喜,羊氏乃为小宗,国人羊姓者甚少,说不定君乃羊圣人之亲近,君且回家查阅家谱,查明了与圣人的源渊,再作计较,我已弃祖从羊,同是本家,君若发达,莫见忘于我,况君于我昔日之甚厚”羊生饭酒足,羊死人躬送出门并嘱之再三。

  羊生回家,取过家谱细读曰“蛙州之羊氏者,祖籍州也,乃州之巨富,因贾得蛙州良田万顷,故迁于此,与州羊氏同宗共祭,先祖羊无草,乃二圣董仲书之名徒,为范中国,官至太傅,名从无妄穷白失迂六字,曰无某、妄某、穷某、白某、失某,迂某为六代,下六代将辈字从于第二,曰某无,某妄、某穷、某白、某失,某迂共十二代,止十二代转番如前,是以千秋万代有名而有序也,下面小字注曰羊氏从成宗十三年迁止蛙州、宗州祖制,置此谱,羊生看罢,大喜过望,原来他家来蛙州不过五十余年,而圣人名白书,已名穷文,不仅与圣人止亲止近,且高于圣人一辈,为圣叔也,忙告之于父,父曰“虽于圣人同宗,但汝且不识羊氏圣道,不解其中奥妙,时下进京,圣人认你为叔,与你个甚么官,你也不会当,不若趁早读通羊道,下届科考之时,一并去探望圣人,说不定能个状元”羊生曰“我年纪尚青,也不急于进京作官。不若先写个书信,多送此金银,好让圣人早早掂记着我们。明到市上,先买回一本羊子经,我细加研读就是”父子商议已定依计而行。

  次一早,便见先生羊死人奉一书盒进来,见羊生曰“昨夜官府连夜送来羊子经数本到书院,见我早已弃儒从羊,甚为高兴,奖我银子千两,我不敢见忘于君,今一大早就于君送来,但不知君查辈谱,可有甚好苗头”羊生日“我祖籍州,迁于此不过五十余年,不但与圣人至亲至近,我且高圣人一辈,为圣叔”羊死人不听便罢,一听便双腿一屈,倒地便拜,曰“圣叔在上,受小生一拜”羊生惊曰“先生何为”羊死人曰“圣叔见谅,昔日小子不知圣叔之尊,妄师于圣叔,望圣叔念在同宗之宜,恕小子无罪”羊生曰“不知者不为罪”羊死人道“小子从今起,拜在圣叔门下习羊道“望圣叔念小子一片赤诚,莫弃为念”羊生曰“我尚不知羊子经,何以教汝”羊死人曰“以圣叔之天资,岂能读不明羊子经,况圣叔与圣人一脉相亲,骨子里早有羊道之华”羊生也觉的甚为有理,遂收羊死人为生,羊死人大喜过望,拜之再三而起,将羊子经奉于羊生轻声道“我已大儒馆改为大羊馆,先生这就往书馆讲书。四乡八邻若得知圣叔坐堂,定是生另患,学资百倍”

  羊生进的书馆,书馆早已人山人海,原来消息早已传出,四乡八邻纷纷送子求学,本来年资仅为半两文银,如今千两尚不足为贵,羊生大喜,遂新置馆舍,收徒千人。

  羊生读羊子经,虽觉功用无比,但觉文理轻浅,不足一,便心领而神会之,次坐堂教书,更觉得心应手,比以前学的那此经书简单多了,一堂课下来,众生无不称道羊生之大才,称道羊道之务实。一羊生与羊死人计曰,江东之地,极为富庶,且学风极甚,我不若去江东开个书院,一年既成亿万之富,羊死人曰“江东富甲天下,且人烟稠密,以圣叔之学与名,定可年资逾万,收徒数千”两人商议一定,便将大儒馆于羊死人代管,羊生便带足银子与一健仆,轻车前往江东。

  羊生车轻马快,不数便止江东,他正找个人问道,道边却转出几个却匪,羊生惊曰“我乃当今圣叔,汝将奈何”却匪大叫道“管你个叔,不留得金银车马,皇帝也是要杀的”说着将手中的钢刀一晃,羊生见钢刀锋利无比,心中害怕,忙银子车马一齐出,劫匪见他衣衫花丽,一并扯去,止留了个挡身小,羊生无奈,只得叫仆人分些于他穿了,仆人“江东至蛙州不过三千里,且讨要着还家便了”羊生从小养尊处优,如何走的三千里之途,他于仆人曰“我且在这里讨要渡,尔且速速回去,多带仆役刀,前来接我”仆人依言归蛙州,心中暗想,江东富庶,我何不留于此,况东家刻薄,做数年工,也没有积下个什么物件,遂转过山头跑了。

  羊生觉的腹中饥饿,又羞于讨要,心想何不找个蒙馆坐了,如有人知我是圣叔,说不定金银自会有的。他见一农夫耕地,便上前问道“这里可有富裕人家,请人坐馆的么”农人曰“这里虽无富裕人家,请人坐馆的倒有,不知先生读的何书”授的何文。羊生曰“我乃当今大圣羊白书之叔,于羊道,你不见今作官的,均出羊子门下”农夫曰“读书贵在明理,止于作不作官,倒也无甚要紧,止于先生说的羊道,尚未听说”羊生曰“羊子之道大也哉,当今神文圣武皇帝亲定国教,你且听我细细说来”农人听的甚烦,自去耕田了,羊先见田边有两块饼,速速地偷了两过,揣于怀中去了,农夫看见,觉的他可怜,亦未作声。

  平山珍海味尚且吃之不下,今这两上饼,他却吃的津津有味,三口并作两口的吃完,不觉精神大振,想到刚才我也是饿晕了头,新朝初立,羊道始传,这江东甚为偏远,如何知之,幸好我习儒久,传道解经尚且不难,教个唐诗宋词的个蒙馆,我是稳稳坐了的。来止河边,有妇洗衣,他上前问“此地可有富裕人家,有请坐馆的么”妇人曰“你是什么人”羊生曰“我乃儒生”妇人惊曰“你明明是人,怎么就是畜牲哩”羊生急道“大嫂听岔了,我乃儒生,就是读书人”妇人曰“你是读书人,问我做甚”羊生曰“我想找个蒙馆教书,烦请大嫂指点”妇人曰“教书是做甚”羊生曰“教书就是传道”妇人曰“道亦可传”羊生曰“可传”妇人曰“鲁班是做甚的”羊生曰“前朝大匠”妇人曰“鲁班子子孙孙均为大匠否”羊生曰“非也”妇人曰“何以非也”羊生道“那是木工”妇人曰“木匠不可传,那华佗是做什么的”羊生曰“前朝神医”妇人曰“华佗子子孙孙均为神医否”羊生曰“非也”妇人曰“何以非也”羊生曰“那是医道”妇人曰“医道不可传,那孔老二是做甚的”羊生曰“前朝大圣人”妇人曰“孔老二子子孙孙均为大圣人否”羊生曰“非也”妇人“何以非也,道既可传,当传于子孙,是孔老二不想传于子孙,或子孙不想习孔老二之道而继为大圣人乎”羊生不能答,妇人曰“汝何方人氏”羊生曰“蛙州人士”妇人曰“也难怪你这般不明,如今天下尽是州才子,看来蛙州不若州了”羊生闻言大喜曰“我何不称州才子,我祖籍州也”

  一翁路边诸茶,见羊生走的甚急,曰“小子过来,吃些茶在走”羊生正口渴难耐,忙曰“多谢翁公”便坐下吃起茶来,老翁曰“小子为何如此狼狈”羊生曰“我乃当朝圣人羊白书之叔,羊穷文是也,因遇匪徒,劫走了车马银子,还不的家,想找个蒙馆坐了”老翁曰“你叫甚名”羊生曰“姓羊,名穷文”老翁曰“你且穷困无文,拿什么教学生”羊生曰“羊者,姓也,穷者,先祖留下的辈字,文者,乃家父所取”老翁曰“如此说来,你祖上也不曾读的什么书”羊生大急道“先祖羊无草,前朝名儒,官至太傅”老翁曰“我家邻舍有叫牛无草,一天什么也不知晓”羊生曰“翁公取笑了,如今天下皆习羊道,况我乃羊圣人之亲叔,岂能说我羊氏无才”老翁曰“汝何不到官府,找个同门,也不愁没有银子,还坐什么馆哩”羊生一听,恍然大悟,连快谢过老翁去了。

  羊生至的县衙,街役见他是个衣衫破烂,容貌不整的穷鬼,喝今出去,羊生斥之曰“狂徒大胆,堂堂圣叔,也敢放肆,快去报于你家老爷,若是迟了,你可吃罪不起”衙役一听,忙报于县令,县令乃羊圣人高足牛草宝门下弟子吴三鬼,听的圣叔驾到,慌忙到的堂前一看,不觉大怒,心想这讨吃也是穷急了,竟敢妄称圣叔,你为圣叔,难道要我称你为圣太祖不成,再看看这付穷酸赃臭的样子,怒之极甚,喝令衙役猛打,衙役本来心中有气,见老爷喝令,更是怒上加怒,一顿猛捧,打的羊生几于死矣,吴三鬼喝道“看你后敢不敢再胡言语”他见羊生快要死了,便命人拖止郊外,扔了作罢。

  羊生呼啦的醒过来,见浑身是血,不觉心中难过,心想待我后找见圣人,定要杀了你这狗头不可,躺了一会,觉的口渴难耐,却怎么也动弹不了。

  是夜,羊生渴极而死。  Www.AgUxSW.cOM
上一章   白天大帝文集   下一章 ( → )
暴风骤雨文集八月天文集冰剑001文白眉文集布衣客文集北地胭脂文集blue-背北小北文集白雪bx文集汴水秋声文集
阿姑小说网提供了白天大帝创作的小说《白天大帝文集》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羊生记好看阅读,白天大帝文集全文无弹窗热门阅读尽在阿姑小说网,阿姑小说网转载收集白天大帝文集好看章节。